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迷楼 > [忘羡]蓝二公子暗恋史 > 第34章 034.屠戮玄武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迷楼] 最快更新!无广告!

    034.

    等到蓝忘机终于发完疯、咬够了,魏无羡一骨碌蹿起,连滚带爬冲到这个地洞的另一侧,道:“你别过来!”

    咬完这一口,蓝忘机像是小孩子出了一口恶气,之前心里所有的愤恨也都散了去,心里认命道:罢了罢了,管他几岁,他懂又如何,不懂又如何,反正我就是认定了他,就是只喜欢他这一款!

    蓝忘机缓缓直起上身,整了整衣服和头发,垂眸一语不发,一派平静,仿佛刚才那个又骂又推又咬人的谁谁谁和他半点关系也没有。

    过了一会儿,他又觉得,刚刚是不是咬得太重了,不经意瞥向魏无羡。

    魏无羡则是看了看胳膊上的牙印,一脸惊魂未定地蹲了下来,缩在角落继续拨柴火,那样子十足的像一个刚刚被人教训得狠了,却还不知道自己错哪儿的熊孩子,看着叫人于心不忍。

    说到底,他本来也没有错。不仅没错,还屡次舍命相救……

    蓝忘机道:“多谢。”

    魏无羡一脸懵的看了过来。

    蓝忘机见他这样,心里多少有些内疚,微微底下头,郑重地又重复了一遍:“多谢。”

    【见他微微低头,魏无羡生怕他要拜自己,忙错身躲开:“免了免了。我有个毛病,最听不得别人跟我道谢,尤其听不得人像你这样一本正经地跟我道谢。瘆得慌,要起鸡皮疙瘩了。拜我更是不必。”

    蓝忘机淡然道:“你想多了。纵使我想拜你,也动不了。”】

    好在魏无羡这个人,似乎真的很好说话,好像不论把他欺负得多狠,只需简简单单、随随便便哄一句,他就能立马忘了疼痛,换上一脸高兴的笑容。

    真是……伤疤还没好,就忘了疼的一个人。

    魏无羡似乎又不由自主的想挪过来,可是手臂一痛,他又止住了。

    他【望了望黑魆魆的洞顶,正色道:“江澄他们跑出去了,下山得一两天,下山之后肯定各回各家,绝不会回温家报到了。可是剑被没收了,也不知道多久才能找到援手。我看我们在这地底下,恐怕还要待上一段时间。得想办法解决一些问题。”

    顿了顿,他又道:“好在这怪物一直踞在黑潭里不追出来。但坏也坏在它不出来,霸着潭底的洞口,咱们也出不去。”

    蓝忘机道:“也许不是怪物。你看它,像何物。”

    魏无羡道:“王八!”

    蓝忘机:“有一种神物,便是如此形态。”

    魏无羡道:“玄武神兽?”

    玄武,亦称玄冥,龟蛇合体,为水神,居于北海。冥间亦在北方,故为北方之神。

    蓝忘机点点头。魏无羡亮了亮他的牙,道:“神兽长这——个样子,一口獠牙,还吃人肉,跟传说的差的有点远了吧。”

    蓝忘机道:“自然不是正经的玄武神兽。而是一只竞神失败,被妖化的半成品。或言,是一只畸形的玄武神兽。”

    魏无羡道:“畸形?”

    蓝忘机道:“我曾在古籍上读过记载。四百年前,岐山曾出现过一尊‘假玄武’作乱。体型庞大,嗜食生人,有修士命名其为‘屠戮玄武’。”

    魏无羡道:“温晁带我们猎的,就是这只四百多岁的屠戮玄武兽?”

    蓝忘机道:“体型比古籍中记载的更庞大,但应该不错。”

    魏无羡道:“都过了四百年,是该长大点了。这只屠戮玄武当年没有被斩杀吗?”

    蓝忘机道:“没有。曾有修士组盟准备斩杀,但那年冬日,恰好下了一场大雪,严寒异常,那只屠戮玄武便消失,自此再未出现。”

    魏无羡道:“冬眠了。”

    顿了顿,魏无羡道:“不过就算是冬眠,也不用睡四百年这么久啊?你说这只屠戮玄武嗜食生人,它究竟吃了多少?”

    蓝忘机道:“书载,当年它每一次出现,所食者少则二三百人,多则整个城池村庄。几次作乱,至少生食了五千有余。”

    魏无羡道:“哦。那是吃撑了。”】

    蓝忘机:“……”

    魏无羡又道:“说到吃,你辟谷过没?咱们这样的,不吃不喝大概还能撑个三四天吧。但是如果三四天之后,还没有人来救我们,体力精力灵力就都会开始衰弱了。”

    蓝忘机自然是能够辟谷,而且并不只是三四天,听魏无羡这么一说,他心里已经开始计算。

    【若是温晁那帮人落荒而逃后袖手旁观、置之不理倒还好,等上三四天左右,也许会等到其他家族的人搬来的救兵。怕就怕温家的人不仅不雪中送炭,还要落井下石。所谓“其他家族”,也只包含姑苏蓝氏和云梦江氏,若是温家从中阻挠作梗,“三四天”这个时间恐怕还要翻一翻。

    魏无羡收回树枝,在地上粗粗画个地图,连了几条线,道:“暮溪山到姑苏,比暮溪山到云梦要近一点,应该是你们家的人先来。慢慢等。就算他们不来,最多多等个一两天,江澄也能赶回莲花坞。江澄人机灵,温家的人挡不住他,没什么可担心的。”

    蓝忘机垂下眸子,恹恹的样子,低声道:“等不到的。”

    魏无羡道:“嗯?”

