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迷楼 > 娇妻难逃 > 第80章 第八十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迷楼]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八十章

    赵南鈺胸口好似被一把利剑穿透, 直刺心脉,四肢泛冷, 眼睛血红, 他捂着胸口, 另一只手强撑着床沿, 喉头发腥, 终究还是抵挡不住喉咙口出的血腥之气, 一口血吐了出来。

    宋鸾大惊失色, 扶着他, 着急忙慌的问:“你怎么了啊?!”

    赵南鈺看了一眼她, 唇角蠕动,没说出话来之前就昏了过去。

    他睁开眼,就被一片血给糊住了脸, 耳边是激烈的厮杀声,他身边不断有提着剑的士兵往前冲锋陷阵。”杀啊!“带头的将领身上的铠甲之上全部都是血,已经看不出原本的模样。

    赵南鈺发觉他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提起剑斩下身侧之人的头颅,身后的副将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你你竟然公然叛主!?与乱臣贼子为伍!“

    他冷笑一声,抬起剑又将副将的心脏给刺穿,他眼神冷漠,吩咐道:”把城门打开。“

    守在京城里的近万的亲军都早早就成为了他的麾下, 随从听令,即刻将城门给打开了, 一众杀红了眼睛的将士们齐齐的涌了进来,势如破竹,迎着刀剑一路杀到了皇宫城之前。

    男人身黑衣,苍白的脸上溅着新鲜的血,杀气腾腾,手里握着剑柄,尖刃慢慢从地面划过,眼神冷冽的望着城楼上的人。

    昏君当道,守卫皇宫的禁卫军也摇摆不定,禁卫军统领同起兵造反的西南王乃是世仇,即便是他今日投诚,将来的下场也会无比惨淡。

    统领将面色死白的小公主抓到了城楼上,紧紧绑住她的双手,低声在她耳边道:“委屈您了。”

    公主驸马伉俪情深,成婚多年,感情如蜜。若说能让这位冷酷无情的世子手下留情的恐怕只有小公主的了。

    统领其实也不想真的杀了小公主,他只不过想保住自己的命罢了。

    他高声对底下的人说道:“世子爷,您若是再敢往前一步,我便杀了她。”

    横亘在小公主脖子上的刀往前递进了几分。

    世子爷勾唇一笑,问身侧的随从要了弓和箭,抬手,对准了城墙上红衣飘飘的女子。

    赵南钰瞪大了眼睛,亲眼看着另一个自己,毫不犹豫的将箭射了出去,准头极好,直中心口。

    大抵所有人都没想到素来宠爱妻子的世子爷,会这般冷酷无情,毫不犹豫的射杀了自己的妻子。

    小公主从城墙上高高推下,身子不断的往后坠落,砰的一声,重重落地,脑后流出涓涓的血液。

    赵南钰望着那张和宋鸾一模一样的脸,望着拿着箭亲手杀了她的自己,大声的嘶吼,“不!”

    可是没有其他人听见他的声音,包括他自己。

    世子爷甚至连妻子的尸体都没有看一眼,绷着脸对身后的将士们道:“给我杀,通通杀光。”

    他是西南王最疼爱的儿子,也是西南边陲最得民心的世子。他有大业,绝不会为小情小爱所阻拦。

    大军压境,禁卫军终究是抵挡不住。

    金黄璀璨的皇城已成了一个炼狱,到处都是尸体。每一处似乎都被血洗过一样,甚至大雨都冲刷不掉。

    世子爷脸上的血已经凝结成深红色,唇红齿白,寒气肆虐,他早就杀红了眼睛,副统领支支吾吾欲言又止。

    他冷眼瞥了过去,“有什么话你直接说。”

    “公主的尸体……还……还在城楼下,要怎么处置……”

    这么多年,都道他们是神仙眷侣。

    一个天真善良,一个文雅俊秀,从不曾吵架过,到哪里都是恩恩爱爱。

    西南王起兵造反之前,也还担心自己最疼爱的儿子会不会被儿女情长所累。

    但他做的这般的绝,也超出西南王的想象。

    不过这样也好,为帝王者,终是薄情者。

    儿子有种心智手段,这天下也该是他的。

    他的唇角抿成了一道直线,脸色顿时难看了几分,咬牙切齿,“我亲自去看看。”

    暴雨初歇,只下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地上的血水细细的流,小公主闭着眼睛,安详的躺在地面上,她的头发上手上全部都沾满了血,那张异常漂亮的脸,也被血水弄脏了。

    她身上穿的是纹绣精致的嫁衣,装扮华丽,似乎是特意上了妆,就像嫁给他的那天一样。

    世子还记得,她嫁给他的那天,就穿着这身衣裳,脸上挂着甜甜的笑容,脸颊飞红,耳朵也通红通红的,一双手紧张的揪着自己的衣袖,袖口都被她给抓皱了。

    心里明明怕的要死,但是还非要装的很强悍很厉害。

    她说:“我可不管你是谁,我是父皇最疼爱的女儿,若你敢对我不好,我就让父皇杀了你。”

    “公主好凶啊。”

    小公主又被他这几个字给逗红了脸,转过身去,趾高气扬的哼了哼,“你怕了就好,谅你也不敢欺负我,我可是真真正正的金枝玉叶!”

