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迷楼 > 娇妻难逃 > 第四十六章(一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迷楼]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四十六章

    如果不是赵南钰主动给她念信, 宋鸾还不知道这些日子里贺润竟然给她写了这么多的信,赵南钰低声一封接着一封的念。

    宋鸾听得耳朵疼,脑子也疼,他一字一句吐字清晰,还念的极为缓慢,生怕她听不清楚一样。

    等到念完之后, 宋鸾亲眼看着赵南钰慢慢地将手中的信封给撕的粉碎,纸屑七零八落的散在地面上。

    赵南钰念着念着便把自己的给气坏了,他低眸望着装作什么都没听见的宋鸾,唇角上扬, 气的直笑, 他忽然伸出手, 掐住她的下巴, 咬字道:“怎么样?打动到你了呢?”

    宋鸾觉得男主的醋意还真是够大,空气里全是酸味, 又醋又气, 生怕她听不出来。可她也很冤枉,一来信不是她写的, 而来这些信她也没收到。

    赵南钰截了她的信还如此理直气壮的在她跟前甩脸色, 真的是很小气了。

    她被迫仰着脸看着他,小声回道:“我没听清楚。”

    宋鸾还是很聪明的,没有直面他的问题, 妄图浑水摸鱼的避开,可是赵南钰却是半点都不好糊弄, 他微笑着说:“那我给你念一遍,这一次你可要好好听。”

    宋鸾瞪圆了眼睛,信不都已经被他给撕了吗?

    赵南钰一眼看出她心里在想什么,说:“记性还不错,看了那么多遍,早就会背了。”

    宋鸾身体僵硬,心下一抖,她颤颤巍巍的伸出手,细瘦的手指小心翼翼的抓着他的衣服,咽了咽口水,好声好气的同他说话,“你别这样。”

    奇奇怪怪,小气巴巴。

    赵南钰兴致饶饶的看着她,问:“我怎么样了?”

    宋鸾真是受不了他虚伪闷骚的鬼样子,生气了就直接发脾气呗?!何必要这样一点点的慢慢折磨她的心?搞得她担惊受怕的。

    她豁出去了,仰着脸,拔高了声音,“你在生气。”

    赵南钰点点头,大方的就给认了下来,回道:“嗯,是啊。”

    锅从天降,宋鸾可真是无辜。

    “我又没有给贺润写信,你有什么好气的?”

    赵南钰曾经对她说话再也不提以前的事,但他往往也会克制不住情绪,尤其是今日六殿下在他耳边说过的话,想忘都忘不掉。

    “那就算我无理取闹吧。”

    宋鸾的内心忽然之间多了些愧疚,仔细想想,当初主动勾搭贺润确实是原主,贺润对她念念不忘也是因为她总是很暧昧的对待他。

    从情理上来说,这件事的确是她的不对。

    赵南钰松开她的下巴,走到他惯常待的地方坐了下来,书桌上摆了一叠未曾用过的白纸,他捡起笔架上的毛笔,面无表情的站在桌前,心平气和的开始练字。

    脸上云淡风轻,心里怕是还存着气。

    宋鸾也大概摸清楚了他的脾气,赵南钰这个人睚眦必报,对她也是如此,她让他心里难受了,他便会也让她也不好过,在其他事上使劲的折腾她。

    她慢吞吞的移着小碎步走到他身边,扭扭捏捏的说:“我向你保证,只要我还是你的妻子,便绝对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

    赵南钰闻言手指一顿,黑色的墨汁一不小心在上面滴落,他放下笔,“就这样?”

    这样难道还不够吗?

    赵南钰轻声喟叹,还以为能从嘴里听见表示爱意的话,其实他明知道,只要他不问,她从来都不会承认喜欢他 。

    而且哪怕是他主动去问,宋鸾口中的喜欢也没有什么分量,只不过是闭着眼睛都能说出口的场面话而已。

    他抓着她的小手,把人捞到身边,宋鸾整个人都被按在他的怀中,他有力的手掌搭在她的腰上,“嗯,这样够了。”

    何必和她生气呢?她没心没肺,最后意难平的还是自己。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这天晚上,赵南钰拉着她的手非要教她练字,宋鸾千百个不愿意,抗拒了好久,赵南钰直接不给脸面的丢了一句,“你的字实在太丑。”

    歪七扭八,没有任何笔锋,甚至宋鸾还常常写错别字。

    这还真不能全都怪宋鸾,她不会写这个朝代的字,原主也不是个肯好好念书的人,她也认不得几个字。

    赵南钰站在她身后,大掌包着她的小手,一笔一划的带着她写。

    赵南钰的呼吸声从她耳边掠过,宋鸾脸红了红,表情动作都不太自然。

    “你这写的连识哥儿的字都不如。”赵南钰取笑她。

    宋鸾被他说的无地自容,刚想回嘴,又听赵南钰接着说道:“我之前听你哥哥说,你下了学堂回家之后从不肯好好温习功课,先生布置的课业都是找旁人代写的。”

    “我哥乱说的,没有这回事。”

    赵南钰抿嘴轻笑,“你说没有那便没有吧,你说了算。”

    宋鸾自作多情的想,赵南钰这好像是在哄她,她的心脏砰砰砰跳的好像更快了,脸颊也发烫,他这种宠溺的语气,让宋鸾忽然有点难为情了呢!

