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迷楼 > 娇妻难逃 > 第67章 第六十七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迷楼]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六十八章

    宋鸾自己真的没有多大的感觉, 甚至吐血的瞬间, 她心里松了口气, 总算不用战战兢兢提心吊胆怕这怕那的了。

    赵南钰的确下了毒,她躲不开的命运如期而至,真正面对这一刻时, 她反而淡然了。

    不过宋鸾的求生欲真的很强,她不想死, 无论在哪个时代她都不想死, 人生那么的美好,她也还有很多事都没有做,甚至都没有好好谈个恋爱,真的舍不得就这么死去。

    她半靠赵南钰的身上, 甚至还有力气对他笑笑,“我今天估计是回不了娘家了。”

    呼吸不上来, 心口钝钝发痛, 曾经只在书里看过的天旋地转的感觉, 此刻她清晰的感觉到了。

    手脚冰凉, 浑身也没什么力气。她眼角湿润了, 小手可怜巴巴的揪着他的衣袖, 摇了摇他,声音越来越小, “我不想死。”

    真的不甘心啊。

    为什么是她呢?看了个书而已莫名其妙穿书就算了, 还拿了全书中最垃圾的剧本人设!改过自新也不管用,怪就怪在她穿来的时间太晚了。

    宋鸾开始想, 莫不是当初她在《权臣》书底下打了个差评,骂了句又雷又狗血,从而得到的报应?

    她一直都是那么努力的生活,宋鸾越想越委屈,明明她什么都没有做错的。

    想着想着宋鸾就哭了,滚烫的眼泪一串串的滑落,脸颊湿润,眼角通红。

    赵南钰以为她是疼哭的,抱着她,吸了口气,低声哄道:“不会死,别胡说。”

    他也不嫌脏,用衣袖轻轻将她嘴角的血都给擦干净了。

    宋鸾被他抱进了屋子里,她知道他心里大抵也是很难过的,他的眼眶中爆满了血丝,脸上血色全无。

    这样一个事事胸有成竹的男人,原来也会惊慌失措。

    宋鸾那口血吐的突然,她觉得似乎吐出来之后,胸口反而没有那么闷了,当然了,她也没力气了。上下眼皮子都在打架,昏昏欲睡。

    赵朝才刚刚替她把过脉,不用他二哥吩咐,他立马道:“我去配药。”

    当然他配不出解药,只得开些舒缓的药物罢了。

    宋鸾现在仅仅是吐血,而后会渐渐疼痛,毒素会慢慢浸透她的器官,腐蚀她的肺腑。

    发作的时间长达几年。

    宋鸾一躺在床上就睡了过去,睡着了就什么都不用想了。

    她感觉的到赵南钰一直陪在她身边,这个人一直都游刃有余,现在却也束手无策。

    赵朝的师傅他也找了有一年多,就是找不到人。

    每当他好不容易捕捉到点线索,很快就失去踪迹。@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天逐渐暗了下去,宋鸾这一睡就是一天,她胸口的起伏逐渐平缓,呼吸也渐渐平息。

    赵南钰握着她的手在床边坐了一整天,屋内没有点灯,稍显凌厉的脸深深陷进黑暗中,看不清他脸上的神情。

    之前赵南钰给她喂过一次药了,宋鸾倒是很乖,迷迷糊糊全都给吞了下去。

    又过了很久很久,宋鸾总算睁开眼睛了,她眨了眨眼,缓缓从床上坐了起来,小声抱怨,“好黑啊。”

    “我去点灯。”赵南钰哑着嗓子忽然出声吓了她一跳。

    烛火明明灭灭,并不太亮。不过宋鸾总算能看清楚他的脸了。

    暖灯之下,映照着张暖玉一般白皙精致的脸庞,他身上的衣裳还没有换,洁白的衣袍上还沾着她的血,宋鸾咽了咽口水,“你怎么连衣服都没换啊?”

    赵南钰可是最爱干净了!洁癖很严重,平日里下朝回来就要换一套衣裳。

    “忘了。”

    “那你赶紧去沐浴更衣吧。我已经醒了就没什么事了。”宋鸾尽量用平时说话的语气。

    赵南钰点点头,“好。”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宋鸾听着水声,心情复杂,屋子里药味浓重,她掀开被子下了床,穿上鞋直接朝外间走了出去,果不其然,一片狼藉。

    书架上的花瓶被打碎了好几个,书桌混乱,看样子也没人进来收拾过。

    赵南钰换好衣裳出来没见着她的人,目光一顿,朝外走去,望着单薄的背影,收紧下颚,神色深沉。

    她的背影空灵,仿佛随时都会离开。

    “怎么下床了?”他问。

    宋鸾笑了笑,“我又不是玻璃做的。”她用一种无关紧要的的语气说:“不就是吐了口血吗?补回来就是了。”

    她的心态真的好好!棒棒哒!

    赵南钰牵着她冰凉的手,一下一下轻轻触碰着,“进去吧。”

    宋鸾站着没动,闻着他身上浅浅的清香,指着地上的碎片问:“你下午发脾气了吧?”

