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迷楼 > [忘羡]蓝二公子暗恋史 > 84 084.凌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迷楼]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三千余精英修士接连倒下,再站起时已然倒戈,沦为新的走尸,源源不断,永无止境。蓝忘机仿佛看到了当年魏无羡血屠不夜天城五千余温氏修士的情景。

    绝望的呼救声、肢体破碎的声音混沌不清,凄厉的笛声吹彻长夜,不夜天城再次沦为血屠地狱,明月渐渐染成了血色,仿佛永远不会再天亮。

    蓝忘机的一身白衣也被鲜血染红,抹额的尾带上滴着血,身上伤痕无数。他杀了无数走尸,灵力早已透支,精疲力尽,唯有靠避尘支撑着,才不至于倒下。

    然而,从始至终他都没有碰过一只守在魏无羡身边的走尸。

    他撑着剑,身后几只走尸高高举起利刃,正要挥下时,魏无羡的笛声陡然转变,利刃堪堪划过蓝忘机的手臂,留下一道浅浅的伤痕。

    魏无羡轻轻喘了口气,没看这边,一双眼睛没有半分感情,他似乎耗尽了体力,垂下手臂,手中拿着那管漆黑的笛子,就这么摇摇晃晃的往城外走。

    “魏婴”蓝忘机提起一口气,奋力追了上去。

    魏无羡回头冷眼看他也好,再和他打也好,那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再让魏无羡独自离开了。

    然而,魏无羡并没有再跟他打,甚至根本没有回头,他或许根本没有听见,摇摇晃晃的往外走,像是一具没了灵魂的走尸。

    蓝忘机追到他身后,红着一双眼睛,哑着嗓子,声音带着绝望与哀求,道“魏婴我跟你一起”

    他伸手去拉魏无羡的手,这次魏无羡没有避开他,蓝忘机还来不及惊讶,魏无羡就像被抽空了生命一般,颓然倒下。

    “魏婴魏婴”

    蓝忘机慌忙接住他,一手紧紧抓着他的手腕,另一只手环住他的腰,顺势将他抓上了避尘,御剑离去。

    他只知道要带魏无羡离开这里,可离开后要去哪里,能去哪里,也没有头绪。

    云深不知处是不能去了,魏无羡刚刚杀了那么多人,其中也有他们姑苏蓝氏修士,叔父和兄长绝无可能就这么放过他,更不可能答应庇护他;莲花坞也不可能去了,魏无羡早已“叛离”了云梦江氏,金子轩的尸骨未寒,江厌离又因魏无羡而死,能去哪里,只有乱葬岗了

    蓝忘机的脑海中一片混乱,因为怀里的人始终没有动静,甚至没有半分活人的气息。

    魏无羡的脉息几乎觉察不到了,蓝忘机一声声唤他的名字,皆无应答,握着魏无羡的手不断的给他输送灵力,却都是徒劳,输进去的灵力经过灵脉,穿过丹腑,便消散无踪,就像一次次在梦里一样。

    蓝忘机的灵力也早已耗至枯竭,一路上又不断的在给魏无羡输送灵力,飞到夷陵边境时,终是坚持不住,一口鲜血自口鼻流出,避尘失去了灵力的支撑,直直坠了下去。

    两人紧跟着落下去,重重的摔在草地上,蓝忘机始终将魏无羡紧紧的抱在怀里,不让他摔着,就像当年在云深不知处的高墙上,魏无羡也是这么紧紧地抱着他,给他做了垫背。

    犹记得当时,魏无羡摔得龇牙咧嘴,却还嬉皮笑脸的说“怎么样蓝湛这下你也在云深不知处境外了,你我同犯宵禁,你可不能严于待人宽于律己,罚我的话也得罚你自己,一视同仁,怎么样”

    说起来,还真是天道好轮回,那时魏无羡手脚并用将他死死抱着,让他好几次想起身,都没能爬起来,如今换了位置,也是同样的结果魏无羡,也爬不起来了。

    他甚至,连动都没动一下。

    “魏婴”

