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迷楼 > 娇妻难逃 > 第71章 第七十一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迷楼]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七十一章

    赵南钰紧捏着她递来的簪子, 银簪的另一头锋利尖锐,刺穿人的咽喉轻而易举, 他,低哑着嗓子, 问道:“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宋鸾一字一句慢慢的说:“也没有多久, 我乱猜的。”她面带笑容, 神色轻松, “我太难受了, 你帮帮我吧。”

    赵南钰搂着她, 让她贴在自己的怀抱中, 咬牙道:“我不。”

    这个回答在意料之中,宋鸾早就猜到他不会动手的, 她哦了一声, 也没有再说什么。

    她另有打算, 可赵南钰似乎早早就看透了她的心思, 宋鸾身边的所有的尖锐物品都被收了起来, 不给她有任何死的机会。

    宋鸾其实胆子特别的小,还非常的怕疼, 她原本是没有足够的勇气自杀的, 可是钻心的疼痛让她辗转反侧, 没有一刻是舒服的, 迫切想要解脱的心愿给了她死的勇气。

    她翻箱倒柜找遍了各个角落, 都没能翻出个可以用来自杀的东西,宋鸾披头散发的坐在地上, 表情颓废。

    赵南钰进来的时候,她主动的伸出手搂住他的脖子,在他脸上亲了一下,小声撒娇道:“你都不心疼我吗?我求求你了。”

    赵南钰无动于衷,把她抱回床上,盖好被子,望着她的眼睛,问:“今晚想吃什么?”@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宋鸾就像是个泄了气的气球,这两天但凡是说起这件事,赵南钰就故意不理她,还总是避开话题,她踢开被子,“我不吃,饿死算了。”

    饿死也是一种死法,就是不太体面而已。

    “你上回不是想吃烤鹅吗?那就吃这个吧。”摸了摸她的发丝,他接着说:“不过不能吃的太辣,要不然你会受不了。”

    宋鸾很没出息的咽了咽口水,方才在心里默默想过的要把自己饿死的话,已经被吃进狗肚子里了。

    *

    赵南钰用尽了办法,宋鸾的身体没有见到半点好转,愈演愈烈,不靠安神汤根本睡不着,可若是她喝了药,又常常一睡不醒。

    有一回,宋鸾睡了足足一天,还没有醒。

    当时赵南钰脸色极其难看,抖着手探了探她的鼻息,还好,尚有微弱的呼吸。

    这回之后,他便不让宋鸾喝安神汤了。

    赵朝倒是送来了止疼的药,吃过药的第一回,宋鸾惊奇的发现竟然真的不怎么疼了。

    可是赵南钰好像也没有很开心,这药根本没办法根治,且效用有限,用的多了逐渐也就起不了作用,反噬的威力也极大。@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

    春天快要过去之际,赵闻衍的婚期如约而至。

    宋鸾命人给她梳妆打扮,特意换上了漂亮的新衣裳,精致的妆容遮住了她的倦容,赵南钰本不想让她去凑这个热闹,可宋鸾不依不饶,而她也难得这么高兴,他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赵府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热闹过了,成亲当天,来了很多的客人。

    其中宋鸾认得的人,她掰着手指头都数的过来。

    拜堂之后,新娘子便被领到了新房里去,赵南钰身为赵闻衍的兄长自然也走不开,忙于应付各方人马。

    赵闻衍穿着红色的喜服还像模像样,线条柔和了些,眼梢藏着浅浅的喜悦。

    金榜题名、洞房花烛两样他都占了,自然是开心的。

    宋鸾看了一会儿的热闹就觉得累了,连打了个两个哈欠,三夫人对她说道:“你是不是累了?赶紧回去歇着吧。这里有我就够了。”

    宋鸾强撑着眼皮,摇摇头说:“我还能撑,还没看到闹洞房呢,我再等等。”

    三夫人哭笑不得,“闹洞房有什么好看的。”

    儿子大婚,三夫人这一天里脸都快笑僵了,人来人往都得迎着笑脸。

    宋鸾眼睛笑眯眯,“就是觉得很好玩。”

    三夫人让宋鸾坐在榻上,又吩咐丫鬟端茶递水,赵南钰今日把她托付给自己,定然不能让她出了事,亦或是受累。

    她边扇扇子,边说:“我提前同他们都说过了,今年啊不许闹的太过,我记得你和阿钰成亲那年,闹的可大了。”

    宋鸾同赵南钰的婚事,一开始只有极少数人知道内情,当初,那些个表兄弟堂兄弟闹洞房,下定决心要闹的平日冷冷清清的赵南钰脸红脖子粗。

    几个不懂事的少年扒在门边,侧耳偷听。

    屋子里无声无息,他们开始窃窃私语,“怎么回事?”