    她是娇纵的,天生受尽了各种宠爱。

    是皇帝皇后被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小姑娘,毫无心机。

    这些年,他的确喜欢过她。

    但,即便今日不杀她,大局已定,小公主活着也是会恨他一辈子。

    就这样让她干干净净的离开。

    也是一桩好事。

    前朝公主这个身份是祸端,赵南钰知道她绝不会委屈自己,死了反而更好。

    死在别人手里,还不如让他亲手送她了断。

    他蹲下身子,漆黑的眼珠子盯着早就没了呼吸的她看,小公主的胸口上还插着那羽箭,他抬起手,亲自拔了出来。

    雨水将她的脸打的透湿,他看了良久,缓缓直起身子,背过身去,闭上眼眸,“葬到定陵,等本王百年之后,同我合葬。”

    赵南钰仅仅是看着这一幕,心疼的就已经麻木了,他不敢相信自己怎么舍得对她做这些。

    他那么的喜欢宋鸾,舍不得看她疼,舍不得看她难过,怎么舍得杀了她?

    画面一转,赵南钰又看见了宋鸾,她又成为了他的妻子,脸上挂着不屑的笑容,眼神讽刺的看着他。

    宋鸾似乎很讨厌他,甚至连多说一句话都不肯。

    而他自己也不怎么待见这个妻子。

    两人最长的时候三个月都不曾见过面,他赵府外还有一座宅子,他不愿意回府便歇在外边。

    而宋鸾对他的厌恶也溢于言表,每次叫他都不肯好好说话,言辞犀利,嘴上从不肯饶他半句。

    不仅如此,宋鸾红杏出墙,不断的招惹其他的男人,却从来不正眼看他。

    她甚至要为了其他男人同他和离,赵南钰终于忍不住,对她下了剧毒。

    宋鸾临死之前,他心情很好的去看了看她,被毒折磨了好几年的她骨瘦如柴,甚至连起床的力气都没有了。

    赵南钰看见自己拿出了匕首,冷笑着捅进了她的心窝,他甚至嫌脏,丢了匕首,用手帕擦干净手指,

    在她的屋子外边泼满了油,火光映照他冷漠的脸孔,赵南钰笑了笑,轻轻一丢,将手里的火把丢了进去。

    火势迅速猛烈起来,熊熊烈火将她烧了个干净。

    赵南钰已经分不清这是梦还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他不敢信自己竟然又杀了他一次。

    再一次目睹宋鸾的死,赵南钰已感知不到疼痛了。

    他眼眶猩红,看着那个杀了人之后忽然又后悔的男人。

    另一个他似乎想起了什么事,望着一片废墟掉下了眼泪。

    然后,赵南钰就又望见了自己抖着手将痛不可遏的宋鸾杀死的画面。

    他将宋鸾抱在怀里,双手颤抖,脸颊上划过几滴泪,即便是心如刀割,却因为见不得她疼,而将她杀了。

    这已经是第三次了。

    整整三回,每回都像是在剜他自己的心。

    赵南钰的眼前忽然出现一个陌生的男人,他穿着道袍,嘴角含笑,“你都记起来了吧。”

    赵南钰脸色煞白,喉咙酸的发不出任何声音。

    年轻的男人,微微一笑,“你还记得公主临死之前说的那句话吗?”@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他看见了,她被自己穿心之前似乎是说了一句话,但是他没有听见。

    面容俊秀的道士好心提醒他,“小公主说生生世世都不想再遇见你,若是遇见也绝不会爱上你。”

    “若是爱上,她便不得好死。”

    这是她对自己的惩罚,罚自己识人不清。

    赵南钰的脸彻底丧失了血色,嘴唇发白,声音空灵,“所以呢?”

    “而你功成身就之后,求的是和她的来生来世。”道士笑了笑,“你太固执,故而的确求得了来世。”

    却是次次都不得好死,不得圆满。

    赵南钰绷紧了背脊,心口痛,痛到他站不住。

    道士继续说:“我实在不忍心见你们再继续相互折磨,便帮了你们一把。”

    “她永远都不会爱上你,或许会喜欢上其他的男子,唯独对你再也不会有男女之情,只要她不爱你,就再也不会落得个不得好死的下场。”

    所以,赵南钰如果想长长久久的得到她,就不能痴心妄想她喜欢他。

    这也是他的报应。

    几世的报应。

    爱和得到永远不能两全。

    而他还要担心宋鸾在往后余生的日子里会不会喜欢上其他的男子。

    赵南钰每次杀了她之后,才能认出她,认出这个他寻寻觅觅了很久很久的爱人。

    只有在杀死她之后,赵南钰才能想起来一切。

    *

    宋鸾守在床前,直打哈欠,她真的很困了,困的倒头就能睡着。

    可是赵南钰还没醒,嘴里喃喃,压根听不清楚在念叨什么。

    深夜里,大夫都来格外的慢。

    大夫匆匆忙忙的拎着医箱赶到府上,探过脉象之后,答道:“大人这是急火攻心,才昏了过去,吃了药降下火气便会醒了。”

    就这么简单!?