    蓝忘机哑着嗓子,带着一丝祈求叫他,依旧没有动静。

    他紧紧的抱着魏无羡,一手抚着魏无羡的头,让他趴在自己胸膛上,泪水不受控制的从眼角涌出,滑到脸颊上,无助的唤道“魏婴,你醒醒。”

    “你不要死”

    许久,天空中下起了雨,蓝忘机拉回神志,勉强支起身体,将自己的外衣脱下来披在魏无羡身上,再将他打横抱起,匆匆去找能够躲雨的地方。

    没多久便找到一个山洞,洞内有一块很大的石头,蓝忘机把魏无羡放上去,仔细检查他身上的伤势。

    魏无羡的身上,可以说是伤痕累累了,左边心口之下,两根肋骨之间有一处箭伤,还在汩汩流着鲜血。这伤口不算很深,但也不浅,若这程度的伤势再往上挪个一寸,绝对是致命的。可见射箭的人是想置他于死地的,只不过修为箭法不到家,这才射偏了的。

    蓝忘机仔仔细细的给他清理伤口,取出随身带着的药瓶,选了最上品的灵药,大量的撒在魏无羡的伤口上,小心翼翼的抹匀,撕了自己尚且还算干净的里衣,给他仔细包扎好。

    魏无羡的腹部,还有一处剑伤,虽然看起来早已愈合,但仍看得出,是个不浅的伤痕。

    蓝忘机想起,那日去乱葬岗伏魔洞时,还曾看到过魏无羡扔在角落里的血红绷带。

    所幸除此之外,都是些皮外伤,蓝忘机一个也不放过,仔仔细细、兢兢业业的给他涂上药,就连他胸口上的那块炎阳烈焰纹的烙印也没有放过。

    蓝忘机想起了罗青羊,想起当初罗姑娘还请求他,请他帮帮魏无羡,可他没能做到;他又想起了温情,临终前对他说的话,不要让魏婴去金麟台,可他也没能做到,甚至什么也做不了。

    一切处理妥当,帮魏无羡穿好衣衫,蓝忘机便开始反思,自己为何一次又一次的,没能站到魏无羡身边,真的是没有机会吗

    世间正道、家族名誉真的那么重要吗

    蓝忘机忽然有些不明白,自己一直坚守的是什么。

    这些玄门世家所谓的正义与邪恶,其实并不是对与错的代名词。所谓正义,其实讲究的是人多势众、声势浩大,比的是谁更不要脸。

    其实从很早以前,魏无羡决心入鬼道的那一刻开始,便是孤身一人了。

    他“叛离”云梦,将蓝忘机等人排斥在外,与自己划清界限,或许他早就料到,会有一日被天下人所不容,身边多一个人,反而多一份累赘,多累及一个无辜之人。

    魏无羡将所有亲人朋友都撇得干干净净,独自在乱葬岗那种鬼地方挣扎,看似是自己开宗立派,仿佛混得风水水起、好不威风,实则是护着一群没有犯过什么错的老弱妇孺,不惜冒天下之大不韪,也尽心尽力的为他们支起一片还能够安身立命的小小天地。

    至始至终,他都坚守着那份初心,守护着那些仍需他庇护的人们。

    是非在己,毁誉由人,得失不论。

    世人不懂他的好,对他妄加评判,各种恶言污语加诸于他,不仅如此,更是一再将他逼上绝路,不肯留他一条生路,连条独木桥也不肯留给他

    明明你们不去招惹他,他连下山买土豆都不敢走远了他那么小心翼翼的,却还是躲不过所谓的“世间正道”。

    蓝忘机越想越心痛,以至于身体微微颤抖,抱着魏无羡的手却不敢太过用力,他看到魏无羡脸上有许多血迹,举起袖子准备给他擦一擦,却发现自己的袖子也是血红一片,便用手给他擦,但也没能擦掉多少,因为那些血迹早就干了。

