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迷楼 > 娇妻难逃 > 第59章 第五十九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迷楼]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五十九章

    赵南钰那天知道宋鸾怀孕的消息, 只顾着高兴, 询问了大夫需要注意的事项,独独忘记这一桩。

    当初, 他在她身体里下的慢/性/毒/药的确是想一点点的将她折磨致死, 当初他也没想着要给两人留有退路, 现在这算不算是自作孽呢?

    宋鸾忽然觉得身侧坐着的男人脸色变得难看,她转过头看了看他,发现赵南钰的脸有些白, 身躯僵硬,眼眶中爬满了细细的血丝,她好笑的问:“你怎么了?”

    赵南钰甚至不敢看她, 声音沙哑, “没事。”

    他摸了摸她的脑袋,柔声道:“一会儿城门底下会放烟花, 你想不想看?”

    宋鸾双手支着下巴,心情愉快之下两条腿还在乱晃,双眸晶亮,她笑了笑说:“想啊。”

    她还没见过古代的烟花是什么样子,也不知道原来这个世界过年是这么热闹, 烟火气十足。

    “我让你先带你过去。”

    “好。”

    宋鸾也看出他和赵朝似乎有话要说, 刻意支开她。不过她也不太在乎他们兄弟两个要说些什么, 放她自己一个人玩还更自在。

    她站起来, 拍了拍手,“那我便先去看烟花了。”

    赵南钰将他的随从叫了进来, 是一名相貌极度普通的男人,额头上还有一条拇指大小的疤痕,五官凌厉,面相有些凶,他吩咐对随从道:“带夫人去窗台,好生照顾着。”

    “是。”

    宋鸾出去之后,赵南钰沉默了很久都没有开口。

    赵朝皱着眉头,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他固然是讨厌宋鸾没有错,偏见根深蒂固,不是这几个月来她的改变就能消除的。

    而且赵朝也没想到宋鸾会怀孕,他二哥怎么也不像是个儿女情长的人。

    斟酌一番,赵朝开口,低声说道:“二哥,我……”

    赵南钰仰头灌了一杯酒进喉咙,眼神发狠,干净利落的打断他的话,他问道:“你师傅什么时候回京?”

    赵朝哑口无言,他师傅是个云游四海的道士,常年居无定所,就连他也是常常找不到他人的,上回好不容易打探到消息,也只来得及写了封信问了天青解药的事,没等到回信,他师傅又不知所踪了。

    他摇了摇头,踌躇道:“这个我也不太清楚,他老人家很少会给我递消息,但是我之前去查过他留下的医书,可我还是没找到解法。”

    那本是他师傅心血来潮时制的一种毒,甚至之前都没有在人身上用过,故而也没准备解药,只不过赵朝是亲眼瞧见过那味□□在小动物身上的效用,慢慢的抽光生机,萎靡而死,死相痛苦。

    他宽慰自己,宋鸾吃了没有多少,量不多应该还是有救的。不过这救命的法子恐怕也只有他师傅一个人知道了。

    赵南钰捏碎了手中的杯子,锋利的瓷片划破了他的手指,鲜红的血珠一下下滴落,他脸色惨白,五官稍显狰狞,一双通红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赵朝,声音嘶哑,听着都觉得疼,“我问你,你到底有没有办法彻底解毒?”

    赵朝不能撒谎,低着头,轻声答:“只能等我师傅回来。”

    赵南钰低低笑了出声,笑容相当渗人,五指紧握成拳,狠狠的砸在桌面上,他少见的失态了,低声吼了出来,“所以我刚刚才问,你师父有没有回来!?”

    答案是在意料之中,因为赵南钰也一直在找清竹道长,手下能用的人几乎都派了出去,一直都没有消息。

    他的手腕忽然脱了力气,面色颓然的坐在椅子上,微微喘着粗气,喉咙发哑,“会怎样?”

    赵朝愣了一瞬,刹那间没有反应过来二哥这三个字是什么意思,他心里也不好受,看见二哥这副样子更不好受,毕竟宋鸾肚子也是他二哥的血肉。

    他丧着脸,“你知道的,二嫂身子骨弱,身体里的余毒一直靠着药物压制,这孩子多半生出来也会带毒,能不能活,四肢是否健全都是变数,而且…….”

