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迷楼 > [忘羡]蓝二公子暗恋史 > 第8章 008.多谢兄长成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迷楼] 最快更新!无广告!

    蓝忘机快步往江澄背着魏无羡离开的方向追去,全然顾不上自己身上也有伤,以及“云深不知处禁止疾行”的家规。

    两次交手,魏无羡的身手分明不差于他,为何如此不禁打?早知如此……

    方才魏无羡叫得极惨,最初他还以为有几分夸大的成分,不成想他竟然昏了过去了,难道真的打得那么重吗?

    现在想再多,懊恼再多也是无用,无论如何都要追上去看看,他到底怎么样了。

    远远的,他就听到一行少年的嬉笑声。

    魏无羡道:“于是我们就两个人一起掉到云深不知处境外了!摔得那叫一个眼冒金星。”

    聂怀桑不可思议的道:“……他没挣脱你?”

    魏无羡道:“哦,有试过,不过我手脚并用死死锁住他,他想挣脱也挣脱不了,根本没办法从我身上爬起来,硬得跟块板子似的。我说怎么样蓝湛?这下你也在云深不知处境外了,你我同犯宵禁,你可不能严于待人宽于律己,罚我的话也得罚你自己,一视同仁,怎么样?”

    众少年一阵唏嘘。

    魏无羡继续说得眉飞色舞,他道:“他起来之后脸色很差,我坐在旁边说你不要担心,我不会告诉别人的,这件事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然后他就一声不吭的走了。谁知道今早他来这么一出……江澄你走慢点,我快被你甩下来了。”

    江澄没好气地骂道:“背了你还挑三拣四!”

    魏无羡道:“一开始又不是我让你背的。”

    江澄大怒:“我不背你我看你能赖在他们家祠堂地上一天都不起来,丢不起这个人!蓝忘机还比你多挨五十尺……”

    正在此时,蓝忘机远远的望见一抹白色身影往魏无羡他们那个方向走去,后面的对话来不及细听,当即转身就走了。

    兄长医术了得,有他相助,应当不会有什么大碍。

    蓝忘机独自往相反的方向走,他也没有想好要走去哪里。

    他像是被泼了一瓢冷水,清醒了过来。忽然搞不懂自己方才在紧张些什么,又是为何乱了方寸。

    魏无羡分明活蹦乱跳好得很,他身边从来都不缺伙伴,有人陪他玩闹;受伤了有人背他;有人听他发牢骚;甚至还有人给他当笑话谈资。

    魏婴,这就是你说的,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呵。

    漫无目的地走了一会儿,他还是去了冷泉。

    一泡就是一下午。

    晚间,云深不知处,冷泉。

    蓝忘机正浸在冰冷的泉水中闭目养神,脑海中一片空白,什么也不愿去想。

    那群少年的嬉闹声却犹如魔障一般,挥之不去。

    饶是这般被当做笑话谈资,他却仍是忍不住在思索一个问题:他大概,再也不会来骚扰我了吧,也好……

    忽的一个声音在他耳旁道:“蓝湛。”

    “……”

    蓝忘机猛地睁眼。果然,魏无羡正趴在冷泉边的青石上,歪头对他笑。

    蓝忘机几乎以为自己出现幻觉,心下漏了好几拍,脱口道:“你怎么进来的?!”

    魏无羡慢吞吞爬起来,边解腰带边道:“泽芜君让我进来的。”

    蓝忘机道:“你干什么?”

    随后,魏无羡用脚蹬掉了靴子,一边脱得衣服满地都是,一边道:“我都脱了你说我是来干什么的。据说你们家的冷泉除了定心静性的修行之用,还有去淤疗伤的功能,所以你哥哥让我进来跟你一起泡泡。不过你一个人来疗伤有点不厚道啊。呜哇真的好冷,嘶——”

    蓝忘机登时心头大乱,一双耳垂瞬间绯红,却无法阻挡少年优美的身躯映入眼帘。

    冷泉不像温泉,没有雾气,那少年光裸的身形清晰无比。

    魏无羡的身形修长而匀称,线条完美得仿佛出自上帝之手。肤色白皙干净,映着幽幽的月光,仿佛通体都散发着莹莹光泽,美得仿若神仙遗落在凡尘的麟子。

    他下了水,被冰凉刺骨的泉水激得满池打滚,蓝忘机登时如临大敌,迅速和他拉开一丈距离,声音略有些不稳,他道:“我来此是为修行,非是为疗伤——不要乱扑!”