    蓝忘机道:“云深不知处,已经烧了。”

    魏无羡试探着道:“……人都还在吧?你叔父,你哥哥。”

    他本以为,就算蓝家家主、蓝忘机的父亲重伤,应该还有蓝启仁和蓝曦臣能主持大局。蓝忘机却木然道:“父亲快不在了。兄长失踪了。”

    魏无羡那只在地上乱画的树枝定住了。】

    此行回去,不知还能不能见到父亲,甚至,此行还能不能回去,都是一回事。兄长亦是不知所踪……

    一时间,这段时间所以的委屈和悲痛都涌上心头,或许是隐忍的太久,在任何人面前,他都必须要保持一贯的冷静自持,不能让人觉察。

    不能让族中长辈门更添忧心,不能人外人看的他的软弱,不能让仇人看笑话……

    可是,他也是人,也不过是个少年人,也会痛。

    对温家的仇恨、对亲人的痛惜、对家族的毁灭、对心爱之人的思而不得……什么蓝氏双璧,此时此刻,对于自己想要守护的,却是一项都无能为力。

    悲痛、无助、无奈……

    火光把蓝忘机的脸庞映得犹如暖玉一般,更把他腮边的一道泪痕照得清清楚楚。

    魏无羡呆了呆,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把头别了过去,半晌,才道:“那个,蓝湛。”

    蓝忘机此刻情不自禁流泪已是十分难堪,若是流着泪还被人哄着,那可真是没脸见人了,于是冷冷地道:“闭嘴。”

    魏无羡闭嘴了。

    可没了魏无羡的声音,他又心生落寞。

    魏无羡此人难道不是,越让他闭嘴,他越要说个不停的吗?怎么忽然又不按套路来了?

    柴火烧得炸了一声。

    蓝忘机静静等了一会儿,静静地道:“魏婴,你这个人,真的很讨厌。”

    魏无羡道:“哦……”

    蓝忘机说这话,其实是暗示魏无羡,还是再说说话,哄哄他。可谁知向来没脸没皮、耍起无赖天下无敌的魏无羡,这会儿却是一反常态,让不说话就不说话,说他讨厌,他还真的闷不吭声了。

    蓝忘机心里一慌,想魏无羡莫不是当真了,以为自己真的很讨厌他吧?

    他瞥了眼魏无羡的神情,只见魏无羡远远的躲在一边,他从未见过魏无羡这么安分的模样,心想他一定是当真了。

    啧,该认真的时候不认真,不该当真的时候,却比谁都当真。怎么办,说点什么呢?

    正在这时,魏无羡又看了过来,道:“其实我不是想烦你……我就是想说,你冷不冷。衣服烤干了,中衣给你,外衣我留着。”

    蓝忘机心发紧,越发不是滋味,魏无羡显然是把方才他所说的话当真了,可即便当真了,却仍然不计较……

    为何这人总能这般容易,就撩动他的心弦。

    心下一阵躁动,当即不再开口,也不再看他,以免再说出什么无法挽回的话。

    魏无羡便把烤干的白色中衣扔到他身边,自己披了外袍,默默滚出去了。

    蓝忘机一边打坐疗伤,一边有意无意的看看洞口,但他知道,魏无羡就在洞口外面,不曾走远,自然也知道,他是有意给自己空间,让他安心养伤和休息。

    【两人一等就是三天。

    洞中无日月,之所以知道是三天,全靠蓝家人那令人发指的作息规律,到了时辰自动睡去,到了时辰又自动醒来,因此,看看蓝忘机睡了几觉就能算清时间。

    有了这三天养精蓄锐,蓝忘机腿上的伤没有恶化,缓慢痊愈中,不久便又开始打坐静修。】

    这几日魏无羡都没有在他眼前晃,等蓝忘机恢复了平静,调整好了情绪,才见他若无其事地回来,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听到一般。

    本以为魏无羡回来,应该又会像从前一样,没脸没皮的闹他好玩儿,却没想到魏无羡竟然十分有分寸地不再撩他好玩儿了。

    两人相处之时不冷不热,倒也平和。

    可蓝忘机心里却十分在意,心想是不是自己那天说很讨厌他,真的在他们之间埋下了嫌隙,可他向来话少,更不擅长找什么话题,这种不冷不热的状态,也得不到缓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