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迷楼 > 娇妻难逃 > 第四十八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迷楼]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四十八章

    宋鸾真的很想和眼前的道士翻脸, 他说的这是什么话?!她睁圆了眼睛死死瞪着眼前的道士,像是要把他身上盯出个洞来,她深吸一口气,喉咙干涩道:“你…….这话说的我就很不开心了。”

    道士风轻云淡,意味深长的对她笑笑,“夫人不也早就清楚了这个结局了吗?”

    宋鸾心头大震, 指甲深深陷进掌心的嫩肉中,下手极狠,把自己掐的生疼,靠着疼痛让自己的脑子保持清醒。

    这这这这个道士都知道些什么?!

    宋鸾倒吸一口凉气, 仔仔细细端详着道士的脸, 眉清目秀还很年轻, 面色沉静, 仿若胸有成竹,他身上有种空灵之感。

    宋鸾大概理解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这位道士之前的那句话指的大概是《权臣》书中原主的结局, 他没有错, 如果按照原书的路线走,她的确是要死于非命的。

    丈夫和儿子亲手终结了她生命, 还死的那样惨烈。

    宋鸾衣袖之下的手指不受控制的发颤, 从喉咙里发出的声音也很抖,“那敢问小师傅,可有破解之法?”

    小道士微微一笑, “万事不得强求,还是要顺其自然。强行改命可能会适得其反。”

    强行改命是不是在指她刻意避开了原书的路子走?难道她必须只有顺着人设顺着原本的情节一点点走下去, 才有生机。

    宋鸾强颜欢笑,“我……”

    她想说些什么,眼前的小道士主动打断她的话,“夫人面色苍白气血不足,近些日子应该也常常觉得胸闷气短,心口泛疼吧,夫人就真的没想过是怎么一回事吗?”

    这句话像直直的朝她头顶劈了过来,宋鸾不笨不傻,听得懂他到底想说什么,这就是崩人设的后遗症之一吗?

    可是她明明……

    宋鸾挺直了背脊,脸色却是越发的苍白,她嘴硬道:“那只是一时的,我吃了药就好了。还望小道长不要胡言乱语。”

    小道士闻言轻轻一笑,“夫人仔细想想什么时候才好的?”

    宋鸾已经没有力气去质疑眼前这个人的身份了,她可以肯定的是,整本书里都没有出现过这名道士,提都没有提起过,他高深莫测的一番话,已经是知道她穿越者的身份了,甚至他可能都知道这个世界仅仅是一本书里的世界。

    宋鸾的后背不断沁出汗珠,被他这么一提醒,她才想起,身体逐渐有了起色的时候,她正在和赵南钰冷战。

    瞳孔猛地一缩,此时宋鸾才意识到,她只要维持原人设才能活的更长久。

    忽然之间,宋鸾觉得这本书的存在像是在整她一样,无论进退最后的结果好像都不太好,唯一不同的便是赵南钰现在对她有那么点微不足道的喜欢。

    难道她真的要像原主一样,靠着张扬跋扈、娇蛮任性的人设才能继续活下去吗?

    小道士似乎看出了她心中的疑惑,破天荒的当了一回好人,意味深长说道:“夫人机敏聪慧,一定能寻出的生机的。”

    宋鸾看着他,问:“你到底是谁?”

    小道士微微一笑,“总有一日,您会知道的。”

    语音落地,他缓缓起身离开,没一会儿便消失在院落中。

    宋鸾呆坐在石椅上,秋风阵阵拂过,拍在她的脸颊上,耳朵被冷风吹得通红,宋鸾身上的凉意就没消下去过。

    赵三夫人的贴身丫鬟气喘吁吁的小跑到她身边,赵南钰让跟着她的那两名丫鬟也跟了过来。

    “三夫人找了您好久,方才哪哪儿都没找着,急死人了,现在可算是找见您了。”

    宋鸾抬眼看着她,“母亲找我有什么事吗?”

    丫鬟答道:“夫人请您过去拜拜送子观音呢。”

    宋鸾长舒了一口气,疲惫的站起来,“那过去吧。”

    赵三夫人在殿中等了良久,见她失魂落魄的过来,开口问道:“这是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宋鸾勉强的笑笑,“没有,就是有些累了。”

    “拜过观音你便回房休息吧。”

    “好。”

    福禄寺的观音的确很灵验,她们来的这天已经见到不少来还愿的妇人了,宋鸾拿着三炷香在观音像面前磕了头,她闭着眼睛倒是没有许愿,脑子里想的还是方才那个小道士说的话。

    拜过观音菩萨之后,宋鸾便准备回厢房歇息了,恰巧在殿外碰见了两位和尚,她心下一动,上前对两位师傅行了个礼,旋即问道:“小师傅,敢问寺里是否有名年轻的道士?”

