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迷楼 > [忘羡]蓝二公子暗恋史 > 第66章 066.心上人(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迷楼] 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这些人当中,聂怀桑最怕蓝忘机,相较而言,和魏无羡还算比较熟络,于是从魏无羡开始发放纸片,最后才到蓝忘机这里。

    第一局,蓝忘机接过纸片,上面写着:不夜天。

    他用余光瞥了眼魏无羡,后者拿了纸片根本不看,一边悠然的喝着酒,一边漫不经心的扫视其他人,最后目光落在蓝忘机的身上,眉眼含笑,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

    他的目光仿佛带了火舌,灼得蓝忘机慌忙收回了余光,却仍然被他的目光灼得心跳加速、手心发烫,不禁微微蜷起了袖中的手指。

    魏无羡第一个发言,他道:“反正,不是什么好东西。”

    江澄道:“不是人。”

    他这回答一语双关,十分讨巧。

    魏无羡说不是好东西,所谓“东西”,自然不会是人。如今仙门各家都结盟成一派,如果纸片上写的是人,那便只能是指岐山温氏,或是其爪牙,所谓温狗,自然也不是人。

    修士甲:“但是有人。”

    修士乙:“里面的人很厉害。”

    苏涉道:“已不足为惧。”

    修士丙:“还是很厉害的吧……”

    金子轩道:“太阳。”

    蓝忘机道:“白天。”

    修士丁:“至少我打不过,哈哈。”

    一轮结束,开始投票选择谁是间谍。

    魏无羡第一个发言,自然也是第一个投票,他指了指苏涉。

    不足为惧?温若寒都没死,如何不足为惧,一定是间谍!

    无需多言,众人纷纷觉得赞同,接下来的投票一面倒的指向苏涉,结果不言而喻。

    接下来第二轮发言。

    魏无羡:我去过的。

    江澄:你不止去过,还干了大事。

    修士甲:我没去过的地方

    修士乙:是地名。

    修士丙:我只听说过的地方。

    金子轩:多行不义必自毙

    修士丁:历史悠久

    蓝忘机:去过。

    第二轮投票,众人投金子轩。

    试问一座城如何多行不义?

    他上一局就说了个太阳,这一局大家的形容都是地名,他却说的含糊其辞,相比起来,着实最为可疑。

    第三轮发言。

    魏无羡:我在那里吹过笛子。

    江澄:做得不错,下次再去吹。

    蓝忘机神色复杂的看了魏无羡一眼,警告。

    修士甲:曾经也辉煌过。

    修士乙:已经在没落了。

    修士丙:罪有应得。

    修士丁:反正是敌人。

    蓝忘机:城名。

    第三轮投票,众人投修士丁。

    第一轮大家都说了不是人,第二轮也都表示是地名,你还说是“敌人”,几个意思?暴露了吧。

    第四轮发言。

    魏无羡:血流成河。

    江澄:尸堆成山。

    修士甲:惨无人道!

    修士乙:敌人的……地盘。

    修士丙:三个字。

    蓝忘机:城如其名。

    第四轮投票,魏无羡指向修士甲。

    这位兄弟也是接话接上头了,那句惨无人道分明是形容人,大家都心知肚明是在形容谁,一再强调不是人,是地名,却总有人着了道。

    第五轮发言。

    魏无羡:夜色很美,只可惜鲜少有人见过。

    江澄顿了顿,看了魏无羡一眼,随即道:“城名不符实。”

    修士乙有些茫然,道:“没、没有黑夜啊……”

    修士丙想了想,决定跟大部队,道:“可能有黑夜。”

    蓝忘机:日落,自会天黑。

    魏无羡去屠不夜天城,自然要破坏那里的禁制,所谓不夜天城,也是靠那禁制的耀眼光辉,城都被屠了,如何还能不夜?

    毫无悬念,四个人都说有黑夜,一个人说没有,结果十分明显。

    只是那名随大流硬着头皮说“可能有黑夜”的修士丙心里直犯嘀咕,他把自己手中的纸片看了又看,心里紧张得很,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他看了看魏无羡,满面从容不迫的笑意,悠然的喝着小酒;又看了看江澄,眼神里仿佛闪着电光,冷酷又高傲;再看看蓝忘机,打了个哆嗦,怎么看就不像间谍啊。

    都不好惹,那便只能委屈你了,修士乙。

    最后一票是蓝忘机的,虽然他投谁都已经不影响局面了,可他依旧十分果断的也投了修士乙。

    他们投完了票,聂怀桑宣布道:“游戏结束,场上除去间谍,还剩三人。”

    四人揭开纸片。

    蓝忘机:不夜天

    江澄:不夜天

    修士丙:不夜天

    魏无羡:勾栏院。

    蓝忘机:“……”

    你去过,还在那吹过笛子,夜色很美?

    魏无羡有点尴尬,道:“咳,我……其实也才看到纸片上写的这个,你们信不信?”

