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迷楼 > 重生首辅小娇妻 > 第7章 防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迷楼] 最快更新!无广告!

    许琇宁虽然很饿,很想要把这一攒盒的糕点都吃完,但最后将桃片糕吃完,再拣了两块其他的糕点她就再也吃不下了。

    待一碗毛尖茶喝下去,只觉得胃里都撑的鼓鼓的。就靠在椅背上休息。

    知道陆庭宣不会搬走了,她心里了了一件大事。现在吃饱喝足,怀里抱着的手炉还是暖和和的,靠在椅背上,听着陆庭宣和许明诚说话的声音,不由的就神似困倦,昏昏入睡起来。

    陆庭宣眼角余光就看到她双目半阖。看得出来她很想睡,但又想强撑着不睡,右手支着脸颊,头不住的一点一点的。

    她进屋之后身上的斗篷没有解下来,这会儿一张脸被边缘上毛茸茸的白狐狸毛一挡,娇俏的下巴都看不到了。越发显出她的脸小来。

    屋里虽然生了火盆,但今儿天气寒冷,她风寒还没有好全。陆庭宣听得她自打进了屋之后一总咳嗽了三声。若这会儿她再坐在椅中睡着了,只怕风寒又要加剧了。

    就想要她回自己的屋里去睡。不过没有直接叫她,跟她说这件事,只对许明诚点头说道:“我昨夜梦悸,没有睡好,现在想要歇息一会。许兄,明日早起我们再约着一起去国子监进学罢。”

    今儿是官员休沐的日子,国子监也休假一日。明日却是要早起去国子监进学的。

    许明诚应承下来,起身站起:“我刚刚看你眼圈底下有一圈淡青色,还想问你是不是昨夜没有休息好。既如此,你便歇个午觉,我同宁儿先回去了。宁儿,”

    一转头看到许琇宁阖着双目,头不停的点着,不由的就笑了起来。

    “这个傻丫头,坐在这里也能睡着?”

    语气里的宠溺任凭是谁都能听得出来。站在一旁的许琇莹很羡慕。

    她也很想有这样的一位大哥,会用这样温和的目光看着她,很宠溺的跟她说话。无论她做什么,都会对着她笑,说她做的很好。

    但她只有一个才五岁的弟弟,什么都不懂,凡事还要她来照顾。而许明诚虽然是她的堂哥,也会叫她二妹,可对着她的时候永远都是疏离客套的,绝对不会像对着许琇宁时的百般宠爱。

    为什么同样都是许家的女儿,她和许琇宁就要差这么多?

    许琇莹很不甘的垂下眼,起身从椅中站起来。

    许明诚这时已经在叫许琇宁了:“宁儿,醒来。”

    叫了好几声,许琇宁才醒过来。

    她很显然有些睡迷糊了,只以为自己还在乱坟岗飘荡。懵懵懂懂的看一眼许明诚,又转过头,目光茫然的看着屋里其他的地方。

    一眼对上陆庭宣有些冷淡的眸子,她下意识就喃喃的叫了一声:“陆哥哥。”

    声音又轻又软,听起来没有什么中气。好像一片雪花般,很轻盈的飘荡在半空中。

    只听的陆庭宣心尖上一颤,拢在袖中的双手悄悄的紧握成拳。

    她又来这般叫他。上辈子她原也是跟他好的,会跟在他身后娇娇软软的叫他陆哥哥。可这有什么用?后来遇到凌恒了,她不还是立刻就掉转头,再也不理睬他了。

    将他的一片真心都扔在地上肆意的践踏。

    想想她当时拿着信物过来跟他退亲时说的那些决绝的话,陆庭宣就硬起心肠,转过头不看她。

    “这丫头,一醒过来就叫陆哥哥。心里就只有你陆哥哥,没有我这个亲大哥不成?”

    许明诚调笑一句,伸手握着许琇宁的手,将她从椅中拉了起来。然后开口跟陆庭宣作辞。

    许琇莹自然不好再在这里待下去,也开口跟陆庭宣作辞。陆庭宣没有说话,冷淡的对她点了点头。然后看着他们兄妹三人相继走出屋。

    许琇宁还是被许明诚握着手。想必她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底下的脚步看着都有些轻飘飘的。

    纵然她披着厚实的斗篷,但还是能看得出来她背影纤细。

    陆庭宣一双长眉微拧起来。

    明明是很爱吃东西的一个小姑娘。刚刚看她吃桃片糕的时候也很香甜,不吃饱就绝不会放手,但怎么看着还这样的瘦?

    难怪这样容易就得风寒。

    心里正杂七杂八的想着这些事,忽然看到许琇宁回过头来。

    刚刚陆庭宣是一直在盯着许琇宁的背影看,这会儿没有防备之下她忽然回头,正好就对上了她的目光。

    急忙窘迫的转过头,装着在看庭院中栽种的那棵白玉兰树。

    耳中就听得许琇宁在说话:“陆哥哥,我明日再来看你啊。”

    陆庭宣没有说话。

    上辈子许琇宁虽然也不时的来找他,但很多时候都嫌他沉闷无趣,在他这里待一会儿就会走。反倒和许琇莹,许明安走的亲近。但这辈子他想要疏远她了,她倒怎么看着对他热络起来?

