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迷楼 > 重生首辅小娇妻 > 第75章 表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迷楼] 最快更新!无广告!

    许琇莹的这件事沈氏并不想告诉许琇宁实话。她的女儿不需要知道这些个肮脏的事, 只需要简简单单, 高高兴兴的就好。

    所以只说许琇莹族里的叔伯给她相看了一门亲事, 叫了她回去嫁人。因着许明安年幼, 回去也无人照料, 便托他们照看着。

    陆庭宣和许明诚自然晓得这些话都是沈氏哄骗许琇宁的。定然是许琇莹被沈氏抓到了什么把柄,所以将她送回常州府,由得她自生自灭。

    不过没有谁会对许琇宁说这个话。都想护着她,让她永远这样单纯快乐下去。

    许琇宁呢,虽然觉得这件事有些奇怪,但一来她很相信沈氏, 二来,对于许琇莹往后再也不会在她面前出现这件事,她竟然觉得很高兴。

    就没有深究, 继续高高兴兴的过自己的日子。

    因为答应过陆庭宣, 要送绣了翠竹的香囊给他, 于是接下来的几日她一直都很忙,甚至都没有空去竹意轩练字。

    陆庭宣一日不见她便觉得心中甚是想念。这日正好停云楼那边送了两匣子新糕点过来, 便以这个为由,过来绘雅苑找许琇宁。

    许琇宁正坐在东次间的南窗大炕上,低着头绣香囊。画屏进来通报说陆少爷来了,她连头都没有抬, 就叫画屏请陆庭宣进来。

    近来她跟陆庭宣越发的亲近了。她过去竹意轩也不用人通报, 无论陆庭宣在做什么她都能直接进去。而且她能感觉得到, 陆庭宣现在对她比上辈子还要好。

    听到沉稳的脚步声, 她才抬头望过来。就看到陆庭宣正站在碧纱橱的门口。

    穿着一件竹青色的直身,腰间挂了一枚白玉坠儿。身形颀长,眉眼间带了柔和的笑意。

    印象中他上辈子是很少笑的,看起来冷淡的很,给人的感觉很不好亲近。这辈子倒是感觉他脸上的笑意多了许多。

    不过他长的这样好看,原是该多笑一笑的。笑起来就显得他更好看了。

    许琇宁就也笑起来,叫他:“陆哥哥。”

    前两日她受了凉,还没有大好,这会儿说话的时候声音听起来就有些瓮声瓮气的。听起来倒较以往越发的多了几分娇憨之气。

    陆庭宣嗯了一声,目光落在她手里的绣绷上。

    是一块月白色的缎子,上面绣了好几竿翠竹和一块青石,看着很快就要完工了。

    绣的已经比那日他看到的那朵荷花要好很多了。

    她原就是个很聪明的人。但凡只要静下心来学一样事,很容易就会学会的。也能做的很好。

    而现在,她学着刺绣,是为了给他做一只香囊。

    想到这里,陆庭宣就觉得心里暖融融的。如同冬日晒过的棉花,从里到外都透着温暖的感觉。

    他走过来,在许琇宁对面坐下,将手里拿着的两只匣子打开。

    一样是枣泥酥,一样是桂花栗子糕。式样做的极精巧,仅看着就觉得食指大动了。

    许琇宁是个很喜欢吃糕点的人,立刻就要将手里的绣绷放下去拿一块吃。被陆庭宣看到,已经先她拿了一块桂花栗子糕递到了她唇边来。

    桂花和栗子都是秋季特有的,都是很新鲜的食材。离的近了,还能闻到桂花的香气。

    已经是半上午的时候了,又忙了这些时候,许琇宁早就饿了。这会儿闻到桂花栗子糕的香气,哪里还忍得住?于是就着陆庭宣的手,就将这块桂花栗子糕吃了下去。

    又香又糯,绵软可口的很。

    “好吃。”

    她抬眼望着陆庭宣,笑的眉眼弯弯如新月。

    陆庭宣心中柔和下来。轻轻的嗯了一声,又伸手拿了一块枣泥酥隔着炕桌递过来。

    他的手指修长,骨节分明。指甲修剪的圆润干净。

    这样的手,看着就很赏心悦目。更何况他手里还拿着一只表皮金黄的枣泥酥。

    桂花栗子糕吃起来软糯,有桂花的香气,这枣泥酥吃起来却是酥松的很。里面包裹的是细枣泥。应该还加了玫瑰糖,吃着有玫瑰花的香味。

    停云楼每次送过来的糕点许琇宁都很爱吃,这次也不例外。就着陆庭宣的手,她每一样都吃了两块。

    不过吃完之后,她就有些苦恼的说道:“怎么办啊陆哥哥,近来我每日都这样的吃糕点,都觉得自己胖了好些了。不然往后你还是别叫人给我送糕点了吧?”

