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迷楼 > [忘羡]蓝二公子暗恋史 > 第18章 018.所期无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迷楼] 最快更新!无广告!

    又是一年盛夏时节,这次轮到姑苏蓝氏举办清谈盛会。

    蓝忘机和蓝曦臣并肩来到雅室外,蓝曦臣先进去了,蓝忘机则顿足,看着人来人往,许多去年一同听学的少年们也都跟随各自家的长辈前来凑凑热闹。

    “嘿!江兄!”有人大声喊道,随即想起云深不知处禁止喧哗,立马又用手捂了嘴。

    蓝忘机不看他们,他早就瞥过了,魏无羡不在。

    一名少年问道:“咦,魏兄怎么没来?”

    江澄道:“他?与其看他在清谈盛会上打瞌睡丢人现眼,倒不如让他在家野,再说,他从不参加清谈会的。”

    江澄往年也不大参加,但他今年也都十六岁了,毕竟是未来的江家家主,也该跟着一同来参加参加这种场合。

    “哈哈哈哈不愧是魏兄。”有人笑着道。

    聂怀桑道:“而且还是姑苏蓝氏的清谈会,魏兄就更不会来了。他曾经发过誓,说这辈子都不会再来云深不知处……”

    听了这句话,蓝忘机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

    这辈子都不想来……也是,他在这里,不是受罚抄书,就是被打得浑身是伤,再不然就是被罚跪……不愿来,才是合乎常理的吧。

    蓝忘机忽然想到,似乎魏无羡在云深不知处所有糟糕的记忆,都是来源于他。

    藏书阁抄书,是他亲自坐镇监督的,那段时日,魏无羡有多痛苦、有多度日如年,他仍然记忆犹新。

    不久之后,蓝忘机更是还打了他一顿。

    上次在云梦江上,听到江澄踹了魏无羡,蓝忘机都会觉得不悦,可是,当初让门生把魏无羡按在祠堂里打得嗷嗷叫的,不也是他的吗。

    魏无羡总是笑得那么开心惬意,可不代表他不会疼、不会受伤。

    如果……如果当初没有打他,或者,没有逼他抄书……他会不会,愿意来?

    “可惜啊可惜,我还想问问魏兄,怎么见到莳花女的,莳花女,真的有那么美吗?诶怀桑,当时你在场的吧?你看见了吗?”

    聂怀桑道:“我和江兄都在,不过我们因为被扔出来的次数太多,后来都没敢再和他一起进去了,就在园子外等,哎,确实可惜……”

    江澄道:“别扯上我,我一直就没进那破园子。”

    聂怀桑回忆了一下,似乎好像江澄确实没进去,当时魏无羡还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挖苦他,说他没救了,一辈子打光棍来着。

    众少年嘻嘻哈哈,都是少年心性,你一句“又长高了”,我一句“又帅了”,不消片刻,便打成了一片。仿佛又回到了去年一同在蓝家听学的时光。

    蓝忘机听到他们说起莳花女一事,心里更是羞愧、自责、内疚万分。

    心道:他不会来的,他若是知道,这里还有一个对他抱着那种心思的我,怕是下辈子也不愿来了吧。

    蓝曦臣正好和一名门生说完话,就见蓝忘机像丢了魂似的走进来。

    “忘机?你怎么了?”蓝曦臣问。

    蓝忘机神色淡漠,摇了摇头,竟是说不出话来。

    他不说,蓝曦臣一下也猜不出什么样原由,只得道:“不如你先去后厅休息?”

    蓝忘机摇了摇头,没有离开。

    这场清谈会进行得十分顺利,然而蓝忘机却是浑浑噩噩的,一句也没听进去。只是他面上依旧风平浪静,看不出什么变化,而他本来也无需发表言论,只需旁听即可。

    清谈会结束,蓝曦臣大概猜出,蓝忘机的情绪变化是因何而起了。

    只不过,魏公子不来参加清谈会,其实也不是什么出人意料的事情,蓝忘机自己平常也鲜少会去参加其他世家的清谈会,他应当不至于此。

    可如果不是因为这个,还能是因为什么?

    猜不透,便不猜了,忘机也不是小孩子了,许多事情,相信他自己也能想清楚,开解自己……才怪。

    只不过,解铃还须系铃人,蓝曦臣暂且不去管他,去往日常练习清心音的地方,还未走到,就闻一曲熟悉的音律悠然传来。

    是蓝忘机正在弹奏清心音。

    蓝忘机的清心音亦是极为精湛,尤其是这一年来,提升飞快。蓝曦臣举起白玉洞箫,与之合奏。

    许多事情,不必明说,蓝忘机已然想清楚。

    既然他不愿再来云深不知处,那我便远远看着他,只要两个人都活在这世上,那么总有机会见到他。

    三个月后,金秋来临。

    这日,蓝忘机正在云深不知处的草坪上,提着篮胡萝卜喂兔子。

    一名门生走到不远处,见到这一幕,吓得浑身一哆嗦,不敢过来,只好站在那里静静等他忙完,似是有话要说。

    蓝忘机正欲起身,枇杷却不依不饶,小嘴咬着胡萝卜不放。蓝忘机顺手把它托到怀中,脚步沉稳的走向那名门生。

    “蓝、蓝二公子……”

    不怪那名门生如此畏惧,着实是这副模样的蓝忘机,真的令人十分陌生,也十分惊愕。

    蓝忘机神色冷淡的道:“何事。”

    抚摸枇杷的手,却是极其轻柔。

    “呃……那、那个,蓝先生请你过去一趟兰室。”那么门生道。

    蓝忘机道:“嗯。”

    兰室里,蓝启仁正在和蓝曦臣交谈。

    蓝曦臣道:“百家清谈盛会?”

    蓝启仁道:“不错,不论家族大小,他们要求所有修仙世家都要参与。并且,各世家本家子弟都必须参加。说什么是为了检验各大世家教育情况,真是……”

    蓝启仁气得不知道说什么了,胡子都扬了起来。

    且不说他们温家凭什么强制要求各大世家的本家子弟参加,他们各家子弟的教育情况,什么时候轮到他们来检验了?

    蓝曦臣道:“叔父,当忍则忍。我这边没什么问题,忘机的话……”

    蓝曦臣正想说,只要把云梦江氏的报名表单给他看看,他自然会去。

    话音未落,蓝忘机已经走了进来。

    蓝忘机道:“去。”

    蓝启仁瞬间欣慰不已,大感自己这两名得以门生越发出色、懂事了。

    蓝忘机和蓝曦臣二人填完报名表,从兰室出来。

    走出一段后,蓝曦臣从乾坤袖中取出一个卷轴,递给蓝忘机。

    蓝忘机接过来一看……耳垂瞬间绯红,然后飞快的把那卷轴递还给蓝曦臣,一本正经的道:“兄长……给我看这个做甚。”

    蓝曦臣被他的模样逗得笑出了声,他给蓝忘机看的,正是一份云梦江氏报名统计表——简易版。

    虽是简易版,但上面却是有报名者的身高、体重这些基本信息的。

    无需其他,魏无羡三个字,就像一条毒蛇一般,直窜入他的心窝。

    岐山,百家清谈盛会,大会为期七天。

    也就是说,这七天,他都有机会见到魏无羡。

    蓝曦臣离开后,蓝忘机就径直去了冷泉,可一颗心却怎么也平静不下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