    宋鸾不太相信,指着躺在床上还昏迷不醒的男人说:“可是他还吐血了。”

    大夫啊了声,摇了摇头,念念有词,“不应该不至于啊……”

    他咳嗽一声,“也许是火气太旺盛,才吐血了。”

    宋鸾也不太懂这些,点了点头说:“那我去给他煎药。”

    这种粗活,没有人敢交给她。

    丫鬟替她煎好了药端了进来,宋鸾将药吹凉了些,才往赵南钰的嘴里送,可这个人昏过去都在折腾她,要么是喂不进去,即便是好不容易喂进去了他也会吐出来。

    宋鸾喂了一两次就失了耐心,把药放在一边,伸手捏了捏他的脸,“爱吃不吃。”

    不就是没有说喜欢他吗?就吐血吓他。

    她也想说喜欢啊,可是她发不出声音。

    宋鸾乱七八糟的想着事情,眼皮子直打架,撑不住倒在床沿睡了过去。

    *

    猛然之间,赵南钰睁开了眼睛,转了转眼珠子,发现宋鸾趴在他身上睡着了。

    赵南钰想起了所有事情,想起了他之前做的所有孽,他为了皇图大业,亲手杀了自己的妻子。

    他为了不被情爱桎梏,亲自除掉了所爱之人。

    他的确得到了皇位,也得到了无边的寂寞。

    赵南钰的喉咙还有一股铁锈味,他忍不住咳嗽了两声,尽管声音极低,还是惊醒了趴在他身上的女人。

    宋鸾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你醒了啊。”

    今天赵南钰可把她吓了一跳,吐血后昏迷不醒,请了大夫来看过以后,也迟迟不见他醒。

    宋鸾中途试过给他喂药,死活都喂不进去,拍他也没有反应。

    宋鸾生怕他死了,那一大口血吐出来,吓出了她的三魂六魄。

    在她眼中赵南钰是个强大的不会受伤的男人。

    怎么回事捏!被她亲了一下就吐血了?那她下次就再也不会亲他了。

    赵南钰缓缓坐起来,眸光暗沉,他突然抓住她的手腕,忽然低低的笑出了声音,笑声听着就有些阴森可怕。

    宋鸾看着他,觉得他好像又更疯狂了些。

    她摸了摸他的额头,有点担心他,“你怎么了啊?还不舒服吗?”

    赵南钰望着还什么都没想起来的她,笑了下,轻声的说:“我没事。”

    刚说完这三个字,他一口血又吐了出来。

    宋鸾手忙脚乱的找出手帕,替他擦干净唇角的血迹,“你这……这到底是怎么了啊!”

    火气到底是多大啊!动不动就吐血。

    赵南钰是心口疼的受不了才吐出来。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他已身在地狱,尽管纠缠了这么久,赵南钰还是没打算放过宋鸾。

    宋鸾是她的。

    只能是属于他的。@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若是宋鸾将来会爱上其他男子,新晋的探花郎也好,文雅的青年才俊也罢,光是想想,赵南钰都遏制不住想杀人的欲望。

    宋鸾穿了件单衣,领口微开,白皙的肩头半露在外,神色懵懂而又无辜。

    赵南钰抱紧了她,眼神阴郁,“我放不下你。”

    你不能走。

    不能爱上别人。

    不能离开他。

    赵南钰再也不想一次又一次杀了她,然后自己活在无尽的痛苦中。

    宋鸾被他掐的有点疼,“你心情不好。”

    男主就是了不起。

    心情不好就来欺负他。

    好气哦。

    赵南钰笑了笑,“嗯,的确不太好。”

    最后宋鸾也不太好了,生病了的赵南钰勇猛非常,精力旺盛到让她招架不住。

    腰断了,腿被死死架在他的腰间。

    哭的力气都没了。

    赵南钰低头吮去她眼角的泪珠,掐着她的腰,大张大合,耳边是那句“她也会想起来的。”

    赵南钰的五根手指细细的插/入她的发丝,低声呢喃,“不要想起来。”

    “我最喜欢的人就是你了啊。”

    “我会很疼你的。”

    已经入梦的宋鸾已经听不见这些话了,怀中的人儿瑟缩了下,哼唧两声,伸出胳膊紧紧抱住他的脖子,在他身上蹭了蹭,舔了舔唇,“啊,你身上好暖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