    “此乃佛寺,怎可能会有道士呢。”

    宋鸾神情恍惚了一下,那她刚刚见到的是谁呢?她苦中作乐的想,这种深不可测的高人都很神秘。

    她轻声道谢,昏头昏脑的回了厢房。

    寺庙里准备好的屋子还很简陋,宋鸾胡乱洗了把脸便爬上了床,盘着腿坐在靠墙的角落里,她仔细想了一遍小道士最后说的那句话。

    宋鸾想明白了,人设崩不崩的界限很模糊,只要她在赵南钰跟前表现的和原主差不太多就应该算没崩。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山中夜里冷,宋鸾足足盖了两床被子才觉得暖和,沉甸甸的被子压的她喘不过气来。宋鸾已经很久不曾做梦,这天晚上又梦见了曾经梦过的那个女人。

    她病入膏肓的躺在床上,曾经美艳的那张脸上暮气沉沉,明媚的双眸毫无生气,她身上穿着宋鸾最喜欢的那套石榴色的裙子。

    和上次的梦不一样,这回梦中的赵南钰身形憔悴,消瘦的不成样子。

    他抱着床上的女人,凑近她的耳畔,不知在低声呢喃些什么。

    宋鸾觉得赵南钰那副样子像是快要哭了一样,他的眼中几乎被扭曲、暴戾还有悲伤占满,他看起来已经不像是个正常人了。

    床上躺着的女人张了张嘴,和他说了一句话,赵南钰的身躯几乎石化了。

    宋鸾居然望见他掉眼泪了,金贵的眼泪从他脸上一闪而逝。

    她心里闷闷的,很难受。

    宋鸾醒过来的时候,抬手抹了把脸,发现她原来也哭了。她知道梦里面的女人是她自己,而不是原主。

    大概是她在崩人设之后,这具身体渐渐被腐蚀吞咽。

    这更加坚定了宋鸾决定要按照原人设走的心,她只要将原主刁蛮刻薄理不饶人的性格表现就足够了,至于给赵南钰戴绿帽子的事,她不会做的。

    宋鸾望了眼窗外,天刚刚亮,她艰难的从被子里爬出来穿戴洗漱好之后,被庙里的小和尚领过去吃了斋饭。

    用过早膳之后,她们一行人便打算回府了。

    下山时,宋鸾碰见了个熟人,她的好妹妹宋瑜。

    她们姐妹两个上回见面还是在宫里,打那之后宋鸾就再也没见过她这个妹妹,上次知道她的消息还是林姨娘告诉她宋瑜要嫁人的。

    眼瞧着宋瑜现下的模样,一点都看不出来像是马上要嫁人。

    宋瑜瘦的她差点没认出来,气质沉闷,没有多少生气,两人擦肩而过时,宋瑜怨恨的看了她一眼。

    “三姐姐,真巧。”

    宋鸾还以为她不会同自己打招呼,她笑了笑,“妹妹也是来祈福的吗?”

    “是啊。姐姐呢?”

    “我和你一样。”

    宋瑜嘴角泛着冷意,“那便祝姐姐得偿所愿。”

    宋鸾客气的回了一句,“你也是。”

    她觉得宋瑜的眼神像是要把她给杀了,宋鸾觉得宋瑜真是恨极了她吧。

    宋瑜的确恨她,咬牙切齿的看着她离开的背影,那时离宫之后,才回了家她的肚子就疼的快死,足足疼了三天,怎么都看不好。

    最后说什么冲喜才能治好,父母才匆匆忙忙替她说了亲,直觉告诉她肯定是宋鸾为了报复她,使得计谋陷害她。

    快到中午,马车才停在府门前。

    宋鸾昨晚没睡好,方才在马车上又睡了一小会儿,这下精神奕奕,看着四周没人,舒服的伸了个懒腰。

    还没走回自己的小院,便瞧见个小萝卜头冒了出来。

    宋鸾心里有事,见着识哥儿也笑不太出来,在他面前蹲了下来,摸了摸他的头,“你是出来接娘亲的吗?”

