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迷楼 > 娇妻难逃 > 第7章 第七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迷楼]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七章

    余晖西沉,外面的天泛着微弱的金光。

    宋鸾悠悠转醒,原本睡在她身边的识哥儿不知道去哪儿了,穿好鞋朝外间走去,赵南钰端坐在窗边,手里握着一杯茶,他背对着她,似乎是听见了她的脚步声,他出声道:“你醒了。”

    宋鸾喉咙有些干,哑着声音回道:“嗯。”

    赵南钰放下手中的茶杯,转过身,朝她看来,解释了一句,“识哥儿去祖母那边用饭了 。”

    “哦。”她低声回,每回和他独处,宋鸾就不是很自在 ,说到底她其实还是有一点点害怕他的。

    赵南钰站起来,一步步超她走来,站定在她跟前,高大的身躯遮住了她眼前的大片光,他比她要高出不少,低眸细细打量着她,抿了抿唇,沉默了一小会儿,他说道:“天气很凉,你还是多穿些衣裳吧。”

    刚睡醒的她只穿了套了单薄寝衣,小脸素净,神情懵懂,似乎是还没怎么清醒。

    宋鸾还有些恍惚,她睡醒时都这样,就是觉得还困,丧失了思考能力,她又回了里屋穿好衣裳才出来,乌黑的细发还随意披散着,她也不会弄复杂的发髻,随便盘了起来插了个簪子便没有去管。

    她以为赵南钰今晚不会过来了,毕竟他从来没有一天踏足过她的屋子两回。所以这里到底有什么还吸引着他!?想不通还真是想不通啊!

    赵南钰看她若有所思,笑了笑,“在想什么?”

    “没什么。”宋鸾迅速回神,反应极快。

    他眼中的锋芒暗了暗,手有意无意的摩挲着拇指上的扳指,他忽然笑了下,说道:“对了,差点忘了跟你说,识哥儿这孩子很喜欢你,前些日子没有带他过来,他还念念不忘,很含蓄的告诉我想来看你,果然,母子连心啊。”

    即便以前她待识哥儿那般不好,只要给他一点甜头,孩子就眼巴巴的看着她了。

    赵南钰这话多半是在试探她,或者是敲打她。

    宋鸾紧握着手,掌心已经冒汗,被他这么专注的看着,她不紧张都难,头皮阵阵发麻,她抬起脸,露出一抹乖巧又讨喜的笑容,“我以前也没发现识哥儿这么可爱,太招人稀罕了,我忍不住就想对他好。”

    “是吗?”赵南钰神色不定,看不出信了她的话没有。

    其实他心里存了五分的疑心,不太信她说的。当然了,如果这是她的真心话,那最好不过了。

    宋鸾的脸有些烫,垂着脑袋,声如蚊鸣的“嗯”了声。

    赵南钰没有细细追问下去,似乎就这么饶过了她,他缓下语气,“你饿了吗?”

    “有一点点。”

    宋鸾其实很不情愿和他坐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她每回只敢盯着自己眼前的那盘菜,也不敢多吃,紧绷着背不能乱动,生怕被他看出什么端倪。

    赵南钰点点头,随后便叫丫鬟摆饭了。

    今晚的菜色尤其丰盛,桌上还摆了一坛子清酒,酒坛子里散发出阵阵清香,宋鸾瞄了好几眼,舔了舔唇,心里头的馋虫被勾了出来。

    她本人还是很喜欢喝果酒的,古代的酒味道闻起来比她之前喝过的还要香,当真是有些馋了。只不过宋鸾的酒量不太好,酒品也不太好。

    她坐在赵南钰边上,也没有去动他手边的酒杯,低头默默吃菜。

    赵南钰这个人细致的可怕,察言观色的本领又是一流,轻而易举就能从她脸上看出来她在想什么,眉头一扬,他问:“要一起喝一杯吗?”

    宋鸾没忍住诱惑,点了点头,心里头小心翼翼,表面上还非要装的理直气壮,高冷的吐出一个字来,“嗯。”

    赵南钰替她倒了半杯的酒,将酒杯推到她面前,“喝吧。”

    他饶有兴致的看着她,想从她脸上看出些蛛丝马迹,赵南钰并不是毫无察觉,外出一趟回来,宋鸾变了不少,他想知道她到底是不是装出来的。

    宋鸾放心大胆的抿了小口的酒,唇齿留有余香,味道清甜,这酒比她想象的要好喝许多,一小口的喝,不知不觉半杯酒都灌进了喉咙。

    烛火昏黄,照在她精致的脸上。原本白皙莹润的小脸慢慢腾起一抹红色,倾世的容貌添了几分迤逦。

    赵南钰默不作声的将她的酒杯给满上了,宋鸾毫无察觉,又灌了自己一杯酒,还小声了说了句好喝。

    几杯酒下肚,她一开始还不觉得有什么,后来发现自己的脑袋是越发的沉,满面红晕,她眼前赵南钰的人影好像也多出了几个来,努力瞪大了眼睛都看不清楚。

    宋鸾迷迷糊糊也意识到她可能是喝醉了,她站起来,双手扶着桌边才能勉强站稳,上半身还摇摇晃晃,仿佛会随时倒下。

    “嗝”,嘴里满是酒气。

    宋鸾一动不动,睁圆了双眼盯着他看,眼角微红,眉头紧皱,在沉思。

    赵南钰被她这样盯着看,竟然也不恼火,轻笑一声,“喝醉了?”

