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迷楼 > 重生首辅小娇妻 > 第22章 搅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迷楼] 最快更新!无广告!

    陆庭宣察觉到许琇宁在看他。而且还看了很长一段时间。

    他原本是不想理会的。但翻过两页书之后,仍然能感觉得到她的目光落在他身上......

    心跳就有些快了起来。顿了顿,就做了看书累了,想歇息,无意抬起头来的模样。

    正好对上许琇宁看他已经看的有些呆愣愣的目光。

    连看个人都会看痴!

    陆庭宣现在也分不清自己心里的感觉是好笑多一些,还是紧张多一些。不过脸上依然还是一贯的没有表情,只是右手卷起放在唇边,轻咳了一声。

    许琇宁这才回过神来,急忙低下头。

    她竟然看陆庭宣看的入了神,还被他给发现了!他现在心里会怎么看她?

    手里握着的湖笔抖了下,一滴浓墨落到雪白的宣纸上,慢慢的晕染开来。

    心里就跟有人在打鼓一样,咚咚的一直响着。最后到底还是按捺不住,悄悄的抬起眼。

    就见陆庭宣还坐在炕上垂眼看书,眉眼间的神色淡淡的,一副风淡云轻的模样。

    他左手腕上笼着的那串紫檀木念珠手串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他给取了下来,正握在右手里面,大拇指在慢慢的拨动着一颗颗圆润光滑的珠子。

    看起来好像一副看书看得入神了的模样。

    许琇宁这才放下心来。安慰自己,他刚刚肯定不知道她看他看傻了的事。肯定是看书累了,想抬头歇息下,这才正好对上她的目光。

    不过他的相貌确实生的很好,怎么上辈子她没有发现呢?

    细想来,好像上辈子自己从来没有这样仔细的看过陆庭宣......

    陆庭宣又看了好一会儿的书,见窗外的日色已经清淡如水,想想今日练的时辰也差不多了,就要叫许琇宁回去,明日再过来。但一抬起头,就看到许琇宁趴在书案上睡着了。

    难怪刚刚他一直觉得很安静,原来许琇宁竟然在他不知道的时候睡着了。

    前一刻还被他抓到偷窥他的事,慌乱仓促的连忙低头,但是下一刻她竟然就能睡着!

    该说她这是心大呢,还是觉得这压根就是一件很小的事?

    可是刚刚他却好长时间都没能静下心来,一直在拨动念珠......

    但这个搅乱一池春水的人却睡的很安稳很香甜!

    陆庭宣凝目看了许琇宁好长一会儿功夫,忽然失笑,有些自嘲的摇了摇头。

    这个人,还是这样容易的就能牵动他心里的所思所想,一举一动。看来往后对她还要更冷淡疏离点才好。

    抬脚转身要走,耳中听到窗外的竹叶在被风吹的簌簌作响。有一丝风还透过半开的雕花窗子吹进来,屋里悬挂的淡青色帐幔在前后晃动着。

    陆庭宣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一眼还趴在书案上睡的很安稳香甜的许琇宁。

    小姑娘肌肤晶莹清透,上好的羊脂白玉一般。不过少了几分血色。

    想起她原就是个身体羸弱,很怕冷的一个人,前几日风寒才刚好......

