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迷楼 > 重生首辅小娇妻 > 第83章 打趣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迷楼] 最快更新!无广告!

    马车一路到家, 陆庭宣先下马车, 然后扶了许琇宁下来。 

    这一路上陆庭宣虽然没有再对她做什么, 只抱着她,但许琇宁这会儿还是觉得心中小鹿乱跳,红霞满面。竟是看都不敢再看陆庭宣一眼。 

    匆匆的叫墨兰拿了一份从康安楼带回来的小吊梨汤和荷花酥, 对陆庭宣说她要将这些送去给大哥, 然后就转过身飞快的走了。 

    颇有点落荒而逃的意思。 

    陆庭宣看着她仓皇忙乱的背影, 唇角微微笑意。 

    会害羞,说明她心里对他做的那些事都不是很抗拒。虽然现在还会逃避,会觉得不习惯, 但等时日长了,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就抬脚往凝翠堂走。 

    另外一份小吊梨汤和荷花酥,他要亲自送去凝翠堂给沈氏和许正清。 

    也许,可以顺便含蓄的问一问何时才能跟许琇宁完婚的事。 

    许琇宁一路上脚步走的飞快,等到了许明诚住的墨韵斋脸上的红晕依然未完全消褪。 

    许明诚正在书房温书。 

    因为乡试在即, 前几日许明诚就没有再去国子监了。至于陆庭宣, 乡试早就过了, 上辈子连会试殿试都考过。年初过来的时候之所以会去国子监进学,也是许正清安排下的, 他不好拒绝。其实上辈子他早就博览群书了, 就国子监教授他们的那些个国子监博士, 学识都没有他深。 

    这次便趁着这次机会, 也辞了国子监的课程。只说明年开年就要会试, 想在家中好好温书。 

    现在许明诚看到许琇宁过来, 就放下手里的书,走过来跟她说话。 

    一眼看到她面上的红晕,就问道:“你这是怎么了?脸上怎么这样红?” 

    许琇宁听他问起,就想起刚刚的那些事来。由不得脸上又更红了。 

    虽然她和许明诚两个兄妹关系很好,但这些个亲密,她也觉得很害羞的事也是不能对许明诚说的。就说道:“没有什么事,就是刚刚走的太急了。一会儿就好了。” 

    说这话的时候,她很想要做了若无其事的模样出来。只可惜她脸上的那些红晕出卖了她。 

    看起来还是一副小女儿家娇羞的模样。 

    而且许明诚是个聪明的人,知道刚刚许琇宁和陆庭宣一起出去了。 

    不过也没有戳破。只笑了一笑便罢了。 

    许琇宁已经叫墨兰将带来的东西打开。亲自拿了杯子给许明诚倒了一杯小吊梨汤。 

    “秋日干燥,哥哥,你喝杯梨子汤吧。” 

    许明诚伸手接过来喝了。赞了一声,又拿了一只荷花酥吃起来。 

    许琇宁刚刚在康安楼已经喝了好几杯小吊梨汤,也吃了好些糕点坚果在腹中,这会儿一点都不饿。就起身在许明诚的书房里面到处走走看看。 

    这里她是经常来的,哪里都很熟悉。所以当在书架上看到以前她没见过的,一只黑漆嵌螺钿兰花纹的精美小方匣子时,她就很好奇的拿了起来。 

    顺手打开来,就看到里面放了一副白玉绞丝手镯。 

    玉色很好,看起来很通透。拿了一只在手上,触手生温。 

    许明诚以前是经常送她首饰的,所以一看到这副手镯子,许琇宁只以为许明诚是买来送给她的。当下就拿着手镯子兴冲冲的走过来问许明诚:“哥哥,这是送给我的?” 

    许明诚正在吃荷花酥,压根就没有看到许琇宁拿起这只匣子的事。更没料想到她竟然会以为这是送她的。 

    心中一慌,就被荷花酥给呛到了,咳嗽的一张脸都涨红了起来。 

    墨兰见状,连忙递过杯子来:“大少爷,您喝口梨子汤。” 

    许明诚接过来喝了两口,顺了一会儿气,才将咳嗽镇住。 

    不过一张俊脸还是红的。也不晓得该如何跟许琇宁说,眉眼间就现出几分为难的神色来。 

    许琇宁是个聪明的。一见他这般,就晓得这副手镯子不是要送她的。 

    而且,以前许明诚送她首饰的时候,送便送了,是从来不会讲究外面要用这种很精美的匣子的。 

    想了一想,立刻就晓得这副手镯子是送给谁的了。 

    但看到许明诚脸上为难的神情,她还是有心想要逗逗他。就笑道:“谢谢大哥。这手镯子我很喜欢。” 

    说着,就拿了手镯子,作势要往自己的手腕上套。 

    许明诚: 

    行吧。他就只有这一个妹妹,既然这副手镯子她很喜欢,便干脆送她吧。过几天他再去挑一副好的也一样。 

    心中正打定了这个主意,忽然又听到扑哧一声笑。 

    抬头一眼,许琇宁并没有将手镯子套到自己的手腕上,而是又放回了小匣子里面。还合上盖子,将小匣子往他这边推过来。 

    许明诚不晓得她这到底唱的是哪一出。便问她:“你不是说很喜欢?如何又不戴了?” 

    许琇宁伸了右手支着自己的下颌,目光带笑的望他,语气带了揶揄:“我再喜欢又有什么用?这可是哥哥你要送给心上人的,我如何能要呢?是不是?” 