    他忽然停住,没有继续说下去。

    赵南钰喝了口已经凉掉的冷茶,微扯嘴角,“而且什么?”

    赵朝垂下眼眸,声音低沉,回道:“而且即便是二哥你不介意孩子是否康健,二嫂生产时能不能活下来还是个问题。”

    宋鸾气血不足,当年生识哥儿就出了事,这一胎什么样谁也不知道。最重要的是,现在的宋鸾的身体甚至还不如四年前的她。

    看他二哥现在对宋鸾情根深种的样子,怕是接受不了失去宋鸾这件事的。

    赵南钰不说话了,或者是他说不出话来,心脏像是被人狠狠捏住,沉闷阴郁,喘不过气。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他不死心,咬牙切齿的问:“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赵朝答非所问,“二哥,你有多喜欢她?”

    有多喜欢呢?明明曾经那么不顺眼的巴不得她早点死掉的人,现在他就是稀罕的不行。她的骄纵、任性,偶尔发的小脾气都变得很可爱。

    想要牢牢掌控她的人生,让她活在自己打造的世界里。

    她喜欢绫罗绸缎、金银珠宝,那就把这些送到她的眼前。

    “我要她。”赵南钰只回答了他这三个字。

    赵朝吃惊之余还是有些遗憾的,他二哥终究还是栽在宋鸾手里了。

    他抬起眼,直直的望着二哥,嗓音低沉道:“二哥,这个孩子留不得。”

    即便宋鸾安稳的将孩子生出来,也很可能没几个月就夭折,又或许刚落地就没了命,一个刚出生的婴儿是绝对抵抗不了天青的毒性,再多的灵丹妙药都没有办法。

    赵南钰的笑一声比一声难听,“真的没办法吗?我不在乎这个孩子生下来是什么样子,我会好好的养他一辈子。”

    这几天,他也看得出宋鸾心里是有这个孩子的,甚至都学着给孩子做袜子鞋子,连脸上的笑容都多了不少。

    宋鸾本来对他就没有多少喜欢,若是他开口再让她流了这个孩子,她怕是要恨死他。

    赵朝也知道二哥舍不得,他现在已经后悔当年利索的就把毒/药给了他二哥,才造就了现在覆水难收的局面。

    他开口劝道:“二哥,你听我一句吧。”顿了顿,他说:“二嫂的身子骨受不了的。”

    她的毒一日不解,身体就没办法好全。

    无论如何这个孩子都是不能留。

    赵南钰点了点头,神情麻木,“我知道了。”

    比起孩子,他更不能失去的是宋鸾。

    转念一想,被宋鸾恨着也不是什么坏事,她的喜欢不够深刻,恨意总是深刻的,下半辈子都会死死的记住他。

    往后余生,他只会对她一个人好。

    *

    赵南钰果然没有骗她,城门处真的在放烟花。

    夜里风大,宋鸾站在窗台上,绯色的衣摆被风扬起,衣袂飘飘,她觉得有些冷。酒楼底下的街道上站着密密麻麻仰着脸看烟花的人。这幅场景比一般节日还要热闹。

    宋鸾看了一小会儿的烟花,脸就被风吹红了,她靠在栏杆,身后的男人一动不动守在她身边,像个门神。

    她周围的世家小姐们都不太敢往她身边靠近,宋鸾手指冰冰凉凉,搓了搓手,她正打算回雅间去了。

    转过身,她左侧忽然冒出一张熟悉的小脸。

    怀瑾穿了身红衣的衣裳,唇红齿白,那张过分漂亮的脸在人群中特别的耀眼,他正要往她身边冲,却被宋鸾身边强壮的男人给拦住了。

    怀瑾的细胳膊细腿自然拧不过这个凶神恶煞的侍卫,宋鸾咳了两声,“你松开他吧。”

    侍卫这才撒开了怀瑾。

    宋鸾觉得怀瑾此刻看起来仿佛是个无家可归的孩子,每天就眼巴巴的等着她 。

    她走上前,望着他叹了口气问:“你是不是一路跟过来的啊?”

    怀瑾老实的点头,他虽然胆子小,但是挨了打也不会不长记性,“嗯啊!我跟的可隐蔽了,没人能发现!”