    识哥儿点点头,顺便张开了手,想让她抱抱他。

    识哥儿腼腆,在她面前很少会这么主动,好像他生病之后,母子二人的感情才又更进一步。

    宋鸾笑着将他抱了起来,“真乖,没白疼你。”

    她胸中的沉郁之气散了些,儿子真是暖心的小宝贝。

    识哥儿粘着她一个下午,就连睡觉都要抱着她,宋鸾被他缠着没时间想其他事情,更没时间去悲春伤秋。

    晚上用膳时,赵南钰还没有回府,宋鸾和识哥儿一同吃的饭,用过饭后,她便将识哥儿哄睡着了。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轻手轻脚的将孩子抱到隔间的小床上轻轻的放下,替他捏好被角,又在床前坐了良久,宋鸾才缓缓退了出来。

    赵南钰不知何时回来,脱了外衫,听见她的脚步声,转身往后看了一眼,他问:“寺庙里好玩吗?”

    好死不死,宋鸾就想起来了那名道士说的话了。

    她撅着嘴,“我不是去玩的。”

    赵南钰刚从外面回来,手还有些凉,不敢就这么上前去牵她的手,他敏锐的察觉到宋鸾的心情似乎很低落,他随口问:“怎么了?在庙里发生了什么不开心的事吗?”

    宋鸾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玩,眼圈渐次的红了,“死于非命”四个大字就狠狠刻在她的脑子里,挥之不去。

    她低垂眼眸,默默的掉眼泪,啪嗒啪嗒的一滴滴落在自己的衣袖上,泪珠如同流水一般爬满她整张脸。

    她哭起来都是极好看的,润物细无声。

    赵南钰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将她的脸抬了起来,指腹轻柔的替她抹干净脸颊上的泪痕,“谁欺负你了?”

    宋鸾真的不想在他面前哭的,但是她控制不住自己,就是很委屈很难过。

    她吸了吸鼻子,一张口声音都变了个调,话差点也说不清楚,“我下午在家看了本书,那本书里写的人都太惨了,我就很不开心。”

    赵南钰将信将疑,哄着她说:“书里都是假的。”

    宋鸾听见他的声音之后哭的更加大声,上气不接下气的,赵南钰说的她更难过了,这本书里发生的一切都太真实了。

    赵南钰原以为自己最喜欢看的就是她落泪的可怜模样,如今见她哭的停不下来,很是心疼,抱着她,耐着性子哄着她说:“不要哭坏自己的身子。”

    宋鸾抽抽噎噎,眼睛通红,还肿了,她根本停不下来。

    赵南钰无奈,把人抱到床上去,“再哭今晚你别想好受。”

    果然,宋鸾立马收声了。

    赵南钰不想威胁她,只是照着她这么哭法,估计要不了多久宋鸾就要哭昏过去。他出去了一趟,回来之后,脸色凝重了不少。

    赵南钰是不太信宋鸾仅仅是因为看了本就难过的快要死过去,但是方才问过盯着她的人,在寺庙里确实没发生什么事,也没有人欺负她。

    勉强压下心中的困惑,赵南钰回了屋子,一抬手灭了蜡烛。@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宋鸾哭过之后也算是发泄了一通,心里就好受多了,她卷着被子面朝墙壁,没多久感觉到身边多了个人。

    赵南钰在她边上睡了下来,伸出手搂住她的腰,把人从角落里强硬的捞了出来,赵南钰的手指极不安分,三两下解开了她腰上的带子。

    他正打算做些什么的时候,宋鸾转过身,和他四目相对。

    她决定从今天起发扬原主骄纵的性格,就使劲作!作总比死要好。怎么都比死于非命要好。

    而且宋鸾已经有了作的底气,因为赵南钰喜欢她。所以宋鸾侥幸的想,哪怕她娇纵不讲理,男主也不会想着要她的命。

    宋鸾大着胆子将他的手给拍开,“你不要碰我。”

    皎洁的月光照在她美丽的脸庞上,她的眼眶还微微发红,理直气壮拍开他的样子,居然非常的诱人。

    赵南钰舔了舔唇,掐在她腰间的手指更加用力,低唇吻住她的嘴角,丝毫没有将她的话放在心上,只当成了一种情/趣,轻轻一笑,“阿鸾好凶,我都怕了呢。”

    宋鸾在推开她的瞬间,觉得胸口中的沉闷感消散了不少。

    看来,凶一点还是有效果的。

    她真的要走刁蛮任性的贵小姐的路子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