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迷楼 > 重生首辅小娇妻 > 第9章 送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迷楼] 最快更新!无广告!

    次早许琇宁醒过来就觉得神清气爽。什么头晕眼花咳嗽都没有了,精神好的很。

    就去凝翠堂给许正清和沈氏请安。

    许明诚已经过来请安了,正在听许正清跟他讲时文的事。沈氏正在问梅月,今儿陆少爷的早饭可有送过去?送的都是什么?还问了竹意轩收拾的怎么样,可缺什么的话。

    梅月一一的回答了。还说竹意轩都已经收拾干净,各样要添补的东西都已经添补好了。只待挑个吉日陆少爷就能搬过去住了。

    沈氏点了点头。正要叫人看哪天日子好,就看到有小丫鬟打起门口的夹棉门帘来,说姑娘来了。

    沈氏转过头一看,正好看到许琇宁怀里抱着手炉走进来。

    许正清和许明诚也看了过来。许明诚还问着:“你今儿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风寒都好了?刚刚娘还念叨着,吃完早饭就要去看你呢。”

    沈氏也走过来拉着她的手,仔细的打量她,看她脸上的气色好不好。又问跟过来的墨兰,昨儿晚上姑娘睡的好不好,咳嗽了几声。

    待听得墨兰说姑娘昨儿晚上睡的很好,中间一次都没有醒,也一声都没有咳嗽,沈氏只高兴的双手合十,不住的念佛。说待会儿一定要给菩萨上香,多谢菩萨保佑。

    沈氏这五间上房两边各有两间耳房。东边的两间耳房堆放了她的嫁妆和她这些年积攒下来的体己,西边的两间耳房就做了佛堂,里面供养了一尊观音菩萨。

    许琇宁笑着回了许正清的话,又同沈氏说待会儿要陪她一起去菩萨面前上香。

    沈氏自然高兴。

    往日叫许琇宁拜拜菩萨她总是不肯,难得今日倒主动了。

    不管怎么说,敬佛总是好的。

    许琇宁还没有过来的时候荷月已经在指使小丫鬟们摆桌子放早饭了,这会儿都已准备妥当,就过来请他们一家子用早饭。

    早饭有八宝馒头,蜜糕,酱鸭、肉鲊、十香瓜茄和各样切成细丝拼凑起来的一整攒盒小菜。另外每个人还有一大碗的杏仁麦粥和一只切开放在小碟子里的鸽子蛋。

    待吃过饭,沈氏服侍许正清换了官服,叮嘱许明诚几句话,同许琇宁一起,将他们父子两个直送到院门外。

    一个去户部衙门当差,一个要会同陆庭宣去国子监进学。

    许琇宁因记挂着昨儿临走前跟陆庭宣说的明儿再来看你的话,就要跟许明诚一起过去见陆庭宣。

    沈氏想了想,也罢了。只叮嘱她:“待会儿不要闹你大哥和陆哥哥,让他们即刻就出门。不然到国子监上学迟到了,先生会罚的。等下午他们放学回来,你再找他们一起玩儿。”

    许琇宁应了下来,跟许明诚并排往陆庭宣住的地方走。

    等到他们两个到了的时候,就见两扇朱漆院门大开着,陆庭宣背着双手站在庭院中间,正在看海棠树上打的花苞。

    他穿着一件白底皂边的襕衫,腰带也是皂色的。晨光淡淡的落在他身上,侧脸俊秀的出奇。

    许琇宁脚步微顿。

    上辈子她就经常听人说陆庭宣相貌生的极好,但她从来没有在意过,也没有留意去看。现在这样猛然细看起来,确实是风姿无双。

    谨言怀中抱着陆庭宣的书包站在一旁。显然主仆两个人都已经准备好了,正等着许明诚过来。

    听到脚步响,陆庭宣就微微侧头望了过来。

    他这一侧头,越发的能看清他完美流畅的下颌线了。

    许琇宁和许明诚已经走进了院里来。当下就微歪着头对陆庭宣笑了一笑,眉眼弯弯的:“陆哥哥早。”

    陆庭宣没想到她会过来,反倒有些怔住了。

    不过很快就回过神来,目光淡漠的从她的脸上离开。

    她笑起来的时候眼中如有光落入,整个人看起来都很神采照人,实在很难让人不心动。

    但是她以前从来没有这么早来过他这里,现在她过来做什么?

    许明诚适时的解答了他心中的疑问:“刚刚我说要来会同你一起去国子监进学,这个丫头听了,非要跟着我过来。说我每天早上都有母亲和她送出门,你却一个送你出门的人都没有。一定要过来送你出门上学。母亲和我拗不过她,只好让她跟过来了。”

    她竟然是过来送他出门上学的?