    架子上的花瓶她记得很值钱,当初逃跑的时候,她还动过要不要一并带走的念头,后来因为实在太大她才放弃了。

    如今就这么被赵南钰给打碎,她从心里觉得还怪可惜的呢。这都是钱啊。

    赵南钰嗯了声,算是承认了。

    不仅发脾气了,还发了一场大脾气。吓得丫鬟们都不敢踏足这间屋子收拾碎片。

    赵朝告诉他,除了等待没有别的办法。

    宋鸾叹气,惋惜道:“我还没看过你摔东西的样子呢。”

    他永远都能保持镇定,至少在明面上云淡风轻,看不出一丝不妥之处,哪怕是真的生气,也只会暗中使些手段折腾人。

    赵南钰唇畔微微上扬,想笑又笑不出来。

    宋鸾转过身,仰着头才能看清楚他的五官。

    他是好看的,哪哪儿都好看,白玉无瑕尽善尽美。

    “阿钰。”

    她已经很久很久没这么叫过他了。

    赵南钰轻抚着她柔软的发丝,问:“你说。”

    “下次砸东西也不要砸这么贵的。”她有点心疼。

    赵南钰微微怔住,没想到她现在还在说些无关紧要的话。

    “好。”

    宋鸾睡了一天,这会儿自然不困。她卷着被子在床上滚来滚去。

    赵南钰看着她把自己裹成茧的模样就觉得好笑,把人从里面拉了出来,“喝药吧。”

    “赵朝配的药吗?”

    “嗯。”@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他师傅是神医吗!?”

    “嗯。”

    好的,喝药。乖乖喝药。

    四舍五入,神医的徒弟也是神医!

    都不用哄的,宋鸾端着碗仰着脖子一口气把药给喝了个干净,完全当成了水在喝。

    不过赵朝配的药真的好苦,她五官都皱在一起,还有点恶心。这药比她之前喝过的所有药都难喝。

    果然,神医就是与众不同啊。

    “诶,你陪了我一天,自己的事是不是还没有忙?你赶紧去忙吧!不用管我。我很好。”

    宋鸾什么都没问,她猜在她穿越过来之后,赵南钰还是继续有在下毒的。

    她好像什么都知道。

    她有点可怜她自己,又可怜赵南钰。

    男主喜欢上她了,可是她就要被他弄死了。

    命运弄他们。

    宋鸾对原主的死法记忆尤深,匕首的尖锋对准她的心脏,匕首的手柄是握在赵南钰那一头的。

    啧啧啧,想想都好疼。

    她上辈子可能是挖了男主的祖坟并且把他的尸体拿出来鞭笞了,这辈子才会惨遭这些。

    太惨了,惨绝了。

    以后有人敢在她面前哭惨,她就把这段故事印刷出来摔在那人的脸上。

    赵南钰纹丝不动,深沉的目光看的她心里发毛。

    “你先休息。”

    “可我不困。”

    “那也得休息。”他执拗道。

    宋鸾忍无可忍拿拳头锤了他一下,“那你怎么不休息啊!?”

    赵南钰唇角上扬,“是你让我去忙公务的。”

    宋鸾昂首挺胸看着他,“那好,我改主意了,你不许去。”

    “好啊。”

    她傻傻不自知,正中他怀。

    宋鸾哼了哼,躺在床靠里的位置,干脆用后脑勺对着他。

    *

    上回宋鸾低声下气哄来的回娘家的机会又泡汤了,赵南钰把她看的死死,身边无论何时都守着人。

    多数时候,是赵南钰亲自陪在她身边。

    他或许一个字都可以不说,仅仅握着她的手腕就足够了。

    而宋鸾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常常咳嗽着就咳出了血,她都不敢让赵南钰望见她手里头带血的手帕,他的眼神实在太过骇人,阴森恐怖至极。

    男主本身就是极度阴暗的性格,宋鸾真怕他当场黑化。

    可是随着她咳嗽的次数越来越多,咳血的事就瞒不住。

    不过好在赵朝的药开始起效,宋鸾咳血的次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

    她被看管的没有半点透气的机会,早就被憋的半死了,这天趁着天气好,赵南钰又不在家,呼啦啦自个儿做了个风筝,在院子里放了起来。

    跑了两圈之后,满头大汗,气喘吁吁。

    风筝飞的太高,线在一半就断了,她画的老虎风筝便落在了墙外。

    宋鸾下意识想爬上墙头,把院外榆树上的老虎风筝给拿下来,刚刚抬起脚,硬生生又给收了回去。

    赵南钰看见了,能把她的狗腿给打断。

    这个男人愈发阴翳,半夜里有时她喉咙干,想爬起来喝口水,一睁眼总能对上他那双清明的眸子。

    漆黑、幽深,缠绕着无数极端情绪的眼眸,直白的看着她。

    宋鸾头皮发麻,心有余悸。

    他的专/制比起从前更甚,不让她吹风不让她使力气,把她当成了个易碎的娃娃。

    宋鸾指使侍卫,“你们去帮我把风筝给捡回来吧。”

    “是。”

    她刚想拿出手帕擦额头的汗,眼前多出了一只手,指节修长,一方素净的手帕递到她跟前,男人叹道:“你啊。”

    请包容一个要死不死的可怜人。

    宋鸾很想把这句话说出来,但赵南钰这些日子的暴躁她都看在眼里,她硬是咽了回去。

    这些日子,她的确没有以前灵活了。

    一切都在朝着原剧情在走。

    老实说,宋鸾不想死在他手里,到最后若真的无路可走,她会默默避开,躲的他远远来迎接死亡。

    男主是个玻璃心,一碰就心碎。

    心碎就黑化。

    到时候万一抱着她的尸体嚎啕大哭不撒手可咋办?

    宋鸾还真的想象不出男主大哭的模样,她忽的笑出声音。

    赵南钰两根手指抬着她的下巴,“心情很好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