翻页   夜间
笔迷楼 > 重生首辅小娇妻 > 第48章 痴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迷楼] 最快更新!无广告!

    许明诚已经紧张的说不出话来了, 胸腔里的一颗心跳如擂鼓。明明还是春日,额头却沁出了一层薄汗来。

    周静婉心里也紧张,手掌心里都汗湿了。但还是面上带着笑,屈膝对许明诚行礼:“向日一别, 今又重见。许公子一向可好?”

    声音温柔和暖。

    许明诚慌忙回礼。

    弯腰的力道太大,险些儿都站立不稳一个踉跄。说出来的话也有几分结巴:“劳周姑娘挂念, 许、许某很好。不知周姑娘近来可好?”

    最后一句话问的甚是情真意切, 关怀备至。

    周静婉听了出来, 心中一动。声音越发的温柔和暖起来:“多谢许公子挂念。我,我也很好。”

    许琇宁见他们两个互相问好, 周静婉桃腮上还有两篇晕红, 隐隐约约的也猜出来周静婉对她大哥也是有意的。

    这样就再好也没有了。

    就抿唇一笑。颊边梨涡隐现,甚是柔美。

    忽然又听得陆庭宣在叫她:“宁儿,过来。”

    许琇宁正在为许明诚高兴。静婉乡君竟然也喜欢他, 这样他就不是单相思了。于是也没有留意到陆庭宣叫她宁儿的事。

    而是转过身, 欢欢乐乐的就跑过去了。

    正好让许明诚和周静婉独处。说不定他们两个今儿就能互通了心意, 明儿哥哥就会央母亲请个媒人去周家提亲呢。

    一路小跑到陆庭宣跟前,她抬起头看他,问着:“陆哥哥, 你叫我有什么事?

    陆庭宣见她雪白柔嫩的脸颊上有一层薄红, 声音也有些喘,就说她:“慢慢的走过来就好, 何必要跑?”

    小姑娘娇气的很, 稍微跑两步就会气喘上来。

    许琇宁笑盈盈的, 也没有辩驳。

    实在是太为许明诚高兴了。

    有心想要让他们两个单独一块儿游玩,好增加感情。她想了想,就问陆庭宣:“陆哥哥,这芙蓉园里有没有什么好玩的地方?你带我去玩吧。让哥哥和静婉乡君一起玩。待会我们约好在停云楼见就行了。”

    陆庭宣看着她,雪白柔嫩的一张脸,娇美俏丽。一双杏目水润润的,芍药含露一般。

    看着不谙世事,天真烂漫的很。

    终于还是没有忍住,伸手过去,轻轻的捏了一下她娇嫩的脸颊,含笑轻语:“你在你大哥和周姑娘的事情上面这样的聪明,一猜就透,怎么在你自己的事情上面反倒这样的痴傻?什么时候才会留意到你自己的事,嗯?”

    尾音上扬,甚是勾人。

    许琇宁莫名的觉得心跳快了起来。

    她也不明白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

    上辈子对着凌恒,也是见他相貌生的很出挑,桃李一般的昳丽。又惯会说甜言蜜语哄她,许琇莹又在她旁边一力撺掇,还告诉她陆庭宣如何喜欢郭瑾瑶的事,所以凌恒说了要求娶她之后,在许琇莹的推波助澜下她就冲动的去找陆庭宣退亲了。然后性子犟上来,也一定要嫁凌恒。

    小姑娘其实就是喜欢被人宠着。最好是摆在明面上的宠着。但其实面对着凌恒的时候她并没有这样心跳很快过。所以也不明白这到底意味着什么。

    只以为这是心中恼了陆庭宣。他刚刚可是说她痴傻了的。

    就抬手打落陆庭宣捏她脸颊的手,气鼓鼓的说道:“我不痴傻。我很聪明的。”

    不聪明,能想得出今儿下帖子邀请周静婉过来一起游玩,就是为了撮合他们的事?

    两边脸颊上因着气恼都带了一层红晕,一双眼却越发的乌黑水润起来。鬓边簪的点翠凤钗步摇也因着她的动作,凤口里面衔着的珍珠流苏前后晃动了起来。

    是一串白色的珍珠流苏,底下的坠珠却是一颗水滴形的粉色珍珠。轻摇晃动间,映衬的她肌肤越发的柔白起来。

    陆庭宣眉眼间惯常带着的冷意此刻都融化了,再不见分毫。

    含笑低头来看她。还轻轻的笑了一声。

    小姑娘气性还很大。

    就顺着她的话温声的哄她:“好,你不痴傻。你最聪明了,好不好?”

    这完全就是一副哄骗小孩子的语气。还是觉得她痴傻。不然能这般哄骗她?