    他还沾沾自喜。

    宋鸾笑出了声音,怀瑾无论从哪方面看都像个涉世未深的男孩。

    她走到他跟前,问:“怀瑾,你难道没有自己想做的事情吗?”

    总是跟着她,却没有属于自己的生活。

    怀瑾抿紧了唇角,他本来的家在南蛮,可是哪个家早早就被毁了,被卖之后他已经打算浑浑噩噩的度过一生的。

    可后来是宋鸾把他从泥泞里捞出来的,怀瑾永远忘不掉当年她明媚耀眼的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模样。

    怀瑾也只是想跟着她而已,他平日里嘴巴刻薄,也没有其他的朋友。

    过年这种喜庆洋洋的日子,他也不觉得开心。

    “没有。我也不知道我想做什么。”

    宋鸾蹙眉,“你想念书吗?”

    怀瑾摇头,“我才不要略略略。”

    “那你想不想自己做生意?”

    “这个嘛,好像听起来很不错。”怀瑾记得,阿鸾最喜欢的就是钱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宋鸾闻言松了口气,又问:“你身上有钱吗?”

    怀瑾重重点头,耀武扬威的说:“当然有了,这几年我攒了不少的银子,虽然还是比不上你的小金库。”

    宋鸾开心的笑了笑,“那你开个铺子吧,等以后遇到喜欢的姑娘,娶了她好好过日子。”

    怀瑾装作什么都听不见,低着头看自己的鞋尖。

    宋鸾摸了摸自己尚且平坦的小腹,她说:“怀瑾,我又有宝宝啦,你不必担心我过的怎么样,我把你当朋友看待,自然也是希望你将来能过得好。”

    她着实不想同其他男人再有感情上的牵扯,一个赵南钰已经足够她受得了。

    而且,她为赵南钰悸动过,但是从始至终,对待怀瑾,只是在看待一个不懂事的弟弟,没有男女之情。

    怀瑾抬起头,眼睛瞪圆,一惊一乍,“什么!?你说什么!?”

    宋鸾笑着重复了一遍,“嗯,我又有宝宝了,所以你看我过的还是很好的,你不要担心我,你还小,过好自己的日子才最重要。”

    怀瑾盯着她的肚子看,愤愤不平,他就是讨厌赵南钰,讨厌那个伪君子!他就是觉得赵南钰配不上宋鸾。虽然这两个人站在一起很登对。

    他伸出手想摸摸她的肚子,落在半空硬是给收回去了,生怕把她碰坏了。

    他不满的嘟嘟囔囔,“你看你看,我当初说什么来着!”

    那个时候他就该一鼓作气撺掇宋鸾把和离书摔在赵南钰脸上,现在也就没赵南钰什么事了。

    怀瑾越想越是生自己的气,现在宋鸾又有了孩子,想走也走不掉。

    “好啦好啦,你也别气啦。回去好好想想开铺子的事。”她目光慈祥的看着怀瑾,接着说:“天这么冷,以后出门要多穿一些啊。”

    怀瑾气呼呼的背过身,“你赶我走,我以后再也不要理你了。”

    宋鸾没有去追他,若是怀瑾能听进去她说的话,也算是好事。

    她回去的时候,屋里只剩下赵南钰一个人。至于赵朝,不知道去哪儿了。

    宋鸾不关心他的去处,就连问都懒得问。

    她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往自己的嘴里丢了个花生,边吃边问:“我们什么时候回府啊?”

    赵南钰捏着她的手腕,弄的她有些疼,他的眼眶微红,爬满了血丝,看着有些吓人。

    宋鸾问:“怎么啦?”

    赵南钰喉咙哽住,过了好久才能出声,“没事,你是不是累了?”

    宋鸾说:“是啊,想回去睡觉了。”她絮絮叨叨,话忽然变得多起来,“可能是肚子里揣了个宝宝,这几天睡着的时辰总是比醒着多,而且就连吃的也比之前多了,我觉得我都胖了很多了。”

    赵南钰耐心的听着她说话,一颗心越来越难受,胸口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

    “没胖,还是很好看。”

    宋鸾脸红了红,笑嘻嘻的回:“你说的我都不好意思了。”

    赵南钰勉强笑笑,“不是骗你的,你最好看。”

