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迷楼 > 重生首辅小娇妻 > 第55章 霸气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迷楼] 最快更新!无广告!

    许琇莹下定这个决心, 就看着陆庭宣笑道:“刚刚我仿似听到谨言说段公子和凌公子他们就在停云楼外面,想要进楼来订个雅间?论起来他们和我们都相识的, 也都不算是外人。咱们的这处雅间也很大,多少人都坐得下。不如便请了他们过来,同我们一起坐一坐如何?”

    又笑着看许琇宁:“宁妹妹是个喜欢热闹的, 今儿是她的生辰, 我们都是出来给她庆贺的。人多些,自然也要热闹一些,宁妹妹心里肯定也会更加欢喜一些。”

    话音才落,就见陆庭宣转过头来看她。

    却不是她想要的温柔似水, 而是冷淡锐利如出鞘的刀剑。

    许琇莹心中忍不住的觉得有几分害怕起来。心跳如擂鼓, 脸上的血色都褪了个干净。

    她知道陆庭宣肯定不喜欢听到这样的话,但是她没有法子。她是肯定要拼一把的。

    陆庭宣也只瞥了她一眼, 然后就收回目光,看着许琇宁。

    许琇宁有些不高兴。

    她虽然不晓得为什么许琇莹会说这种话,但是她肯定是不想见凌恒的。

    段睿明和段灵秀她也不想见。更何况是跟他们坐在一起说话。

    就说道:“我的生辰,不要他们来给我庆贺。我也不喜欢跟他们一起坐。”

    最好和凌恒永远不相见才好。

    许琇莹面上神色微变, 十根手指紧紧的攥了起来。

    许琇宁说话从来就这样的直接。当着屋里这么多人的面,也不晓得顾全一下她的面子。

    每次都是这样!

    许琇莹心中暗恨, 但面上却还带着笑意, 柔柔的说着话:“姐姐晓得, 昨儿你和段姑娘起了冲突。但正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 段姑娘的父亲毕竟是吏部尚书, 你若真同她闹僵了, 大伯父日常见着段尚书也尴尬。咱们都不是小孩子了,凡事不能只凭着自己的性子来,也该为大伯父考虑一二的。不如趁着现在,叫段姑娘他们进来坐一坐,彼此笑开了,这样大伯父往后见着段尚书,彼此才亲近。咱们也能多一个闺中的好朋友。宁妹妹,你说是不是?”

    这番话,一则显示自己的通情达理,顾全大局,二则,也是想要说许琇宁不懂事,行事只凭自己喜怒。

    许明诚的一张俊脸立刻就沉了下来。

    他的妹妹,金尊玉贵的被他们一家人宠大,不是用来衬托许琇莹好的。

    就冷着声音说道:“宁儿是个做事有分寸的人,你也只比她长了两三岁,见识未必就比她高,不用你来教她如何做人做事。不妨先管好你自己才是正经。”

    心里装着对陆庭宣的那点小心思,竟然也不晓得隐藏,数次在旁人面前表现出来不说,还一定要踩着许琇宁抬高她自己。

    当别人都是傻子,听不出来她的言外之意不成?

    他的这一番话,说的很重了。而且还是当着陆庭宣的面。另外还有一个静婉乡君也在这里......

    许琇莹一张脸涨的通红,心中也渐渐的涌上了眼泪水。

    “大哥,”她颤着声音叫许明诚,“我,我这也是为宁妹妹和大伯父好,你怎么,怎么能这样说我呢?”

    说着,就拿手帕子捂了脸,低低的啜泣起来。一副许明诚欺负了她的模样。

    不管如何,柔弱的哭一哭总是不会错的。而且,当着周静婉这个外人的面,也好让她晓得自己在许家其实是尽受人欺负的。

    许明诚见状,只气的俊脸都变了颜色。

    心里也有些慌乱。

    他没想到许琇莹竟然会哭起来,而且还说这样的话......

    也不晓得周静婉看到,心里会如何的看他。

    会不会以为他是个脾气性子很不好的人?