    他就这么抱着魏无羡,灵力恢复一点便立即毫无保留的输入魏无羡体内,虽说输了也没任何作用,但他还是固执的这么做。

    因为除此之外,他不知道还能怎么办。

    他想魏无羡活着,想听魏无羡的声音,想和魏无羡说话想魏无羡,能够理一理他。

    “魏婴你看看我看看我。”

    这话魏无羡从前也经常说,他没有搭理,但每一次不用魏无羡说,其实他都用余光悄悄的看了过去,并且一看便移不开眼。

    魏无羡曾经严肃地问过他“蓝湛,问你个问题。你是不是真的很讨厌我”

    蓝忘机当时并没有回答,可他现在想回答了。

    他道“魏婴,不讨厌,我从未讨厌过你。”

    顿了顿,蓝忘机又道“我曾以为,你顽劣不堪,但其实你特别好。”

    “比我想象中,还要好。”

    每一次,他以为世界上最好的人,就是魏无羡这样的了,可魏无羡一次又一次的让他惊艳,让他知道,没有最好,只有更好。

    “魏婴,我是真的,很喜欢你。”

    “比我想象中,还要喜欢。”

    他越说,声音越是哽咽,一字一句间,载满了再也禁锢不住而倾泻出的情思与无助,闻者肝肠寸断。

    他也知晓,魏无羡喜欢美丽又温柔的女子,尤其是像江厌离那样的类型。这些不该存在的非分之想,他本不应该这么直白的说出来,给魏无羡平添负担、增添烦恼,可事到如今,他是真的藏不住了。

    他怕再不说,就没机会了。

    甚至是,本来就已经没有机会了。

    他不敢去想,魏无羡可能再也不会醒来的事实,并且一直在暗示自己,魏无羡还活着,不会死。

    魏无羡是无坚不摧、无所不能的。

    蓝忘机用尽可能平静的语气,轻声道“魏婴,你说过,你一般丑时息,此刻亥时未至,你就睡着了。”

    “魏婴,我并非要责备你永远不会再责备你。”

    “无妨,你累了,就好好休息。”

    “但记得醒来。”

    亥时过去,蓝忘机就这么抱着他,不断的输送灵力给他,断断续续的与他说话,想到什么,就用极轻的声音说给他听,就这么熬了一天一夜。

    到了第二天傍晚,蓝忘机早已心力交瘁,一双眼睛连眨也不敢眨一下,就那么机械的睁着,双目之中布满了血丝,仿佛只要眨一眨眼,就会流出血泪来。

    “魏婴该醒了。”

    “魏婴,你想不想听歌”

    “我给你唱。”

    蓝忘机给他哼唱的曲子,正是当年他们二人被困屠戮玄武洞时,他唱给高烧昏迷的魏无羡听的那首,此情此景,和当年何其相似。

    只不过,二人都已不复少年时。

    蓝忘机本以为魏无羡早忘了那首曲子,或者根本没听完整、也没记住,可令人惊喜和意外的是,魏无羡不仅记得,而且似乎很喜欢。

    去年他去乱葬岗,他辅助魏无羡平息温宁的怨气、令其恢复神志的那次,魏无羡吹了它;昨日不夜天城万分凶险的情形下,魏无羡又吹了它,可见在魏无羡看来,这首曲子在平息怨气、清心宁神之上,还是有一定作用的。

    不知为何,他能感觉到,魏无羡不是已经死了,而是真的不想活了。

    他曾经不惜一切代价想要守护的人或事物,一个又一个的被摧毁,他一次又一次的振作自己,不遗余力的坚持着那颗初心,却一再的被世人凌迟,直至那一颗赤子之心被碾得粉碎。

    蓝忘机一遍又一遍的唱着这首曲子,唱的极轻、极柔、极有耐心。

    直至外面的天色暗了下去,又再逐渐亮起。

    期间,雨一直没停,而且越下越大,像是上天感受到了蓝忘机的情绪,在替他放声哭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