    陆庭宣暗中轻叹了一口气。到底还是不忍心真的不管她,就走过去将雕花窗子关了起来。还到隔壁的卧房里拿了一领自己常穿的墨蓝色大氅过来轻轻的搭在她身上。

    等到许琇宁睡醒过来的时候,窗外的夜色已经浓了起来。

    屋子里面就点了一盏灯。缠枝西番莲的青花烛台放在炕桌上,上面的一截红蜡烛亮着。陆庭宣左手拿着书,倚着靠背坐在炕上。双目阖着,不知道是已经睡着了,还是在闭目养神。

    外面廊檐下挂着的灯笼也亮着,暖橙色的烛光透过雕花窗子的缝隙漏进来,落在陆庭宣身上。

    这样双目阖着的陆庭宣,看起来没有平日的清冷和凌厉,只会让人觉得他眉目清雅如同画中的仙人一般。

    许琇宁看了他好一会儿,见他双目还是阖着,呼吸平稳,看来是真的睡着了。

    即便这样,他还握着手里的书。

    许琇宁忽然很想知道他在看什么书,就起身慢慢的从椅中站起来。

    一站起来,披在她身上的大氅就落到了地上。

    虽然是很细微的一声响,但陆庭宣的眼皮子还是立刻就轻微的动了一下。

    可是许琇宁没有注意到。小心的捡起大氅看了一眼,认出来是陆庭宣常穿的,就轻轻的搭在椅背上,然后才轻手轻脚的绕过书案往前走。

    陆庭宣虽然醒了,但是没有睁开眼。

    他能听到许琇宁轻轻的脚步声越来越靠近。也不知道她到底要做什么。

    虽然无数次的告诫自己不要再关心这个人的所有事,但是这一刻,他还是很想知道她想要做什么。

    就一直没有睁开眼,任由许琇宁走近炕前来。

    然后他就察觉到手中一空。

    许琇宁竟然将他手里的书抽走了。

    许琇宁拿书在手,翻到封面一看,是一本《后汉书》。

    她知道这是《二十四史》之一。她以前在许明诚的书房里面看到过,也翻看过,只觉得枯燥沉闷,还没等看完一页就丢下不再看了。

    没想到陆庭宣看的竟然会是这个。

    她微微的撇了撇嘴角,就要将这本《后汉书》重新放回到陆庭宣的手上去。

    但没想到一抬起头,就看到陆庭宣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过来,一双黑曜石般漆黑的眼眸正在静静的看着她。

    许琇宁:......

    这就很尴尬了。

    “陆哥哥。”许琇宁觉得心虚的很。也不敢看陆庭宣了,忙低下头,两根食指不安的互相绞动着,“我,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就是好奇你在看什么书。我,我不是要故意偷窥你。”

    她自以为是在解释,但不晓得这份解释让人听了,只会觉得她在欲盖弥彰。

    陆庭宣有些无奈的抬起右手轻抚额头。

    这个人上辈子对他的任何事都不感兴趣,但是没想到现在对他在看一本什么书都感兴趣起来。

    她的这个态度,他倒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了。

    原本以为只要对她的态度冷淡些,她自然就会慢慢的疏远他,但没想到她现在还会主动的凑过来......

    跟他一开始设想的完全不一样。

    于是静默了好一会儿,他才淡声的说了两个字:“无妨。”

    许琇宁闻言放下心来,抬头看他。

    脸上还是和平常一样没有丝毫表情,教人压根就猜不透他现在心里到底在想什么。是真的觉得无妨,还是在生气?

    她是知道的,陆庭宣这个人把自己的书籍看的很重,从来不允许别人擅动他的书。

    于是许琇宁心里又开始有几分心虚起来,就轻声的问道:“陆哥哥,你,你真的没有生气?”

    声音怯怯的,一双澄清的眼眸中也带着不安。

    陆庭宣原本就没有生她的气,只是不晓得该如何应对她对自己忽然转变的态度。现在看到她一脸怯生生的模样站在他面前,心里只觉得怜惜。

    连声音都不由自主的柔和了下来:“是真的。陆哥哥没有生你的气。”

    许琇宁这才真的放下心来。

    这是她重生之后陆庭宣跟她说话态度语气最柔和的时候了。看来他确实没有生自己的气。

    不过陆庭宣自己却有些怔住了。

    刚刚的那句话,他几乎是脱口而出。包括他刚刚心里忽然而起的那份怜惜,也都是下意识的反应。

    他一直想要对许琇宁冷淡一些,疏远一些,但这几天他压根就没有做到。反倒觉得跟她越来越亲近了。

    心里五味杂陈的很,正想要硬下心肠来说两句冷漠的话,让许琇宁知难而退,这时就听到了一阵咕噜咕噜的轻响。

    然后就看到许琇宁右手按在小腹上,一脸尴尬的看着他:“陆哥哥,我饿了。你这里有没有吃的?”

    陆庭宣:......

    他沉默了一会,隔窗叫谨言:“将许姑娘的晚膳拿进来。”

    申正时分沈氏就遣了丫鬟荷月过来询问今儿许琇宁练字的情况,并叫她稍后去凝翠堂用晚膳。陆庭宣自然不能说许琇宁现在其实趴在书案上睡觉,只说她还在练字,不能打扰,稍后他自然会转告她这些话。

    荷月对他屈膝行礼,然后转身回凝翠堂回话。但没想到一会儿的功夫她又回来了,还转告了沈氏最新说的话,姑娘是个饿不得的,一饿就头晕眼花,腿脚发软。既然她现在练字练的这样用功,天色渐晚,也别让她赶到凝翠堂用晚膳了。让厨房里的人将姑娘的晚膳送到竹意轩来,跟陆少爷一起吃也是一样的。

    陆庭宣还来不及拒绝,厨房那边就已经有人将许琇宁和他的晚膳都送过来了。

    只得答应了下来。但他也没想到许琇宁这一睡竟然就睡到了这个时候。

    谨言听到陆庭宣的吩咐,已经和墨兰一起,手脚麻利的将饭菜都拿进来,一一的摆放到炕桌上。

    待盛好了两碗香米饭,谨言和墨兰退到一旁,请陆庭宣和许琇宁用膳。

    墨兰还轻声的对许琇宁说道:“陆少爷见您睡着了,担心您一醒过来就会饿,到时饭菜冷了可就不能吃了。就吩咐奴婢和谨言将厨房送来的饭菜一直隔着热水放在笼屉里。为了等您,陆少爷自己到现在也还没有用晚膳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