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迷楼 > [忘羡]蓝二公子暗恋史 > 第46章 046.随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迷楼] 最快更新!无广告!

    乱葬岗上怨气冲天,之前岐山温氏也曾多次派修士去清剿乱葬岗?却都是有去无回。

    温旭虽然神功小成,但也不敢怠慢分毫,他吩咐下属人手牵了一条训练有素的黑鬃灵犬,自己选了其中最凶猛的一只。

    一行人带着一行犬,趁着夜黑风高,浩浩荡荡朝着夷陵方向飞去。

    与此同时,穷奇道监察寮中的一举一动,也都落入了孟瑶的眼中。

    半月前,教化司奇袭虽然凶险,但也非常成功,所带来的连锁效应也极为可观。

    这半个月以来,玄门百家几乎成群结队的加入射日之征联盟,不只如此,还有许多或为道义、或为大展宏图的散修也纷纷加入,盟军的士气,也达到了空前的高度。

    蓝曦臣的伤好了以后,便回了一趟姑苏蓝氏,配合他叔父蓝启仁一起稳固姑苏蓝氏一代的形势。他走后,孟瑶思前想后,最终决定以散修的身份,投入了清河聂氏门下。

    蓝忘机则外赴支援,四处奔波,逢乱必出,救人于水深火热。一边打探魏无羡的下落,每过一处战乱之地,都会取琴弹奏《问灵》,虽说得来的结果皆是“不知”,可心中却无法放下那一丝期盼。

    江澄则忙于重建云梦江氏,还要四处打听魏无羡的下落,亦是焦头烂额,昼夜颠倒,但凡新入云梦江氏的门生,第一个任务就是杀温狗和找魏无羡。

    他们护送别家修士经过河间时,都会稍作停歇,作为中转地。

    这日,蓝忘机带着几名蓝家门生,刚刚解救下一批被追杀的散修,途经夷陵的那座小镇,忍不住又流连了几圈,未见到可疑踪迹,正欲离开,却闻深山中依稀传来阵阵犬吠声,心中一动,想起某个缩在树上瑟瑟发抖的身影,不由得寻声望去。

    几名散修都负有伤,蓝忘机道:“此处离河间不远,你们先去。”

    一名散修道:“含光君,那边可去不得,那里是……乱葬岗啊,据说温若寒曾几番派修士去清缴,可派去的没一个能回来的。”

    他自然也听说过有关乱葬岗的传闻,据说那是一座尸山,古战场,山上随便找个地方,一铲子挖下去,都能挖到一具尸体。而且有什么无名尸,也都卷个席子就扔到这里。

    蓝忘机道:“无事。”

    正欲御剑飞去,却见河间方向发出一枚特制的信号弹。

    几名蓝家门生正在想该如何劝阻蓝忘机去那种地方,这下皆是如释重负。

    一名门生道:“含光君,河间据点好像有状况。”

    蓝忘机道:“嗯。”

    这枚信号弹是蓝曦臣离开前交给孟瑶的,蓝忘机自然也认得,他会放出这枚信号弹,想必事关重大。

    收敛心神,才觉得自己方才真是鬼迷了心窍。

    虽说魏婴怕狗,可谁说有狗的地方就会有魏婴?他只是听到犬吠声,下意识的想要过去护一护那位怕惨了狗的云梦大弟子。

    回到河间据点时,就见孟瑶着一身清河聂氏的校服,站在一棵树下。

    江澄也已经赶到,风尘仆仆的就上去问孟瑶:“什么事?是不是有魏无羡的消息了?”

    见状,蓝忘机也不必开口了。

    孟瑶笑着道:“不是魏公子的消息,江宗主都不爱听吗?”

    江澄道:“其他消息,你不会放普通信号弹吗。”

    孟瑶来河间以后,相熟的也就这么几人,也曾受蓝曦臣所托去打探过魏无羡的消息,起初认识蓝忘机和江澄,似乎也是因为此事,故而几人都先入为主的以为,他发出几人才识得的信号弹,兴许也与此事有关。

    孟瑶笑道:“我方才还在想,见到这枚信号,江宗主和含光君谁会先赶到,结果却是不分先后。不过很可惜,并不是魏公子的消息。”

    江澄眉头微微抽搐了一下,一脸不解的看了眼蓝忘机,然后板着脸道:“也罢,你说,是什么消息?若是能杀温狗的,也成。”

    孟瑶道:“不是魏公子的消息,却也与他有关。”

    两人皆是神色一凝,江澄“啧”了一声,道:“你就不能一次性说完?”

    孟瑶笑道:“不急不急,等泽芜君到了,一起说也不迟。”

    蓝忘机:“……”

    江澄:“……”

    泽芜君蓝曦臣远在姑苏,等他看到这枚信号弹赶来,怕是黄花菜都凉了。

    “哈哈哈……开个玩笑,二位别生气。可否借一步说话?”孟瑶和蓝曦臣相处久了,也爱说说笑,见好就收,也不过分。

    二人点头,跟着孟瑶走到树林深处。

    江澄道:“什么事情,神秘兮兮的,不会又是要搞什么不光彩的奇袭吧?”

    他虽说是嘲讽的语气,却透着一丝兴奋。

    孟瑶道:“江宗主不喜欢吗?”