    就转过头,目光小心翼翼的觑着周静婉。

    周静婉就坐在他的对面,察觉到他看过来的目光,一张白皙的脸上渐渐的泛起了红晕。看起来越发的秀丽温雅。

    她昨儿在沈府,是亲眼看到段灵秀的骄纵和刁蛮的。也看到许琇宁的头发和衣裳是如何的被段灵秀给扯乱了,连脸颊上都被划了一道血痕。

    现在许琇宁脸颊上的那道血痕虽然较昨儿淡了不少,但依然清晰可见。

    周静婉虽然性温婉,但也很信奉圣人的话。以德报怨,何以报德?明明是段灵秀欺负人,做错了事,如何现在倒要许琇宁放低姿态主动求和?

    而且,若真的论起官位来,许琇宁的外祖父是当朝首辅,也只有段德业见到许正清的时候尴尬才是。

    心里也不喜欢许琇莹这般端着架子教导许琇宁的模样。随后竟然还不分场合的哭了起来......

    不过到底是他们许家的家事,她现在也不好管得。

    就只温声的劝说着:“许姑娘,你自己刚刚也说了,今儿是你宁妹妹的生辰,你这个做姐姐的,怎么能在妹妹的好日子里哭呢?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快别哭了。不如喝口茶,吃块糕点?”

    有些地方是有这样的习俗的,过生辰的人,是不能听到哭声的。明知道今儿是许琇宁的生辰,许琇莹却还要哭出来,其实也是很不懂事了。

    许琇莹没想到连周静婉也说她,当下哭声一滞。

    陆庭宣已经很生气了。

    明明是要出来给许琇宁庆贺生辰,大家都高高兴兴的,但许琇莹偏生要提让大家不高兴的事。还哭了起来。

    一张俊脸紧绷着,漆黑的眼底冰霜一样的冷,看着就让人很敬畏。

    许琇宁也很不高兴。

    她喜欢什么人,想见什么人,不喜欢什么人,不想见什么人,那都是她自己的事,不喜欢其他人,特别是许琇莹在她面前说这种话。

    上辈子许琇莹就一直在她面前百般的说凌恒好,劝说她一定要嫁给凌恒,不然肯定会后悔一辈子。

    后来她嫁给凌恒了,才真的后悔了。

    就看着许琇莹说道:“莹姐姐,昨儿是段灵秀欺负了我。你看我脸上,”

    侧过脸去,将自己还带着血痕的脸颊给许琇莹看,“这道血痕就是被她用指甲给抓出来的。她昨儿还说要活活的打死我。若不是当时陆哥哥及时赶到,我说不定真的就要被她给打死了。这样的恶人,你还要我先跟她讲和?我不要跟她讲和。我又没有做错什么事,对她也没有任何愧疚心虚的地方。我更不想见她。还有她的那个二哥,刚刚你在园门外没有瞧见么?压根儿就是个纨绔子弟。明明周姐姐一直不想理他,他还要百般的纠缠周姐姐。我在旁边看着就有气。要这样的人过来跟我们一起坐做什么呢?让他继续纠缠周姐姐吗?”

    她没有提凌恒。不说见一见凌恒,她连凌恒的名字都不想提。

    “反正我是不想见他们几个的。周姐姐和我大哥,陆哥哥他们肯定也不想见。若你实在想见他们,那也好办的很。”

    转过头看陆庭宣,问他:“陆哥哥,你这楼里还有没有空的雅间?拨出一间来。给莹姐姐和段灵秀他们一起用。”

    许琇莹呆呆的望着她,简直不敢相信这些话是许琇宁说出来的。

    要知道许琇宁虽然被一家人捧在手掌心里娇宠着长大,养的很娇气,但也从来没有恃宠而骄的时候。便是到外面玩,也从来不会拿自己的父亲和外祖父的官职出来压人。跟人说话的时候声音也是软软绵绵的。即便因为某件事动了气,也不会拿话压人,背地里嘀咕一会子就忘了。

    所以许家的下人才才都会说自家姑娘的性子好。因为许琇宁从来没有对他们发过脾气。

    但是现在,许琇宁竟然会对她说出这样一番极犀利,也极压迫的话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