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迷楼 > [忘羡]蓝二公子暗恋史 > 第30章 030.轻狂的本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迷楼] 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些被强行召集的世家子弟被缴了剑,只能慢慢往下爬。树藤贴着土壁生长,粗如幼子手腕,很是结实。

    温晁在上面喊了几声,确定地下安全,这才踏着他的剑,搂着王灵娇的腰,悠悠地御剑下来了。须臾,他手下的温氏门生和家仆们也纷纷落地。

    江澄低声道:“但愿这次他要猎的不是什么太难对付的东西。这地方不知道还有没有别的出口,万一妖兽或者厉煞在洞中暴起,这条树藤这么长,说不定还会断,到时逃命都难。”

    其他人也都抱着同样的想法,不由自主仰头看着头顶那个已变得很小的白色洞口,心中担忧警惕。

    温晁跃下了剑,道:“都停在这儿干什么?该做什么还要我教?走!”

    一群少年被驱赶着,朝地洞深处走去。

    因为要让他们在前方探路,温晁吩咐家仆给了他们些许火把。地洞穹顶高阔,火光照不到顶,魏无羡留意着回声,感觉越是深入,回音也越是空旷,怕是距离地面已有百丈之深。

    开道的一行人保持着高度警惕,举着火把,不知走了多久,终于,来到了一片深潭之前。

    这片潭如果放到地面上,那也是一片宽广的大湖。潭水幽黑,水中还突起着大大小小的许多石岛。

    而再往前,已经无路可走了。

    可路已到尽头,夜猎对象却依旧没有出现,连它是什么都不知道,众人心头都是疑云重重,又提心吊胆,精神紧绷。

    没见到他预期的妖兽,温晁也是有些急躁。他骂了两句,忽然“灵机一动”,道:“找个人,吊起来,放点血,把那东西引出来。”

    妖兽大多嗜血如狂,一定会被大量的血气和吊在半空中动弹不得的活人吸引出来!

    王灵娇应了一声,立即指向一名少女,吩咐道:“就她吧!”

    那名少女正是刚才在路上送人香囊的“绵绵”。她突然被点到,整个人都懵了。】

    蓝忘机下意识的看了眼魏无羡,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

    【绵绵一反应过来,真的是在指她,满面惊恐连连后退。温晁见王灵娇点的是这名少女,想起还没机会搞上手,有点可惜,道:“点这个?换一个人吧。”

    王灵娇委屈道:“为什么要换?我点这个,你舍不得么?”

    她一撒娇,温晁便心花怒放,身子酥了半截,再看绵绵穿着打扮,肯定不是本家子弟,最多是个门生,拿去做饵最适合不过,即便是没了也不怕有世家来啰唆,便道:“瞎说,我有什么舍不得的?随便你,娇娇说了算!”

    绵绵心知被吊上去了,多半就有去无回了,仓皇逃窜。可她往哪里躲,哪里人就散开一大片。】

    蓝忘机早就担心魏无羡会发作,好在他才刚刚一动,就被江澄死死拽住。

    蓝忘机心道:你别动,我来。

    绵绵东张西望,发现有两个人岿然不动,连忙躲到他们身后,瑟瑟发抖。

    【这两人正是金子轩与蓝忘机。

    上去准备绑人的温氏家仆见他们没有让开的意思,喝道:“旁边儿去!”

    蓝忘机漠然不应。

    见势不对,温晁警告道:“你们杵着干什么?听不懂人话?还是想扮英雄救美?”

    金子轩扬眉道:“够了没有?让旁人给你做肉盾还不够,现在还要活人放血给你当饵?!”

    魏无羡微微诧异:“金子轩这厮,竟然还有几分胆量。”

    温晁指着他们,道:“这是要造反了?我警告你们,我容忍你们很久了。现在立刻自己动手,把这丫头给我绑了吊起来!否则你们两家带过来的人都不用回去了!”

    金子轩哼哼冷笑,并不挪动。蓝忘机也是恍若未闻,静如入定。

    然而,一旁有一名姑苏蓝氏的门生,听着温晁的威胁之词,一直在微微发抖,此时终于忍不住,冲了上来,抓住绵绵,准备动手绑她。蓝忘机眉峰一凛,当即一掌拍出,将他击到一边。

    虽然他一句话也没说,可俯视那名门生的神情不怒自威,目中意味不言而喻:姑苏蓝氏有你这种门生,当真可耻!

    那名门生肩头发抖,缓缓后退,无力直视旁人目光。魏无羡对江澄低声道:“哎,蓝湛那个性子,要糟。”

    江澄也握紧了拳头。

    这个场面,恐怕是再也不能独善其身、妄想还能不流血了!

    温晁勃然大怒,喝道:“反了!杀!”