    心中越发的生起气来。恨不得将他脸上的笑意都用手给揉光了才好。

    就气恨恨的看着他说道:“我不是小孩子。不要用这样跟小孩子说话的口气来跟我说话。”

    然后就朝他比划手指头:“今天是我十二岁的生辰。过了今天,我就是十三岁了。是大姑娘了。”

    十三岁其实是虚数。但这里的习俗便是如此,往外说年龄的时候通常都会在实际年龄上加个一岁。而有的地方习俗是要加两岁的。若按这般算来,许琇宁便该是十四岁才是。

    陆庭宣便也笑,眉眼舒展开来:“是,你是大姑娘了,不再是小孩子了。”

    心里巴不得她现在再大一点,才好跟许正清和沈氏提要立刻和她完婚的事。

    许琇宁哪里知道他心里已经将这件事想歪了。见他承认她是个大姑娘,不再是小孩子了,只觉得开心的很。

    侧头往旁边看了一眼,见许明诚正在和周静婉说话。

    许明诚已经没有刚刚的紧张和拘谨了,神色间从容起来,举止也极优雅,比往日她知道的那个兄长更儒雅更稳重。

    周静婉则是微垂着头,唇角带笑。能看到她发髻后面压着的一朵鹅黄色绢花。

    很赏心悦目的一幅画面。

    许琇宁很高兴,就想悄悄的和陆庭宣进园里去,不打扰他们两个。

    但忽然想起还有一个许琇莹来。

    是肯定不能让她打搅到哥哥和周姑娘的。就想叫她一起进园里去。

    只是当她转过头去看许琇莹,正想要开口叫人的时候,就看到许琇莹正身姿僵硬的站在原地,目光直直的望着前面。

    她就顺着许琇莹的目光望过去,就见前面的青石大街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一架马车。旁边还有人骑马相随。

    车马都才刚停下,看不到马车里面坐着的人是谁。不过骑在马背上的那个人,十八、九岁的年纪,穿一件蜜合色织金丝团花纹锦袍。腰间玉带,头上金冠。

    打扮的甚是讲究华丽,相貌生的也还算可以。只是一双眼小了,而且看人的时候目光是飘着的,总给人轻浮之感。

    许琇宁以前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许琇莹却是再熟悉不过。

    这位,就是她上辈子跟的人了。段睿明,一个天天只知吃喝玩乐的纨绔。

    若非因为他是吏部尚书的儿子,家世很好,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委屈自己做他的妾的。

    想想上辈子锦衣卫带着抄家赐死的圣旨过来,段睿明当场就吓晕了过去,许琇莹就嫌弃的转过身。

    这个人实在是没出息的很。

    段睿明却留意到她了。

    他一向喜欢的就是相貌秀丽,气质温柔的姑娘,许琇莹正巧对上了他的眼缘。便留意细看了两眼。

    不过随后他看到周静婉,立刻顾不上看许琇莹了。翻身下马,就往周静婉那里走过去。

    还没等走到跟前,就先叫道:“周姑娘,我们又见面了。”

    还是上次在赵太太家见过的。一眼看到,便心中荡漾,无法忘却。其后还遣人上门递过两次帖子,想要邀请她出来游玩,但都被周静婉借故推脱了。

    没想到现在竟然会在这里遇到她。立刻就眉开眼笑起来。

    周静婉显然很不想见到他,一双纤细的远山眉轻皱。但念在他父亲是吏部尚书的份上,不得已,还是对他点了点头,叫了一声段公子。

    声音是一贯的温和轻柔。段睿明也没有听出来里面的客套疏离之意,见她跟自己说话打招呼,只先喜的差些儿抓耳挠腮起来。

    许琇宁看了他的丑态,有些不屑的撇了撇嘴。然后悄声的问陆庭宣:“陆哥哥,你知不知道这个人是谁?”

    陆庭宣刚刚就已经注意到段睿明过来了,心中微微冷笑。

    段德业家那个不成器的二儿子。上辈子周静婉就是嫁给了这个人,真是可惜了。

    希望这辈子许明诚赶在段家提亲之前,将和周静婉的亲事定下来才好。

    这样的一个纨绔子弟,陆庭宣是很不想许琇宁接触的。便不肯对她细说,只道:“一个无足轻重的人罢了,你不用知道。”

    语气轻描淡写的很。

    却不知他这样说许琇宁心中越发的好奇起段睿明的身份来。

    这时眼角余光忽然瞥到从马车厢里面钻出来一个人。定睛看时,石榴红色缕金撒欢缎面的褙子,桃红色的细鳞群,头上戴着一支明晃晃的赤金大凤钗。生的蜜蜂眼,厚嘴唇,却又一张圆脸扁平。

    不是段灵秀是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