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迷楼 > [忘羡]蓝二公子暗恋史 > 第20章 020.百家清谈盛会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迷楼] 最快更新!无广告!

    温旭是温若寒的长子,实力可见一斑,他剑法伶俐,招招直取要害。

    可魏无羡就像是脚底抹了油,溜得飞快,每一次躲闪都恰到好处,没有一丝多余的动作。

    他从容笑道:“温公子,你不要看我累了,就手下留情呀,砍准一点嘛,这么砍下去,可是会很没面子的。”

    “哼,一味躲闪,我倒想看看,你能躲到什么时候?”温旭冷笑道。

    魏无羡道:“嘿,你们家这剑法比赛,有没有时间上限啊?”

    温旭步步紧追不舍,道:“呵呵,抱歉,没有!”

    灵剑几次擦着魏无羡的肢体划过,却都被堪堪避过剑芒,饶是如此,魏无羡仍是受了不少内伤。

    温旭年长他们好几岁,修为原本就比魏无羡高出许多,就算刺不中他的要害,但剑气所形成的压迫力却避无可避,再加上此时魏无羡的灵力已经消耗过大,全凭身手在支撑走位,留存仅剩的少许灵力,以伺机而动。

    但在旁人看来,他仍是一派气定神闲,笑容依旧俊逸潇洒,道:“怎会没有?你们明天早上不辩论了?”

    他说这话的意思,不就是你就算打到明天早上也摸不到我一根毛的意思。

    温旭闻言大怒,飞起一剑直挑向他喉咙。

    “当心!”江澄大喝一声。

    魏无羡反应极快,一个后仰,那剑锋贴着他的鼻尖扫过,脚下也不闲着,顺势足尖又快又准的踢中了温旭的手腕。

    然而,由于此刻力量悬殊,这一脚并没有造成多大效果,反倒是被温旭眼疾手快擒住了他的脚踝。

    避尘出鞘三分,一瞬间的时间,魏无羡已然脱身。

    只不过,他的鞋子被温旭脱了去。

    魏无羡光着一只脚退开数丈,笑道:“想不到温公子还有这癖好,喜欢脱人鞋子,怎么样,好闻不好闻?哈哈哈哈哈……”

    他一边狂笑,一边还朝江澄这边眨了眨右眼。

    江澄本想骂他,但又担心他走神被温旭逮住,于是提醒道:“你别走神!”

    温旭黑着脸,继续发起进攻。

    几番大起大落,但都是有惊无险,蓝忘机的避尘拔出来又塞回去好几回,背上凉凉的,竟是冒了一身冷汗,一颗心更是像坐在过山车上一样。

    场外几人的脸色都十分难看,但看魏无羡的笑容依旧,他甚至有些怀疑,魏无羡是不是故意的。

    他没有猜错,魏无羡就是故意的。

    但他的目的自然不是想让关心他的人担忧,而是为了让对手心浮气躁。

    人的情绪有几个临界点,就连台下的人看了心情都会大起大落,何况是和他对手的温旭?

    温旭一直打不着,心里自然难免有点浮躁,再给他创造几次只差分毫的机会,他的心里就会越发不甘和气愤,如此,浮躁的情绪也会成倍增涨。

    他越是浮躁,魏无羡才越有机会绝处逢生。

    算计温旭的情绪,其实对他自己而言也是极为凶险的,他看得出,温旭根本是招招想置他于死地,只要失手一次,被他打中,必定是非死即残。

    然而这种状态也不能维持太久,魏无羡毕竟之前已经战了一下午,不论体力和灵力的消耗都太大了,而温旭则是养精蓄锐、以逸待劳。

    魏无羡不傻,他并非不知道岐山温氏如此安排比赛的用意何在。

    为了捧温旭。

    剑法比赛分小组赛,每组胜出者可以参加决赛。

    想要获得第一名,那么就要留存足够的体力和灵力。先利用安排好的角色轮流消耗魏无羡的体力和灵力,自己最后上场,轻松取胜。不仅获得小组胜出的名额,还顺手解决了一大难题。

    魏无羡虽非江枫眠亲子,但论实力,在云梦门生中却是首屈一指。也正因他不是世家直系子弟,就算失手误伤或是杀了,也不至于引起太大争议。

    他们一定已经笃定,这场剑法比赛胜出的会是温旭。

    可是,魏无羡这个人,从来都不是谁能够安排或是拿捏的。越是用这种手段逼他服软,他就是偏不服。

    束发的红绳被剑芒划断,一头黑发披散下来,脸色也不知是被黑发映衬的,还是什么缘故,比平常苍白许多。

    他那样子,无端的一抹妖异,蛊惑人心。

    温旭微微一怔,沉声道:“如果你现在认输,我们便到此为止。”

    然而脸色的笑容却丝毫不减,他笑得很轻松,道:“呵呵,我可没觉得我一定会输。不过,温公子若真那么渴望名利双收,不妨好好求求我,我说不定可以考虑一下,让你捡回点颜面。”

    说着,他还朝温旭挑了挑眉,模样好不风流。

    温旭上下打量他,眼中闪过一抹近乎残忍的毁灭欲,随即笑道:“年纪轻轻的,活着不好吗?你既不怕死,那我也不必跟你客气了。”

    魏无羡道:“说的好像你客气过一样。”

    他说话的时候,嘴唇内侧隐约可见一抹嫣红,如果不仔细看,根本觉察不出。

    但是,蓝忘机刚好是那个仔细看的人,他知道那是血,魏无羡,想必已经受了很重的内伤了。

    只是,即使伤得这么重,也一定要笑得像没事人一样吗?