    “表哥不会洞房花烛夜也不说话吧?平时话少就算了,怎么这种时候还跟个闷葫芦一样。”

    “是啊是啊,表嫂的样貌我可是亲眼见过的,说是天上的仙女也不为过,非常漂亮。”

    又等了一会儿,他们还是没听见动静,有个胆子大的提议道:“咱们撞开门看一看怎么样?把表哥他们吓一跳!”

    “你要死啊,万一他们已经……”

    “不会的,总不可能一丁点声音也没有吧?”

    几双乌溜溜的眼睛看来看去,最后点点头,“我来倒数,三、二、一!”

    脆生生的几位少年将新房的门给撞开了,一群人嘻嘻哈哈,你推我我推你,刚准备说什么,抬起眼瞧见两位新人各自坐在房间的一边,谁也不看谁,谁也不理谁。

    他们的表哥坐在靠窗的案桌前,手里握着毛笔,低头不知在写什么。

    新嫂子早就将婚服换了下来,穿绯色的衣裳,挺直背脊端端正正的坐在圆桌前,见了他们也还是面不改色,继续吃东西。

    少年们发现新嫂子好像是个冷美人,笑都不肯笑一下,眼神冷淡的可以和他们表哥有的一比。

    年纪小不懂事的少年横冲直撞的说:“表哥,怎么离嫂嫂那么远呀!!!我们若是看不到想看的今晚可就不走了。”

    赵南钰皱着眉头,“不要闹。”

    “诶诶诶,这可不行,今儿可不能让你轻易就如愿。”

    赵南钰的眉头拧的更深,细细思索,他有些无奈,“那你们想如何?”

    少年们也不是没察觉到喜房内的诡异气氛,几个人都不敢闹的太狠,“我们想看表哥同表嫂喝交杯酒!”

    赵南钰冷着脸走到宋鸾跟前,缓缓坐了下来,亲手斟满了两杯酒,淡声道:“来吧。”

    宋鸾忍着火气同他一起喝干净了这杯酒。

    “酒也喝过,怎么也要亲一个才行啊!”

    “啪”的一声,宋鸾狠狠的将空酒杯按在桌子上,冷笑一声,相当不满。

    “好了,不要闹了,出去。”赵南钰轻描淡写的说。

    众人讪讪的从屋子里退了出去。关好门后还听见了喜房内传来的争吵声。

    “赵南钰,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想羞辱我吗!?”

    宋鸾听着三夫人说的这些,轻轻笑了两声,原来当年他们成亲的时候还发生过这一桩。

    “女孩子面皮薄,确实不能闹的太狠。”

    “可不是嘛,我这个儿媳瞧着也是个胆子小的,乖乖巧巧听话懂事,只要她心里有阿衍,能好好待他,我这心里的石头就落下了。”

    宋鸾没能如愿看到闹洞房,赵南钰就从大堂中脱了身,找了过来,“时辰不早,回去歇着吧。”

    “哎哟,你别这么冷酷无情,等我看够热闹再回去。”

    “不行。”

    宋鸾气的跺脚,她刚才原是困得要死,硬是熬下来了,偏偏等她不困了,赵南钰又要把她揪回去。

    可烦人了。

    “我就不走,有本事你把我扛回去。”

    赵南钰话不多说,抱着她的腿把人扛在肩上,硬给抱回了自己的屋子。

    宋鸾控诉,“你真粗鲁!讨厌死了。”

    赵南钰按住她胡作非为的手,“嗯,我粗鲁。”

    宋鸾抓了一把头发,很恼火的说:“我还没看见新娘子的模样呢。”

    藏在红盖头底下,什么都看不见。

    赵南钰半蹲在她面前,替她脱了鞋袜,“明日你就能看见了。”

    新媳妇是要过来见人的。

    宋鸾被他堵的无话可说,喝过药卷着被子背对他,本来不觉得疲倦,躺在床上没多久就陷入沉沉的昏睡中。

    翌日,新妇前来敬茶、

    赵闻衍的妻子也算貌美,亭亭玉立的小姑娘,明眸皓齿,乖巧守礼。

    小姑娘怯生生的唤了她一声二嫂,她应了声将提前准备好的大红包递了过去。

    三夫人坐在一旁咳嗽了两声,问:“昨晚可有累着?”

    小姑娘脸红了红,回道:“不曾。”她连忙解释,“是夫君体谅我。”

    她年纪太小了,才刚刚及笄。

    三夫人想的很开,没圆房就没圆吧。俩人都不大,慢慢来就是了。

    阮笙小心翼翼的看着宋鸾,二嫂名不虚传,长得真是漂亮啊。

    宋鸾也察觉到她的视线了,猝不及防对上她的眼睛,调皮的对她笑了下,“我好看吧,你才会一直盯着我看。”