    去年她新做的一件上襦,穿着的时候还是松松的。但昨儿她试了试,就觉得胸前紧绷绷的。她担心若再这么每天吃糕点,很快就会长成一个大胖子。

    不过她又是个很喜欢吃糕点的人......

    所以就一脸苦恼的表情。

    陆庭宣抬眼细细的看她。

    小姑娘原本是一个尖俏的下巴,这会儿看着是要圆润了些。脸上的肉也要比以前多一些。不过她生的骨架小,人看起来依然很纤细。

    陆庭宣还是觉得她现在有点瘦了。胖一些,身子才会好。她现在的脸色就比以前要红润很多。

    就说道:“你一点都不胖,还是很瘦。”

    伸手拿了一块枣泥酥又递过来。

    大凡姑娘家,肯定都喜欢听到这样的话的。许琇宁惊喜的问:“真的?”

    陆庭宣笑着点了点头。许琇宁高兴起来,觉得自己还是能继续吃这些美味的糕点的,就笑的眉眼弯弯的凑过来吃陆庭宣手里的枣泥酥。

    停云楼里的糕点师傅都是特地从江浙等地请过来的名厨,即便只是一块小小的枣泥酥,也做的式样精致小巧。许琇宁高兴之下,一口咬下去,不小心就碰触到了陆庭宣的手指尖。

    温热的手指尖,干干净净的。她也没有察觉到,双唇还在上面轻轻的蹭了蹭。

    陆庭宣却是立刻就察觉到了。只觉手指尖碰到一片柔软,整个人先是一僵,随后便觉全身的血液都滚沸起来。

    许琇宁已经就着他的手将那块枣泥酥吃完了,一抬头,却见陆庭宣依然在垂眼望着他的手。不由的纳闷起来,叫他:“陆哥哥?”

    叫了两遍,方才见陆庭宣抬眼来看她,眸色幽深。

    里面涌动的清秀她虽然看不懂,但还是觉得很心惊。身子下意识的就往后挪。

    却被陆庭宣察觉到了。伸手就来握住了她纤细的腕子,声色低沉喑哑:“你想去哪里?我说过,这辈子你是逃不掉的。”

    上辈子的创伤到底还是太深了,现在但凡见到许琇宁对他露出一点疏离的模样,他就以为她要离开。就想牢牢的抓住她,将她永远禁锢在他身边,哪里都去不了。

    他现在这个样子,眉眼低压着,身上的气势也跟着凛冽起来,哪里还有刚刚跟她说话时含笑的温和模样?许琇宁见了,就有些害怕起来。

    “陆、陆哥哥,”她的声音颤颤的,脸上的血色也退了一些,“我,我没有要去哪里。就是,就是觉得口渴了,想,想喝茶。”

    炕桌上就放了两杯茶。是刚刚画屏送过来的。陆庭宣看她一眼,伸手拿了她面前的那杯茶递过去。

    许琇宁战战兢兢的接了过来。手都有些发抖,眼看杯子里的茶水就要溢出来洒到她身上,陆庭宣忽然伸手过来,稳稳的托着茶杯,将杯沿凑到她唇边。

    竟是要喂她喝水的意思。

    明明方才就着他的手吃了好几块糕点,许琇宁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但是这会儿,心里却忽然升起一股子害怕来。

    待要不喝,但茶杯已在唇边。而且刚刚确实是她说要喝水的......

    只好战战兢兢的喝了两口。

    这茶叶是陆庭宣特意从自己家的茶行里面拿来的上好龙井。味极淡,但有一股子豆香味。许琇宁是极爱喝的,但是这会儿茶水入口,她却尝不出半点子味道来,也闻不到半点子茶香。

    她是真的有些吓到了。

    陆庭宣也察觉到了。将手里的茶杯放在炕桌上之后,他便伸手圈了许琇宁在怀里,低头在她的头顶上亲了一下,然后低低的叹息:“宁儿,不要怕我。你该明白我对你的心意。我是心悦你的,想要你一直留在我身边,永远不要离开我一步。你放心,陆哥哥会永远这样宠着你,护着你,决不会做让你伤心的事。”

    其实他心里原本还有很多顾忌。担心许琇宁还小,若贸然对她挑明自己的心意可能会吓到她,让她从此对他疏远,还是循序渐进的好。

    但没想到现在他会忽然就将这句话说出来。

    而且说出来的时候,他心里其实还是很平静的。

    因为他晓得,不论许琇宁接受或是不接受他的心意,他都不会对她放手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