    眉眼,每一处都是他喜欢的。

    下楼梯时,宋鸾偷偷的握住他的手,赵南钰先是停滞了一下,旋即将她握的更紧。

    时间还早,外边的街道依然热闹。

    他们二人手握着手走在一起,快要走到赵府门前时,宋鸾忽然停下了步子,站定在赵南钰的身前,他背着光,神情不明,她仰着脖子也只能看清楚他的眼睛。

    宋鸾主动扑进他的怀抱中,双手抱住他的腰,轻轻嗅着他身上的味道,闭着眼睛说:“嗯,我今天真的很开心。”

    “谢谢你哦。”

    愿意带她出来玩,还耐心陪着她。

    赵南钰抚摸着她的细发,不等他开口,宋鸾紧接着又说:“如果你以后管我管的不严,还常常带我出来玩,我可能每天对你的喜欢也会多一点点。”

    如果在平时,赵南钰听到她说的这些话,心情一定会很好。可今晚他心情沉重,哪怕是虚伪的笑都假装不出来了。

    他只得回了一个字,“好。”

    赵南钰还没有想好要怎么对宋鸾说孩子的事,可是拖的越久,宋鸾对这个尚未出生的孩子感情就越深。

    宋鸾突然间想,貌似和赵南钰这样生活一辈子也没有那么可怕,如果她能改变他呢?不让他和原书里一样,最后黑化成个变态呢?

    她承认,这个孩子的出现的确打消了部分她离开的念头。@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宋鸾想通了些事情,心胸都宽阔了,顺带觉得赵南钰更好看更顺眼,又白又嫩。

    她踮起脚尖,在他唇上蜻蜓点水般落了个吻,脸皮不够厚,亲完之后脸红脖子粗。

    赵南钰弯了弯唇,笑容里却含着苦意。

    *

    赵南钰这天夜里终究还是没有把流掉孩子这几个字说出口,他在书房里干坐了一整夜。

    第二天,他眼睛通红,看着有些狼狈。

    赵南钰疲惫的走到卧房,打开一个小箱子,里面放着的是他吩咐下人提前做好的小孩子穿的衣裳,手指轻轻抚过,指尖微微颤抖。

    赵南钰表情冷淡的找了个有锁的箱子,把这些刚做好的衣裳全都给锁进了箱子里,这辈子都不会再打开。

    长痛不如短痛,早说对宋鸾更好,他迈开沉重的步子,脚底下似乎灌了铅,一步步缓慢的挪到她的屋子。

    宋鸾躺在院子的摇椅上,身上盖着薄毯,暖洋洋的日光温柔的落在她的脸庞,她神情安逸,仿佛睡了过去。

    赵南钰在她身边坐了下来,并没有叫醒她,安静的看着她,俯下身在她的眉心落下一吻。

    宋鸾睁开眼睛,神色朦胧。

    赵南钰问:“是我吵醒你了吗?”

    宋鸾摇头,“不是,我做梦啦!”

    “做了什么梦,笑的这么甜。”

    “我梦见孩子踢我啦!”

    才两个多月的孩子,怎么会踢人呢?梦也仅仅是梦而已。

    赵南钰低眸,“是吗?”

    宋鸾自己是头一回怀孕,什么都不懂,什么事也都觉得新鲜,她美滋滋的摸了摸肚子,“别看他现在是小小的一个,但我觉得将来他出来了肯定很皮。”

    宋鸾说着便拉过他的手,放在自己的小腹上,兴高采烈的说:“你试试看,他会不会和你打招呼。”

    赵南钰的手在上面停留了好一会儿,“他还不会踢人。”

    宋鸾回道:“我知道,我只是想提前和他打个招呼。多和他说话,他将来才会和我亲近呀。”

    赵南钰再也听不下去,他握着她的小手,那双淡淡的仿佛永远看不出任何情绪的眼眸,满满的沉痛都快溢出,他看着她,那几个字呼之欲出,在唇边辗转,最终,他还是狠下心肠,缓缓说道:“阿鸾,这个孩子我们不要了。”

    他没有问她好不好,就是心意已决。

    宋鸾愣了很久很久,整个人都呆滞住了,“你在说什么?”

    什么叫不要了?

    轻飘飘的一句话,要的是一条命啊。

    赵南钰狼狈的避开她的目光,咽了咽喉咙,声音发苦,他苦涩的说:“这个孩子,真的不能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