    一时就很后悔刚刚为什么不坚持要搬离许府,而是答应搬到竹意轩的事。

    不过转念又想着竹意轩离许琇宁住的绘雅苑很有一段路,依着她懒散的性子,往后肯定不会去那里的。

    心中稍安的同时,不自觉的又有些失落起来。

    眼看着许琇宁等人已经走远,背影也不见了,他心中的那份失落就越发的浓重起来。

    出了院门,许琇莹就同许明诚和许琇宁作辞。

    上辈子许家的人都死光了,在她的心里,这兄妹两个人迟早也会死。即便不死许家也肯定会落魄下去,所以实在犯不着跟他们多亲近。

    只要跟陆庭宣多亲近,讨得他的欢心就可以了。

    许明诚看着她走远,眉头有些不高兴的皱了起来。

    这位堂妹年前过来的时候对着他们还很谨慎小心,言语态度中也恭顺温婉的很,但是看她现在的样子,倒有些趾高气扬,不屑跟他们说话的意思。

    她这到底是哪里来的底气?

    许明诚原本就不大喜欢这位堂妹,现在就越发的不喜欢起来。

    想想刚刚许琇莹瞒着自己妹妹单独去找陆庭宣,跟陆庭宣说话的时候还故意暧昧不清,引人遐想的事,他的眉头就皱的越发的紧了。

    他知道陆庭宣是个很出众的人。先不说他们陆家原就是富商大户,京城中有着好几处生意,便是他十二岁就考中举人,这就足够轰动的了。若非其后他的外祖母,母亲和父亲相继过世,他这几年一直都在守制的缘故,只怕都已经考中了进士。

    而且他的相貌还生的很隽雅出尘......

    许明诚决心待会儿就去找父亲和母亲说一说许琇莹的事。

    这个堂妹,还是要防一防的。

    当然,也要跟许琇宁敲敲边鼓。

    就叮嘱她:“莹姐儿看着是个城府深的,你肯定是玩不过她的。所以你往后还是少跟她一起玩罢。当心她给你下套子。到时你被她卖了还要给她数钱呢。”

    许琇宁:......

    她承认自己确实不大聪明,但是大哥你这样直白的当着我的面说这样的话,真的好么?

    就不想跟许明诚说话。

    许明诚看她一脸不高兴的模样,这才后知后觉的察觉到刚刚一不留神就将心里的话都说了出来。

    忙找补:“大哥不是那个意思。大哥的意思是,这个莹姐儿不简单,我担心她在背后给你使坏你察觉不到,到时中了她的圈套,你肯定会吃亏。”

    这不还是说许琇莹聪明,她笨的意思?

    “你不用再说啦。大哥,我明白。”许琇宁闷闷的回答着。

    被自己的亲大哥当面说自己笨,心里肯定不大高兴。两只脸颊气的鼓鼓的。垂着眼,脚底下来回的碾磨着地上一颗圆滑的鹅卵石。

    看着她这副小女儿的娇憨模样,许明诚忍不住的笑出了声来。

    被许琇莹听见,抬起头来瞪了他一眼:“你笑什么?”

    自己的妹妹笨是件很值得高兴的事么?

    “你这傻丫头啊。”许明诚抬手轻摸了摸她的头,面上笑意越发的深了起来,“不过你放心,有爹娘和大哥在,总不会教其他任何人欺负了你去。”

    许琇莹听了,心中十分的感动。

    她一直被父母和兄长保护着长大,确实从来没有受过半点苦。也只以为这世上的人也都会跟自己的父母和兄长一样好,所以从来不会对任何人有戒心。

    哪知道后来会发生那些事。

    一时就很想告诉许明诚凌家将来会诬陷外祖父和父亲,害得沈家和许家都家破人亡的事。

    但是转念一想,这些事现在都还没有发生,即便她告诉爹娘和大哥他们也肯定不信的。倒要以为她得了癔症,担心她。

    而且她记得现在凌恒的父亲凌学义压根就还没有入内阁,只是个吏部右侍郎。但外祖父现在已经是内阁首辅了。

    也许过几天她可以去见一见外祖父,隐约的透露一下凌学义对他不安好心的事。只要外祖父下了决心要对付凌学义,想必凌学义以后都进不了内阁。再想要对付外祖父就难了,自然也不会有以后的那些事。

    心中安定下来,脸上才重又扬起了笑意。

    就跟许明诚作辞,要回自己的绘雅苑。但许明诚不放心她,还是一直将她送到绘雅苑。又吩咐墨兰等人好生的伺候姑娘,这才转过身去凝翠堂见父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