    江澄:“哼。”

    孟瑶道:“是这样,昨夜,我在穷奇道监察寮做刺探,探知温旭带了大批温家精英修士往夷陵方向去了。”

    蓝忘机心道:如此兴师动众,难道温旭得知了魏婴的下落?说起来,魏婴正是在夷陵一带失踪的……

    江澄道:“他们去夷陵做什么?那里好像没有什么特别出名的仙门。”

    孟瑶道:“夷陵有一座远近闻名的群山,叫做乱葬岗,你们都听过吧?”

    二人皆是神色凌然,脸色阴沉,显然都是听过的。

    江澄道:“这鬼地方,一直是温狗的心头大患,温若寒多次派人去清缴,都没有结果。我听说温旭神功已有小成,难道他想给他爹一个惊喜?”

    孟瑶道:“有这个可能。”

    他刺探到的消息,向来不会模棱两可。这次自然也探清楚温旭等人是要去做什么,但他没有说出来。

    江澄道:“你的意思是,我们去夷陵乱葬岗截杀他?”

    孟瑶摆摆手,道:“不不不,温旭练成了化丹手,又有温若寒亲自传授神功,如今虽只是小成,但也不可小觑。他此去可是带了几十上百名精英修士,我们现在去截杀,怕是羊入虎口。况且,乱葬岗那种地方,我们去了,就算能截杀他,恐怕也是要同归于尽,此法不可行。”

    江澄愤然道:“同归于尽就同归于尽,能一次杀这么多温狗,死有何惧?”

    孟瑶道:“江宗主稍安勿躁,我是说,现在不能去乱葬岗。但我们可以先去把穷奇道监察寮端了,等他们在乱葬岗杀得精疲力尽了,再去……”

    蓝忘机:“……”

    兄长,你到底认识了个什么人?

    江澄:“……”

    孟瑶又道:“事不宜迟,二位请快些召集人手,我们赶紧解决了这边,好去与泽芜君他们汇合。”

    蓝忘机道:“兄长?”

    孟瑶道:“嗯,我已飞鸽传书给了泽芜君,请他带人走夷陵方向来穷奇道。”

    蓝忘机微微蹙眉,若是兄长去得早了,与温旭等人正面碰上,那可不妙。

    江澄道:“你这身着装,看样子是已经加入了清河聂氏门下,为何不把这事告诉聂宗主?”

    孟瑶道:“江宗主也看到了,我这身服装是聂家最低阶修士的装束,我根本见不到聂宗主,就算见到了,你觉得,他会轻易信我吗?再说了,聂宗主还需去援助泽芜君呢。”

    江澄道:“你不是见不到他,如何请得动他去援助?”

    蓝忘机了然,面上岿然不动,冷淡如初。

    孟瑶道:“我请不动,可泽芜君请得动啊。走吧,说不定运气好,还能找到魏公子的剑。”

    江澄:“……”

    这人怕不是个魔鬼吧?看起来年纪比他们还小,心思竟如此之深。

    他道:“我说,你和泽芜君关系好,为什么不去姑苏蓝氏旗下?”

    孟瑶轻叹一声,道:“此事说来话长,简而言之,就是……我想看看,靠自己的努力能走到什么地步。”

    他显然还有难言之隐,只是他不愿说,江澄和蓝忘机也不会问,他们俩,都不是爱管别人私事的人。

    当晚,蓝忘机和江澄带着各自手下十几名修士,悄然靠近穷奇道监察寮。

    这座监察寮巍峨耸立,外围分散站着十几名身着炎阳烈焰袍的修士,一个个神色散漫,昏昏欲睡的样子。

    由于温旭不在,监察寮的禁制显然不如不夜天城强大,光芒暗淡许多。

    忽然,四面八方射来羽箭,那十几名温家修士还来不及反应,倒地的倒地,没被射中要害的纷纷往监察寮内跑,站在瞭望塔上的修士觉察有异,连忙启动机关,骤雨一般的羽箭纷纷射还给蓝忘机他们。

    避尘、三毒纷纷出鞘,齐刷刷斩落羽箭,紫电抛出,一道紫色电光在周围形成一层薄薄的防护,却也不能抵挡多时。

    紧接着,监察寮方向飞来带着尾火的符篆。

    蓝忘机翻出忘机琴,琴音泠泠,那些符篆仿佛被施了定身术,停滞在了空中。借此空挡,修士们纷纷挥剑斩落它们。

    登时士气大涨,借机破门而入。

    一番混战,瞭望塔上掌控机关的温家修士被一条灵蛇般的剑芒卷住了,瞬间血溅三尺,死不瞑目。

    驻守在此地的修士的确不多,且修为都不算高,不多时便清理干净。

    他们在监察寮中东翻西找,清扫物资。

    蓝忘机找到温旭的主帐,寻得帐中有一间密室。

    避尘斩碎密室的石门,手腕因反作用力阵阵发麻,无暇顾及,已被眼前之景惊得移不开眼。

    密室的地上画着一幅巨大的血阵,看上去阴森诡异,阵的中央放着一把精致的仙剑,正是随便。

    江澄听闻动静,也已赶来,见此景,沉声道:“这是在……招魂?”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