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迷楼 > 重生首辅小娇妻 > 第92章 提亲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迷楼] 最快更新!无广告!

    陆庭宣记得上辈子乡试的头名叫袁子昂, 是保定府的人。

    但是这个人虽然在乡试中考取了头名, 到会试和殿试的时候却考的一般,只中了个三甲进士。后来吏部考核后将他外放到云南某地做了个知县。再后来,这个人在任上始终都没有做出什么特别好的政绩来,便一辈子都只是个七品的知县。

    所以陆庭宣没有很关注这个人。也只以为今科乡试的透明会是他。但是没想到竟然会是凌恒......

    上辈子凌恒并没有参加今科乡试。看来重活了一辈子, 有好多事都已经改变了。

    面上神情微冷。

    他是不会再给凌家东山再起的机会的。要一点一点的瓦解他们家。

    首先就从凌淮开始。

    细想了一番刚刚谨言说过的有关凌淮的所有事。

    喝花酒,包戏子,进出赌场这些便罢了,但是竟然命人抢夺女子。事后虽然将其放回, 用银钱和权势堵住女子父母亲人的嘴, 但该女子自觉已失贞,竟然在家自缢身亡。

    做出来这样的事,已经死有余辜了。

    原本陆庭宣是可以利用这些事给凌家下套,让凌学义连个吏部郎中也做不成,凌家再遭受一次重创的。但布局需要一些时日, 而周静婉下个月就要嫁入凌家, 只恐时间上来不及。

    只能暂且先将凌淮除去, 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说。

    仔细思索一番,心中已有对策。便叫谨言过来,如此这般轻声的吩咐了他一番。

    谨言领命,转过身快步而出。

    十日过后,京城中便在传说一件事。说是有一位富贵人家的公子哥儿在赌庄赌钱的时候, 带过来的大把银子都输光了, 甚至连身上的衣裳都脱下来当了赌注, 但依然输了个精光。后来约莫是输急了眼,双手抱着骰盅,只说自己赢了,伸手就要去拿银子。而且拿了银子就要走。

    赌庄里的人岂是容易招惹的?都养了一帮子打手,就是预备有人闹事的时候用的。这会儿见这位年轻的公子公然抢钱,如何肯放?一下子就呼啦啦的围了五六个人出来,叫他将银子拿出来。

    但那位公子却是个要钱不要命的,死活抱着自己怀里的银子不撒手,还跳脚说他是官家子弟,这些银子都是他赢的。若再不放手,他便要去报官。

    这样输急了眼混说混做的人,这些打手一个月见不到十个也能见到八个。而且,能公然在京城里面开赌庄的,哪个背后没有人?管得你什么官家子弟不子弟,报不报官的,先揍一顿再说。

    七手八脚的,就将那名年轻的公子打了个鼻歪口斜,银钱撒了一地。后来还是跟随在那名公子身边的小厮嘶吼着声音说这位是吏部郎中家的公子,一众打手才渐渐的住了手。

    不过依然不把凌淮放在眼里。

    京城里面卧虎藏龙,出去买个菜都能碰到个把侍郎御史的,一个郎中实在不算得什么。就还有个人过去重重的补了一脚,踢的凌淮杀猪一般的惨叫起来。

    后来抬回凌家去,即刻叫了大夫过来看视,只说情况凶险,被一脚踢中了心脉,很难救下来。

    虽然其后贵重的人参灵芝之类的吃了两天,但到底没能扛过去,双脚一蹬就去了黄泉。

    听得说凌太太当场就哭昏了过去,醒过来就说要叫人拆了那家赌庄,让当日出手打过凌淮的人全都给她儿子偿命。

    但是官家子弟赌博这件事原就影响不好,如何还能大张旗鼓的张扬?若教皇上知道,责骂的只怕还是凌学义。

    更何况凌学义前不久才被连降两级,正是如履薄冰,每日战战兢兢的时候,这时候不能再被人抓住一点把柄了。

    于是明面上也只能咬牙认了。暗地里听说倒是有所行动。但是很可惜,也不晓得那座赌庄后面的人到底是谁,很轻巧的就将这件事给压了下去。只推了两个打手出来顶罪。

    便是就是这两个打手,也只到衙门里走了一遭,到牢狱里面关了几日,使了银子出来,照样每天吃香的喝辣的。

    凌家气了个半死。然而连凌淮的丧事也不敢大办,只草草完了事。

    自然凌淮一死,他和周静婉的婚事便算不得数了。京城里面有知道凌周两家定了亲事的,都在暗地里说周静婉是个可怜的,先时死了父亲,这时候定了门亲事,竟然做了个望门寡。以后有哪户好人家愿意上门去提亲呢?