    宋鸾下意识摇头,这副模样看起来有些傻气,“没有啊。”

    除了头晕眼花,她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地方不舒服,脑子也是清醒的!

    她低头傻笑,笑够了便抬起脸,眼中泛着涟漪,闪闪发光的望着他,宋鸾还记得他是将来日天日地的男主,于是她发自内心的夸赞,“你真好看。”

    赵南钰微愣,她忽然朝他扑了上来,双手勾住他的脖子,玲珑有致的身躯紧紧贴着他,朱唇微启,又说了一遍,“真好看。”

    两个人的脸都快贴到一起,赵南钰低下眼眸,她的脸粉扑扑的,肌肤细腻柔滑,他伸出手,指腹在她的脸颊上蹭了蹭,感觉还不错。

    宋鸾喝醉之后胆子都变得大了起来,身上跟没长骨头似的,软软粘着他,好像也一点都不怕他了,又是抱又是摸,漂亮的一双眼睛笑成了月牙状。

    赵南钰有一瞬看呆了,旋即回过神来,怀里粘着的人头一歪,倒在他身上,仿佛睡了过去。

    他总觉得宋鸾有什么地方变了,沉默了一会儿,赵南钰破天荒的将人拦腰抱了起来,迈开步子朝内室走了进去,她还不怎么安分,刚被放到床上盖好被子,两脚一蹬就把被子踢开了,语气不满,连连嘟囔,像是在发脾气,“我热啊热死了,不要被子。”

    赵南钰原本都要走了,听见之后眉头紧蹙,停顿片刻,还是转过身走了回去,默不作声的又将被子给她盖了回去。

    宋鸾又不留面子的给蹬开了,她还觉得不够,双手扯着自己腰带,想把衣服给脱了,偏偏古代服饰繁琐,她一时半会不得解,急的在乱扯,“我热死啦热死啦,烦人。”

    赵南钰静静的站在边上看了她良久,静默良久,坐在床边,替她解开了衣带,将外衣脱了去,她裸露在外的肌肤在月光下更加莹白。

    赵南钰目不斜视,漆黑的双眸中似乎掀不起一丁点波澜,仿佛什么都没看见,神情冷淡,宋鸾似乎在做梦,睡的很不扎实,嘴角动了动,好像在说梦话。

    她的声音太轻了,赵南钰起初还没有听清楚,他俯下身来,仔细听才听见她在梦里都说了些什么。

    “不要杀我。”

    这四个字落在赵南钰的耳朵里,他也只不过惊讶了一瞬。眼前的女人可怜兮兮,小手揪紧了被子,小脸上的表情可怜巴巴的,她看起来是那么的孱弱,他伸手就能掐断她的脖子。

    鬼使神差的,赵南钰轻轻的将手掌搭在她的后颈,一点点掐紧,逼的她抬起头来,宋鸾被他掐疼了又或者是在梦里面被吓坏了,眼角沁出水光,几滴晶莹剔透的眼泪滑了下来,这一幕落在他眼里,只觉得漂亮极了。

    赵南钰轻声一笑,心情像是很好,唇角微微往上扬了扬。

    他忽然低头,冰凉的唇齿慢慢的将她脸上那几滴泪珠给吮了去,难得一次,对她没有那么深的厌恶情绪,唇角逐渐往下,他眼睛一红,发了狠似的在她的嘴角上咬了一口 ,尝到了铁锈一样的血味才算罢休。睡梦中的宋鸾好像也知道害怕,小身板颤了颤。

    赵南钰轻抚着她的背部,渐渐将人安抚了下来。他并没有留下过夜,剪断了屋内的灯芯,踩着夜色从淮水居离开了。

    宋鸾这天晚上睡得不太好,断断续续一直在做光怪陆离的梦,半夜里,她被渴醒了,喉咙干渴,嘴巴还疼。

    她半睡半醒之间,摸着黑下了床走到桌子前,一双手摸来摸去,总算摸到了茶杯,她仰起头咕噜咕噜灌了一杯的茶水下肚,才解了几分的渴意。

    宋鸾也没想到那两杯醇香的酒水后劲居然如此大,差点就不省人事了!!!她记不太清楚自己醉后都做了些什么说了些什么,应该没有很放肆。

    要不然现在也不好好好的坐在这里喝茶。

    直到宋鸾嘴巴越来越疼,她才发现上面细碎的小伤口,用指尖碰了碰,疼的她立马缩回了手。

    哦哟,真的疼死个人了。

    谁干的?!反正宋鸾不觉得是她自己咬破的,她仔细想了一圈,握着水杯的手僵在原地,难不成这是男主咬的?

    她越想越觉得是,哦豁,赵南钰果然是个小禽兽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