    “你和我哥哥很合得来吗?我以前怎么不知道这件事?”宋鸾可不记得原书里有写原主的哥哥和男主相熟。

    赵南钰颔首,“还不错。”

    过去几年,赵南钰和宋合卿见过很多回,单独谈话也不止一次两次,那个时候宋鸾的性子不像现在这么乖巧,她非常的不听话,对他妓/子之子的出身也不是一般的厌恶,所以她常常跑出去同其他各种不同的男人幽会。

    这种事瞒也瞒不住,而宋鸾好像也没有打算瞒,任京城里传的满城风雨,依然我行我素。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所以每次有传闻出来,宋合卿总要找上他,或是抱歉,更多的是替宋鸾开脱。久而久之,赵南钰从宋合卿的嘴里听说过不少关于宋鸾的事情。

    宋合卿是个好哥哥,但是他太过宠溺这个妹妹。这不是好事。

    “你哥哥还说,你小时候经常欺负别人。”

    “我忘了,你怎么不跟我说说,你小时候是什么样的?”

    赵南钰嗓音有些沉,“我小时候,嗯,和你一样不太招人喜欢。”

    七岁之前跟着母亲四处讨生活,日子颠沛流离,常常被人欺辱,母亲死后,他才被赵家接了回来,衣食无忧,但暗地里也还有不少人嘲笑他,看不惯他的表兄弟也会拿石子砸他。

    过年的时候,老太太那边从来不会准备他的红包,也从来不会将他留下来吃饭守夜。

    赵南钰小时候的记忆十分的不美好,但是他能想到宋鸾一定是从小就被宠在掌心里长大的娇娇女。

    从前赵南钰恨极了她的任性妄为,恨极了她那副高贵的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的样子。

    如今,心里确实欢喜的。

    嗯,很可爱。

    任性也可爱。

    宋鸾没有继续往下问,她方才也是没过脑,才将这句话问出口,赵南钰的变态神经,可不就是因为小时候的日子太悲惨才养出来的吗?

    明明是练字,可是后来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手里的毛笔不知道被丢到了哪里,她稀里糊涂就被赵南钰拐到了床上去。

    自打识哥儿生病之后,他们夫妻二人也有好一段时间不曾欢爱过。

    可能是赵南钰素了太久,不过宋鸾更大的可能还是赵南钰因为贺润的事情,铁了心的要弄她。

    这么多次的教训,宋鸾已经学乖了,她的眼泪虽然在赵南钰面前没什么用,但是只要她喊疼,样子装的像一点,赵南钰的动作还是会轻一点的。

    所以刚开始没多久,宋鸾哼哼唧唧,“疼疼疼,你轻点。我身体本来也还虚。”

    赵南钰吻了吻她的嘴角,似乎相信了她的话,“真的疼吗?”

    宋鸾点点头,撒谎起来气都不带喘,“真的。”

    赵南钰闻言真的放轻了动作,他也不是看不出她拙劣的演技,默不作声的埋头继续,这个夜晚格外漫长,宋鸾最后两条腿都没力气动弹了。

    第二天,宋鸾从床上爬起来时,时辰已经不早。

    她穿好衣裳做的第一件事便是让林嬷嬷给她煎一碗避子汤。

    宋鸾的话,当下人的只能照做,她在赵府伺候的年岁已经很长,待主子忠心耿耿,但是对于主子护着的宋鸾,林嬷嬷心里头颇有微词,她打从心底觉得这个女人不值得对她好,如今张口就是要避子汤,当真是让人寒心。

    赵南钰练完剑从外边回来,屋里的宋鸾刚刚将避子汤给咽下去,嘴巴里苦兮兮的,连吃了两个蜜饯才将嘴里那股恶心人的药味给冲散。

    赵南钰默不作声的看着她吃药,给她倒了杯水,宋鸾接过水杯后轻声道谢。

    宋鸾看得出赵南钰心情又是不太好。她撑着下巴,默默地想,男主似乎每天都很不开心,就是今天早晨的脸格外的臭。

    两人相安无事的一同用了个早膳,宋鸾照例去了隔间看识哥儿,小孩子总算是不咳嗽了,气色红润起来,他的病也算是好了。

    宋鸾看见了之后很开心,她打算中午下厨给识哥儿做一碗红烧肉。

    识哥儿生的这场病吃了不少苦头,这些日子他只能吃些清淡的菜和粥,油腻的菜全都不许碰。眼看着那张肉嘟嘟的脸颊都消瘦了许多,可把她心疼坏了。

    她近来很喜欢帮识哥儿穿衣服,把孩子打扮的漂漂亮亮,心里异常有成就感,识哥儿一开始还想要自己来,后来就任她折腾了。

    宋鸾这天给他穿了件红色的衣裳,秋意渐浓,她怕孩子冻着,硬是在外边又给套了件厚实的斗篷,领子上是雪白的狐狸毛,摸着就很暖和。

    小孩唇红齿白,异常漂亮。@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宋鸾抱着她去了外间,赵南钰看着识哥儿乖乖的被她抱着,她的眼角眉梢洋溢着愉悦的笑意,

    他忽然间想,若是能再要个和宋鸾一样娇蛮可爱的女儿就好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