    心上最柔软的地方被人轻轻的掐了一下般,有一圈圈细微的涟漪慢慢的漾开来。

    忍不住看了许琇宁一眼。

    小姑娘穿着一件粉色织金花卉缎面出风毛的夹袄,外面披了一领浅金色夹棉的斗篷,怀里还抱着一只小巧精致的錾花连枝葫芦纹的手炉。

    一副很怕冷的模样。

    陆庭宣知道许琇宁是早产的。满月的时候母亲就曾带他过来,指着被严严实实包裹在红绫锦被里的许琇宁笑着对他说:“这就是你的小媳妇儿,大了要嫁给你,日日跟你在一起的。往后你可要好好的照顾她,守护她。”

    旁边的一众女眷听了都笑起来。

    他当时才八岁,正是要强的时候。被人那样一笑,又是羞又是气,耳根处都滚烫一片。

    不过面上还是竭力维持冷清的模样,不想让人笑话了去。

    母亲还非要抱了许琇宁过来给他看。

    小小的,瘦瘦的,他觉得他用两根手指头就能将她拎起来。不过皮肤很白很细腻,一双眼眸黑漆漆的。头上的头发很黑很多。

    旁边的女眷都在赞叹,说这孩子五官生的很精致,是个美人胚子,等大了相貌肯定不俗的。还有一位夫人笑着跟他说,宣哥儿是个有福的,有这样貌美的一个小媳妇儿。往后等她大了你可要寸步不离的守着,小心别被人家给抢了去。

    一屋子的女眷听了这话都笑起来。小小的少年一张脸明明都红透了,不过依然还是努力的克制着自己,让自己看起来很持重。

    想到这些事,陆庭宣面色稍缓。不过很快的又恢复冷清的模样。

    上辈子自她十岁上开始他确实是一直守着她的,不想最后却......

    到底还是忘不了上辈子的那种锥心之痛。

    许琇宁不知道他心里的迟疑和难过,见他穿的单薄,走过去就将怀里的手炉递过去。

    “陆哥哥,给你。”

    陆庭宣愕然,抬眼看她。

    许琇宁一双眼中满是笑意,声音娇娇软软的,春日的和风一般:“今天冷,你穿的少,会冷。手炉给你暖手。”

    陆庭宣知道她因为早产的缘故身子不好,素来就很怕冷。到了冬天手炉压根就不离手。但是现在竟然要将手炉给他......

    “我不冷。”陆庭宣沉默片刻,说了他重生以来跟许琇宁说的第一句话。

    不过却是推辞的话。语气也是清冷冷的,如同早起的露水一般。

    许琇宁却一直坚持。甚至还不由分说的将手炉塞到了陆庭宣的手里。

    “娘说竹意轩已经收拾干净了,正在找人看好日子,好让你搬过去。我昨夜想过了,虽然你只是从这里搬到竹意轩去住,可也算得上是乔迁了,我怎么能不贺喜呢?陆哥哥,你想要什么,我送给你啊。”

    “不用。”陆庭宣看她一眼,然后很简洁的回答了这两个字。

    还要把手炉还给她。不过许琇宁却将两只小手背在身后,蹬蹬蹬的快速往后倒退了三步,然后转过身就往外跑。

    一边跑还一边说道:“陆哥哥,我是肯定要贺你这乔迁之喜的。虽然你说不用,但我还是肯定要送的。到时你可不能推辞不要。”

    上辈子她自觉对陆庭宣很不好,经常跟他闹脾气。但是后来陆庭宣竟然给她家和外祖父家都平叛了冤案,她心中很感激,这辈子就想要对他好一点。

    而且,他将来可是会做内阁首辅的人,跟他搞好关系肯定错不了。

    许琇宁想要对一个人好,那就肯定会想方设法的对他好,谁都阻止不了。

    许明诚知道她的这个性子,就觉得这个妹妹忽然开窍了,竟然晓得要对陆庭宣好了,心里还很高兴。

    就笑着对陆庭宣说道:“我现在算是知道了,以往我都是白疼她了。刚刚我在路上想要跟她借手炉暖暖手,她还不肯给,没想到现在怕你冷,竟是将手炉都送给你了。可见在她心里,你这个陆哥哥比我这个亲大哥的分量要重得多了。”

    又感叹的说:“现在她就已经这样了,往后等你们两个成亲了她还不晓得会怎么样呢。只怕心中都会没有我这个大哥了吧。”

    虽然是酸溜溜的语气,但他面上一直带着笑。

    再过两三年许琇宁就会嫁给陆庭宣了,他这个做大哥的,很乐意看到他们两个感情好。

    陆庭宣没有说话,目光沉默的望着院门外。

    那道倩影早就已经跑远看不见了,不过手里捧着的手炉还是暖和和的。

    上面还残留了那个人身上常用的玫瑰香味。幽幽杳杳的,仿似一直萦绕在他心尖,经久不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