    说着,还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 

    只不过她面上却是带着笑意的,哪里还有一点儿发愁的意思? 

    许明诚: 

    所以刚刚他这个妹妹压根就是在跟他玩儿? 

    而且听她这话的意思,她还晓得这副手镯子是要送给谁的。 

    俊脸不由的就有些发烫。说她:“你倒惯会在我面前伶牙俐齿。怎么不见你在庭宣面前这般伶牙俐齿?” 

    这些日子他也看出来了,陆庭宣虽然一直娇宠着许琇宁,对她很好,但许琇宁在他面前还是不敢随便。 

    一句话说的许琇宁脸上刚刚褪去的红晕又回来了。 

    轻啐了他一口,不高兴的埋怨他:“你做哥哥的人,怎么能这样打趣妹妹?” 

    “那你这个做妹妹的人,就可以那样打趣哥哥了?”许明诚笑着回了一句。 

    许琇宁气的转过身去背对着他,不想理他。 

    许明诚心中暗暗的发笑。 

    也不晓得今儿陆庭宣对他这个妹妹说了什么话,做了什么事,竟让他一提起陆庭宣来她就会脸红。 

    不过许琇宁原就是个气性不大的人。而且许明诚还是她的亲哥哥,一向对她很好。所以很快的又转过身来面对着许明诚,问他:“哥哥,你打算什么时候去周姐姐家里提亲啊?” 

    许明诚没想到她会忽然提这件事,反倒有些愣住了。 

    等到反应过来,脸上又有些发烫。 

    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他轻咳了一声。然后才做了若无其事的样子说道:“总要等我有了功名,才好遣媒人去她家提亲的。若不然,让她嫁了我,岂不是会委屈她?” 

    这副玉镯子,就是买了来,想着若这次乡试他能侥幸考中,便要去约了周静婉出来,跟她说他心悦她的事,问她愿不愿意嫁给他。 

    自从上次芙蓉园见过之后,这段日子他虽然也见过周静婉几次。还都是许琇宁约了她出来,叫他一起去才见到的。两个人之间也会说话谈笑,但到底也没有跟她明说他心悦他的事。 

    也不晓得她心里对他是个什么样的想法。就总不好意思开口提这件事。就想等到乡试放榜之后再去说。 

    因为段德业已死,段家一家也遭发配的缘故,这辈子周静婉是不可能再嫁给段睿明了,所以这段时间许琇宁也没有很急切,催着许明诚要赶紧去周家提亲,由着他自己去决定这件事。 

    现在听他这样说,许琇宁心中更安心了不少。 

    她是知道的,这次乡试许明诚会考中。还会考取个第二名的好成绩。解元是谁她不记得。因为是不认识的人,所以当时听到也没有放在心上。 

    就笑着说道:“若你真打算考上举人就去周家提亲,那我待会儿就可以告诉爹娘,让他们准备好礼品,寻摸两个好的媒人了。” 

    还笑他:“哥哥你都十九岁了。得亏是爹娘开明,什么事都由得你。这要是其他的人家,不早就要逼着你娶亲了?只怕这会儿你孩子都会叫爹爹了呢。” 

    许琇宁在许明诚面前是很随便的,兄妹两个经常互相打趣。于是许明诚也不甘服输的笑着回道:“我便十九岁了,该娶亲了。庭宣却也十九岁了,你倒是打算什么时候嫁他呢?” 

    一句话说的许琇宁脸上又红了。显然这局又是许明诚赢了。 

    就嗔了许明诚一眼,不再说话,起身站起来往外就走。 

    许明诚看着她的背影笑了起来。 

    许琇宁走出墨韵斋一段路之后就停了下来。 

    心里在默默的想刚刚许明诚说的话。 

    陆庭宣今儿过的就是十九岁的生辰,若按照虚岁来说,他都已经二十岁了。 

    确实到了该成亲娶妻的年纪。但是她到明年春天才满十三岁,现在怎么能嫁给他呢?爹娘他们也不会同意的。 

    那陆庭宣还要继续等她几年?他会不会一直等下去? 

    刚刚许琇宁跟许明诚说的话确实没有夸张。像他和陆庭宣这样的年纪,早就应该成亲了。只怕孩子都生了。可是现在想一想,她最起码还要过一两年才会嫁给陆庭宣的。 

    若是她现在年岁大一点就好了 

    蹙着眉头这般想了好一会儿,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她整个人都震惊了。 

    她刚刚在想什么?她竟然在想要什么时候嫁给陆庭宣的事?甚至还在想不能让陆庭宣这样一直等她,想快点长大。 

    她怎么会想这些事的啊?她这辈子不是打定了主意不要嫁人的吗?可是现在 

    许琇宁觉得自己的脑子里面都乱糟糟的。她不晓得这是怎么一回事。她竟然会想这些事。 

    想了一想,肯定是因为陆庭宣这两日跟她说了心悦她的话,还亲了她的原因。 

    想到今天在康安楼陆庭宣不经过她的同意就亲吻她的事,许琇宁脸上就开始发烫起来。 

    她咬着牙,心里想着,谁要嫁他?我才不要嫁给他。他现在十九岁了又怎么样?若他等不及了,就娶郭瑾瑶去啊。她又没有强求他一定要娶她。 

    这般想着,抬脚又继续往前走。一路神思不属的回到绘雅苑,抱着雪球继续发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