    但是许明诚愿意啊。

    消沉了这些日子的许明诚一听说这件事,立刻冲到凝翠堂对许正清和沈氏跪下,恳求他们遣媒人去周家提亲。

    许正清和沈氏,还有许琇宁正在说凌淮的这件事。

    虽然觉得这件事确实很巧,偏在和周静婉要成亲的前半个月就死了。但一来他们都没有插手过这件事,想不出来会有什么其他的人会在里面动手脚,二来,这件事确实有根有据,有因有果,能怀疑到谁的身上去?所以只说凌淮原就是个不成器的。迷什么不好偏迷上了赌博?且愿赌就要服输,输了还要赖账。结果被人打了,就一命呜呼了。

    也只能说是他自己的命。

    现在看到许明诚过来,身上的衣裳皱巴巴的,发髻乱了,下巴上面青色的胡茬清晰可见,许正清就不高兴的皱起眉头说他:“你看看你,像个什么样子?前几日的鹿鸣宴也不肯过去。镇日躲在家里这般的颓废。”

    乡试过后的次日,官府便会举办一个宴会,名叫鹿鸣宴,宴请新科举人和主考官等人,但是许明诚那时得知周静婉和凌淮已经定亲的事,整个人消沉的很,无论如何都不肯出门去参加鹿鸣宴。

    许正清也担心他就算去了,只怕表现不佳,反倒不好,便亲自过去向众人告罪,只说许明诚昨夜忽染急病,今日这鹿鸣宴是来不了了。并自罚酒三杯,全力将这件事给遮掩了过去。

    现在知道凌淮死了,倒是立刻生龙活虎起来。

    其实许正清看到许明诚现在振作起来,心里也高兴,不过面上却还是不愿意显现出来,只斥责他为了儿女情长之事便不顾自己的仕途,以后能有什么大作为?

    还是沈氏在旁边听不过,开口说他:“这几日愁眉苦脸,长吁短叹,茶饭都吃不下的人是谁?这会儿倒是有力气在这里说人了。难道诚儿是捡来的,你看到他不快活你就高兴了?天底下就没有你这样当爹的。”

    几句话说的许正清闭口无言。不满的哼了一声,拿了炕桌上的盖碗低头喝茶。

    沈氏也不再理他,转头看着许明诚笑着说道:“你放心,你既诚心的喜欢周姑娘,这桩婚事爹娘肯定会给你促成。刚刚我已经和你爹商议过了,要请媒人去周家提亲。只是你也知道,现在那凌淮刚死,若我们立刻就请了媒人上门去说亲事,只怕外人会有闲话。即便咱们自己清白,但煤炭掉在黑灰里,不黑也黑了。所以我和你爹的意思,这门亲事是肯定会叫媒人去提的,但是要略等一等。等这件事冷淡下来再去上门提亲。你意下如何?”

    许明诚明白父母的这番顾虑都是很有道理的。而且现在凌淮已死,短期内应该不会有人再去周家提亲。

    不过到底还是放心不下来,只恐和周静婉再次错过。也为了让她放心,就说道:“我现在去见见她,跟她说一说,让她放宽心。”

    许正清听了,气的手都发抖了。

    “旁的事怎么不见你这样的积极?去见人家倒是上赶着,唯恐慢了一步。”

    然后又伸手指了指他身上的衣裳,脸带嫌弃的说道,“你看看你现在的这个模样。头发乱着,衣裳皱着,下巴上面一圈胡茬,几天没有洗澡了?也好意思出去见人?人家周姑娘见到你,只怕吓也要吓到了,还能放宽心?还不快滚下去先洗个澡,刮了胡子,挑件干净的衣裳穿了再出门。”

    沈氏听了,就笑起来。

    许明诚听了,只觉得心中温暖的很,由不得的也笑了起来。

    然后他起身对许正清和沈氏行了个礼,恭恭敬敬的说道:“儿子多谢父亲母亲成全。”

    沈氏原本想跟他说几句暖心的话的,但却被许正清很不耐烦的对许明诚挥了挥手,连声的催促着:“看着你这个不长进的样子我就生气。快走,快走。”

    许明诚笑了笑,然后转过身走了。

    沈氏看着他走远,转过头来嗔着许正清:“明明你心里也关心儿子,做什么还要这般凶巴巴的跟他说话?惹的他心里恼了你,就好了?”

    “他做儿子的,还敢恼老子?”许正清板起一张脸,肃色的说着,“我借给他十个胆子看他敢不敢。”

    说完,从袖子里面掏出一只油纸包来,递给正坐在一旁发呆的许琇宁:“这是下午钱尚书给我的,说叫做什么衣梅,是他一个江南的亲戚过来看望他,带来给他的。我不爱吃这些个酸酸甜甜的东西,想着你爱吃,就带了些回来给你。”

    钱尚书便是户部尚书,和许正清私交也很好。这衣梅确实是他的亲戚所赠,他带了一罐子到衙署,困乏的时候就含一颗在口中。因见许正清今儿下午昏沉欲睡,打不起精神来,便给了他两颗。

    许正清尝了一尝,酸甜可口不说,还带着薄荷的清香。想着许琇宁定然爱吃这个,便厚着脸皮问钱尚书讨要了半罐子,用油纸包细心的包了,好带回来给许琇宁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