    众人:“……”

    见状,魏无羡也懒得辩解了,理所当然地道:“都这么看着我干什么,有什么问题吗?都是男人,这很正常吧。”

    蓝忘机的脸色愈发冰冷,仿佛蒙上了一层霜雪,目光转向一旁,仿佛多看魏无羡一眼,都会脏了眼睛一般。

    江澄看了魏无羡一眼,他想起方才自己还接话说“做的不错,下次再去……”,登时也觉得没面子了,嫌弃道:“你……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魏无羡看向聂怀桑。

    聂怀桑急忙道:“不不不……我不知道,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

    不管怎么说,最后的赢家还是魏无羡,按照游戏规则,他可以自由选择已出局的三人进行惩罚。

    一切尽在掌握,魏无羡指了指金子轩,又随便选了修士甲和修士丁。

    聂怀桑递给他三张空白的纸片,魏无羡分别写好,叠成一摞,让他们三人来抽。

    金子轩率先上前来,刚要抽最上面一张,就瞥见魏无羡嘴角若有似无的上扬,似是想笑又忍住了,他感觉有诈,便抽了第二张,动作十分果断。

    魏无羡从容的把另外两张纸片给了另外两名修士,随即十分从容的从乾坤袖里取出一堆奇奇怪怪的玩意。

    是一个手工艺做的孔雀桂冠,和一条十分夸张、十分滑稽的孔雀尾巴。

    金子轩所选的纸片上,便是要求他在篝火晚会结束之前,都必须穿着这套花里胡哨的玩意儿。

    金子轩:“魏无羡,你、你几岁了?还玩这种把戏?!”

    魏无羡道:“你管我几岁,戴上就完事了,怎么?输不起?”

    金子轩红着脸,又羞又气,他扭头看见另外两名领了纸片的修士,分别去领着一碗酒,心下越发气愤,感觉被算计了。

    他道:“哼,准备还真充分。”

    虽是这么说,但又无可奈何,毕竟愿赌服输,而这张纸片,也是他自己选的,再加上几日前的事情,他自知理亏,只好满不情愿的接了。

    魏无羡不与他多言,眉飞色舞的走回自己的位置上。

    蓝忘机的余光落在他的身上,面上依旧冷若冰霜,眼中却泛起了一丝涟漪。

    第二局,蓝忘机接到纸片,上面写着:金星雪浪。

    魏无羡依旧不看纸片,一坛酒已经见了底,他意犹未尽的打开另一坛,随便看了几眼众人神色,目光落在金子轩脸上时,稍稍停留了一瞬。

    蓝忘机不悦。

    此时,魏无羡却翻起纸片,看了一眼。

    第一轮发言。

    魏无羡第一个发言,他道:好看,但不属于我。

    蓝忘机警觉,他的纸片上不会又是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吧?哪家仙子或是姑娘?

    金子轩神色怪异的看了魏无羡一眼。

    江澄道:我没有的,但是有差不多的。

    修士甲道:我倒是想有。

    修士乙道:在坐有位公子有。

    苏涉道:很美,也很香。

    修士丙:我见过。

    金子轩有些尴尬的道:我有,但没见过。

    修士丁:兰陵有之

    蓝忘机道:家纹。

    投票时,金子轩的脸都黑了,他本想投苏涉的,可听了他后面两位的发言,他忽然不知道该投谁了。

    而其他所有人无一例外的投了金子轩。

    聂怀桑还在愣神,见周围忽然都安静了,他回过神,有些尴尬的笑着道:“这、这么快啊……呃,游戏结束。”

    金子轩:“……”

    众人翻开纸片,所以人的纸片上,都写着:金星雪浪。

    金星雪浪,你金子轩敢说你没见过?

    而金子轩的纸片上,却写着:弟弟。

    魏无羡喝了口酒,小声对江澄道:“我都把话题引开了,你又给引回来,这下好了吧,剩这么多人,怕是抽不到咱们的咯。”

    江澄冷冷的道:“啧,谁知道他这么快就路出马脚。”

    二人无奈,魏无羡灵机一动,凑到蓝忘机耳朵旁,压低了嗓音,道:“蓝湛,帮个忙呗。”

    蓝忘机:“……”

    他面上仍旧风平浪静,袖中的手已经紧紧蜷起。魏无羡在他耳边轻语的声音,干净又可爱,却带着一丝酒味儿的热气,扰得他心头大乱。

    魏无羡见他没有反对,便不客气的继续道:“嘿嘿,也不是什么难事,一会儿你的纸片上,也写这个呗?”

    说着,他把自己的纸片给蓝忘机看了一眼,上面的字迹一如当年在藏书阁抄书时一般,龙飞凤舞,而蓝忘机却莫名觉得还挺好看。

    魏无羡的纸片上写着:穿着孔雀套装跳个舞。

    蓝忘机瞥了眼,面无表情道:“无聊。”

    片刻后,金子轩持着剑,红着脸走到中间的篝火旁,神色复杂,仿佛带怨的看了蓝忘机一眼,然后舞起了剑。

    众人:“……???”

    魏无羡登时就来精神了,刚喝下去的一口酒险些呛了出来,笑得十分夸张,他捂着笑疼了的肚子,对江澄道:“哈哈哈哈哈这就是报应,八个人里面,都能抽到咱们的纸片,这什么运气,哈哈哈哈哈……厉害厉害。”

    江澄道:“我们写的不是跳舞吗?”

    魏无羡道:“可能他不会跳舞吧,管他呢,舞剑也差不多了,便宜他了。”

    众人惊过、笑过之后,游戏进入第三局。

    蓝忘机接到纸片,上面写着:心上人。

    PS:几个点,大部分人应该都看懂了,但还是说一下。

    第一局,第一轮回答,魏无羡就猜到其他人的纸片上写的什么了,之后是故意引导别人说错话。

    第二局,他看金子轩是因为金子轩脸上的神情和其他人不一样(想想金子轩的弟弟是谁,再想想他看到会是什么反应。),于是惊觉金子轩很可能是间谍,但也暂时猜不出金子轩的纸片上写的什么。这个时候他不想让金子轩太快出局,因为人多票多,很容易选不到他和江澄的纸片。所以他看了自己的纸片,故意把金星雪浪的意义往牡丹花的方向引,但又怕众人把他当间谍投了,所以加了句“不属于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