    阮笙当场被捉住,羞了个大红脸。

    宋鸾心想,这个弟媳真的好可爱哦。谁不喜欢可爱的女孩子呢?没有人。也难怪赵闻衍那种坏脾气傲娇男孩都忍不住要怜惜她。

    *

    宋鸾同阮笙相处的不错,看样子阮笙也还比较喜欢她,常常到她的屋子陪她说话解闷。她心情倒是不错。

    可是赵朝的止疼药已经开始不管用,胸腔中的疼痛只消停了不到半个月,便又卷土重来,而且这次的痛是之前加起来百倍。

    宋鸾已经下不去床了,赵南钰也不许旁人来看她,他一个人守在她床前,用手帕替她擦汗。

    她彻夜难眠,活着成了一种煎熬,就像是她曾经梦见过的画面一样,只是那个躺在床上的女人成了她。

    阮笙好不容易能来看她的时候,宋鸾面色苍白,好像随时都会倒下,她靠着枕头,和她说话都要耗费很大的力气,只要一使力气,只会更疼。

    她眼眶已经湿润,“笙笙,你帮我一个忙好吗?”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您说。”

    “下次你过来,带把刀送给我,好不好?”赵南钰不肯杀她,可是她却不想活受罪了。

    阮笙流着眼泪拼命摇头。

    宋鸾扯出抹难看的笑,“你看我现在的样子,活着反而更痛苦,我不想骗你,我要这把刀就是想死。”她又道:“你不答应也没关系的。”

    她也不想为难阮笙,只是无路可走了。

    阮笙哭哭啼啼左右为难,不知怎么办才好。

    赵南钰就是在这个时候走进来的,看都不看阮笙一眼,直接叫她出去。

    宋鸾微微遗憾,她以后怕都是见不着阮笙了。

    “你不要迁怒她。”

    “她如果真的给你带刀,我亲手杀了她 。”

    她知道,赵南钰向来说到做到的。

    宋鸾夜里疼的狠了,就张开嘴狠狠的咬他的肉,赵南钰手腕上已经被他留下了好几个牙印,可他就是个不怕咬的怪物。

    “我睡不着,我不行了,你让我死吧。”宋鸾痛的满头大汗,双眸通红的盯着他,神志不清之下说出的话异常伤人,“我恨你,为什么我要承受这些?你干脆的给我一个解脱吧!”

    赵南钰在她后颈劈了一下,宋鸾这才能好好的睡。

    他的心早早就痛的麻木了。

    宋鸾越来越瘦,抱在怀中都硌手,每天也吃不了多少东西,现在就算拿把刀给她也已经没用了,因为她已丧失自杀的力气。

    她靠在赵南钰的怀中,气若游丝,“赵南钰,求求你心疼心疼我,我这样活着真不如死了,你就当做一件好事,行不行?”

    “你不是喜欢我吗?你是骗我吧,你舍得看你喜欢的人在受这种折磨吗?”

    宋鸾本来不想哭,惨的她自己都控制不住眼泪,不断的往外涌。

    她仰着脖子,在他的唇上落下个轻柔的吻,“好不好嘛?”

    “是你下的毒,你后悔算什么?!杀了我好不好嘛?”

    赵南钰喘不上气,脑子钝痛,眼眶泛酸,他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宋鸾说完这些话又在疼痛中昏迷了,再次醒来已是黄昏,“吱呀”一声门响,赵南钰牵着识哥儿的手走了进来。

    宋鸾那一刻,心口松了松,她知道,赵南钰已经决定放过她了。

    赵南钰松开识哥儿,哑着嗓子,“去跟你母亲说说话。”

    识哥儿眼睛红肿,看样子已经哭过了一通,宋鸾握着他,“又长高了呢。”

    识哥儿想抱她又不敢碰她,黑白分明的眼珠执拗的盯着母亲看,生怕一闭上眼就再也见不到母亲了。

    宋鸾唯一欣慰的大概只有识哥儿了,他没有因为自己而瘸了一条腿。

    “要好好念书,以后不要总不理人,不要像你父亲,板着脸一点都不可爱。”

    “娘……”

    “还有,虽然我要你好好念书,但也不想你成为一个书呆子,还是要结交几个玩伴的呀,我们识哥儿这么可爱,肯定有很多人喜欢的。”宋鸾缓缓的说。

    识哥儿哭了,宋鸾用衣袖替他擦了擦眼泪,“不要哭,娘亲最喜欢的还是你。”

    她没什么精神继续说下去,赵南钰把林嬷嬷叫了过来,让她将识哥儿抱了下去。房门关上的那一刻,把最后一束光也关在外面。

    赵南钰往前走了两步,他托着宋鸾的背,把人扶了起来。

    宋鸾懒洋洋的靠在他的胸口,神情安详。

    男人从袖子里掏出一把匕首,握着柄端,微微发抖。

    宋鸾轻阖上眼眸,气息虚弱,“我不怪你。”

    和她梦见过无数次的画面一样,赵南钰会一刀捅穿她的心脏。剧情从来不肯饶过她一星半点。

    恍惚之中,宋鸾觉得有晶莹的水珠落在她的脸颊上。

    暖光映照着他白皙的脸庞,泪珠一闪而逝的滑过。

    他的双臂将她勒的死死,叹息道:“很快就好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