    “魏公子,垂死挣扎有意思吗?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的灵力已经耗至枯竭了吧?”温旭一边从容出招,一边笑着道。

    魏无羡眼中闪过一丝难以觉察的凝重,随即又是一番没心没肺的嬉笑,道:“那可未必,只不过对付你,暂且还不需要用到灵力。”

    温旭刚刚那么一说,众人才愕然反应过来,魏无羡的确已经很久没有使用过需要灵力的招式,全然凭借伸手在与之周旋。

    虽然魏无羡嘴上那么说,但在场的人几乎都可以确定的是,他一定是真的没有灵力了。

    台上的形式瞬息万变,也正如众人所想,魏无羡的躲闪越来越微不可查的在走下坡路。

    忽然,魏无羡胸前中了一掌,身体一轻,手再也握不住剑,整个人被拍得向后飞去,重重摔在一棵树上,喉中一热,骂了一声。

    “魏婴!”

    “魏无羡!”

    蓝忘机和江澄齐齐拔了剑,就要冲上去。

    然而,蓝忘机被不久前赶到的蓝曦臣拉住了。他下意识的要甩开,双目赤红,声音微颤的道:“兄长?!”

    却听蓝曦臣冷静的道:“别急,你看。”

    只见温旭已经飞快的一剑刺向魏无羡,而落在他身后的随便,却是以更快的速度,悄无声息的刺了过来。

    利刃刺穿身体的声音响起。

    从魏无羡被打中,到这一幕发生,仅仅在一刹那间。

    温旭看着倒在树下的魏无羡,怒目圆睁、不可思议。

    随便,正从他背后刺穿,堪堪避过了心脏。然而方才温旭正把全部精力放在了刺出的那一剑上,根本没有留意后方,若不是魏无羡手下留情,这一剑必定是要刺穿心脏的。

    他顿住了,抵在魏无羡喉间的那一剑,却怎么也刺不下去了。

    因为他的颈间,已经套上了一圈泛着莹莹白光的金属丝线。

    魏无羡靠着树干,面上的笑容依旧,只是嘴角流着殷红的血,一滴一滴落到雪白的衣服上,看上去分外妖艳。

    “魏无羡!你怎么样?!”江澄把他扶起,厉声喝道。

    魏无羡微微动了动嘴,说不出话来,有些撒娇意味的摇了摇头。

    他岂止是说不出话,他连眼前的事物都看不清了。

    江澄把他背到背上,火速去找江枫眠求救。

    他们走后,温旭才缓缓回过头,道:“蓝二公子,你还不放开?”

    弦杀术,姑苏蓝氏的秘技之一,为立家先祖蓝安的孙女、三代家主蓝翼所创所传。蓝翼也是姑苏蓝氏唯一一任女家主,修琴,琴有七弦,可即拆即合,七根由粗逐渐到细的琴弦,上一刻在她雪白柔软的指底弹奏高洁的曲调,下一刻便能切骨削肉如泥,成为她手中致命的凶器。

    蓝翼创弦杀术是为了暗杀异己,因此颇受诟病,姑苏蓝氏自己也对这位宗主评价微妙,但不可否认,弦杀术亦是姑苏蓝氏秘技中杀伤力最强、远近皆宜的一种搏战术法。

    蓝忘机收了弦,神色冷淡的看了他一眼,欲转身离去。

    温旭笑了笑,顺手拔了背上的随便,拿在手里把玩,像是爱不释手。

    他吐了口嘴里的血沫,好笑道:“看不出来,冷若冰霜的蓝二公子,和这么一个顽劣的混小子,交情不浅呐。”

    蓝忘机驻足,也不回头,冷声道:“我不出手,你也输了。”

    温旭坦诚道:“蓝二公子观察很仔细嘛。不错,他那一剑,确实放了点水。”

    蓝忘机:“……”

    温旭又道:“啧啧啧,小江公子忍不住要上来救人,我可以理解,只是蓝二公子也这般……我就不能理解了。”

    蓝忘机道:“不过是看不惯罢了。”

    温旭道:“蓝二公子,听我一言,有些东西,哦,不,有些人,你最好不要觊觎,否则……”

    蓝忘机似不欲与他多言,步伐笃定的离开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