    数名温氏门生抽出明晃晃的长剑,朝蓝忘机与金子轩杀去。温逐流则是负手站在温晁身后,一直没有动手。可即便他不出手,这两名少年以少对多还手无寸铁,本就吃亏,加上这些日子奔波受累,状态极差,蓝忘机更是身负有伤,绝对撑不了多久。温晁看着属下与这两人撕斗,心情好了许多,啐道:“跟我杠,什么东西。这种人,真是该杀。”】

    就在蓝忘机即将不支时,忽然,一旁传来一个笑嘻嘻的声音:“是啊,这种仗家势欺人,为非作歹之徒,通通该杀,不光要杀,还要斩其头颅,使之遭万人唾骂,警醒后世。”

    蓝忘机闻言望了过去。

    【闻言,温晁猛地回头:“你说什么?”

    魏无羡讶然道:“你需要我再重复一遍吗?好的。仗家势欺人,为非作歹之徒,通通该杀,不光要杀,还要斩其头颅,使之遭万人唾骂,警醒后世——听清楚了?”

    温逐流听到这句,若有所思,看了一眼魏无羡。温晁暴怒道:“你竟敢说这种狗屁不通、大逆不道的狂言妄语!”

    魏无羡先是“噗”的一弯嘴角,随即,爆发出一阵放肆的大笑。

    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他扶着江澄的肩,边笑得透不过气来,边道:“狗屁不通?大逆不道?我看你才是吧!温晁,你知道刚才这句话,是谁说的吗?肯定不知道吧,我告诉你好了。这正是你本家开宗立祖的大大大名士温卯说的。你竟然敢骂你老祖宗的名言狗屁不通、大逆不道?骂得好,好极了!哈哈哈哈哈哈……” 】

    蓝忘机:“……”

    这种拿着别人家家规去教训别人家主人的风格,当真是很魏无羡。

    他当然不指望,这种情形下,魏无羡还能忍下去,若是还能忍下去,那也不是他所认知的那个魏无羡了。于是干脆看他闹,心里默默给他点赞。

    【温晁的脸一阵红一阵白,魏无羡又道:“对了,辱骂温门名士是什么罪名?该怎么罚?我记得是格杀勿论,是吧?嗯,很好,你可以去死了。”

    温晁再也忍不住,拔剑朝他刺去。这一冲,便冲出了温逐流的保护范围。】

    温逐流最近本就因青蘅君一事整个人都心神不宁,加上他一向只防备旁人攻击,却不曾防备温晁主动脱离,他突然发难,竟来不及应对。而魏无羡故意激温晁,就是在等这怒极失控的一刻。他嘴边笑容不减,出手如电,瞬息之间便夺剑反杀、一举将温晁制住!

    身姿轻灵潇洒,动作快、狠、准,神情更是从容不迫,笑容依旧。

    蓝湛不禁暗自心惊,当年赤手空拳还护着酒坛就能和他战平手,去年更是不用灵力,便险些击杀了温旭,想不到时隔一年,他的身手又是一番突飞猛进,此人当真是惊才绝艳。

    不止身手,最可怕的是,如此混乱的场面,他却能临危不乱,在最短的时间内,想出最直接、最有效的方法控制场面,擒贼先擒王、攻敌之必救,从容不迫,简简单单就将局势掌握住。

    虽说他的手段是有些不太光明正大,但这不怎么光明正大的方法用得恰到好处,可不就是最好的计谋吗?

    先前腹诽过魏无羡的轻狂行径,可此刻,蓝忘机是由衷的觉得,魏无羡虽然轻狂,但的确是有那个资本的。

    【魏无羡一手擒着温晁,几个起落,跃到深潭之上的一座石岛上,与温逐流拉出距离,另一手将温晁的剑抵在他脖子上,警告道:“都别动,再动当心我给你们温公子放放血!”

    温晁撕心裂肺地叫道:“别动了!别动了!”

    围攻蓝忘机与金子轩的门生这才止住了攻击。魏无羡喝道:“化丹手你也别动!你们是知道温家家主的脾气的,你主子在我手里,他只要流一滴血,这里的人包括你在内,一个都别想活!” 】

    温逐流果然收回了手。

    就在众人都长吁了一口气,以为控制住了场面时,蓝忘机却是忽然白了脸色。

    他不知是不是错觉,魏无羡脚下的东西似乎在动……难道是……

    【他警惕地道:“江澄!地动了吗?”

    他们现在在地下洞穴里,若是地动了,山塌了,无论是堵住洞口还是活埋他们,都是极其可怕的事。江澄却道:“没有!”

    可魏无羡却感觉,地面晃得更厉害了,剑锋好几次抖得碰到温晁的喉咙,让他大声惨叫。江澄蓦地大喝道:“不是地动了,是你脚下的东西在动!!!”

    魏无羡也发现了,不是地面在颤,而是他落足的那座石岛在颤。不但在颤,而且在不断上升、上升、浮出水面的部分越来越多。

    他终于发现了,这不是一座岛,而是潜伏沉水在深潭中的一个庞然大物——他现在,正在那只妖兽的背壳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