    魏无羡道:“可是好冷,好冷啊……”

    蓝忘机也看得出他并非有意夸张捣乱,外人的确难以在短时间内适应姑苏蓝氏的冷泉。但魏无羡这么扑腾来扑腾去,扑了他一脸水花,水珠顺着长睫和乌黑的发丝往下滑,忍无可忍,道:“别动!”

    说着伸出一掌,压在魏无羡肩头,往他体内注入灵力,助他暖身护体,顺带祛瘀疗伤。

    蓝忘机心跳得飞快,掌上输送灵力的节奏却是有条不紊。

    姑苏蓝氏的冷泉,虽有祛瘀疗伤的功效,却非外人能使用,需借助正宗的蓝家灵力。兄长为何不直接给他伤药,万一我不在此地,岂非要冻掉他半条命?

    思及于此,蓝忘机若是还懂蓝曦臣的意图,那就枉称蓝氏双璧了。

    这时,魏无羡又往他这边挪了挪。

    蓝忘机立即警觉,道:“作甚。”

    魏无羡无辜地道:“不作甚,好像你那边暖和点。”

    蓝忘机一掌牢牢抵在两人之间,保持距离,严厉地道:“并不会。”

    真是要命!

    魏无羡原本想同他凑得近些,套套近乎好说话,蹭不过去还讨了个没趣,也不生气。扫了一眼他的手掌和肩背,果然伤痕未消,果真不是来疗伤的。魏无羡由衷地道:“蓝湛,我实在是佩服你了。说要罚你还真连自己一并罚,半点不姑息放水,我没话说了。”

    蓝忘机重新合眸,静定不语,艰难地集中精神抵抗着。

    魏无羡又道:“真的,我从没见过像你这么一本正经说一不二的人,我肯定是做不到你这样的。你好厉害。”

    蓝忘机仍是不理他,手抵着他的肩,默默往他体内输送更多更纯的灵力。

    魏无羡不冷了之后,开始在冷泉里游来游去。

    手上的触感消失,心里也跟着落空了一瞬,随即睁开眼,就见眼前一张好看的笑脸。

    “蓝湛,你没听出来刚才我在干什么嘛?”魏无羡已经游到他跟前,笑着道。

    他靠的太近了,近到蓝忘机能看清他的睫毛,顿时心头大乱,根本不记得他说了什么,只道:“不知道。”

    魏无羡道:“这都不知道?我在夸你啊,在套近乎啊。”

    每当魏无羡无事献殷勤之后,总是会发生更不好的事情,蓝忘机不由得提高警惕,看他一眼,道:“你想做什么。”

    魏无羡道:“蓝湛,交个朋友呗,都这么熟了。”

    蓝忘机一直警惕着,下意识就道:“不熟。”

    但说完他就有些后悔了。

    魏无羡拍了拍水,道:“你这样就没意思了。真的。跟我做朋友,好处很多的。”

    蓝忘机面色如常,试图补救道:“比如?”

    魏无羡游到池边,蓝忘机不用想,也猜到他接下来不会说出什么好话来,否则跑那么远,不是怕被打还能是为什么?

    果然,魏无羡背靠青石,手臂搭在石上,道:“我对朋友一向很讲义气,比如新拿到手的春宫,一定先给你看……哎哎,回来啊!不看也没什么的。你去过云梦吗?云梦很好玩儿的,云梦的东西也很好吃,我不知道是姑苏的问题还是云深不知处的问题,反正你们家的菜太难吃了。你来莲花坞玩儿的话可以吃到很多好吃。我带你摘莲蓬和菱角啊,蓝湛你来不来?”

    蓝忘机道:“不去。”

    这人分明就是撩他好玩,说话没一句正经的,可恶至极。

    魏无羡道:“你不要老是用‘不’字开头讲话嘛,听起来好冷淡。女孩子听了会不喜欢的。云梦的姑娘也特别好看,跟你们姑苏这边的好看不一样,”他对蓝忘机一眨左眼,得意道:“真的不来?”

    这哪壶不开提哪壶,瞬间勾起了蓝忘机极度不好的回忆,想起江澄说的“又”,不难想象,这人在云梦时是如何风流的。

    蓝忘机顿了一顿,脱口道:“不……”

    魏无羡道:“你这样拒绝我,一点面子都不给,不怕我在走的时候顺手拿走你衣服吗。”

    蓝忘机一口怒火堵在胸腔内出不来,道:“滚!!!”

    当他险些脱口说出那句“不是人人都如你一般喜欢姑娘”时,他就已经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他看着魏无羡离开的方向,心中忽然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顿时只觉荒谬至极。

    他摇了摇头,像是要把那个可怕的念头摇出去一样。

    然而,无论他怎么摇,也无济于事了。

    因为当天夜里,他做了一个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