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迷楼 > [忘羡]蓝二公子暗恋史 > 087.戒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迷楼] 最快更新!无广告!

    "

    在仙门世家之中,戒鞭乃是最高处罚之一,代表着不可饶恕的罪过,是最耻辱的象征,一鞭打在身上,永生不会消褪,让受罚者铭记于心。

    背上传来刺骨的疼痛,蓝忘机早已没有灵力去抵抗痛楚,喉中一股腥甜往上涌,他咽了下去,默然承受。

    打他的长辈问他是否知罪,蓝忘机摇了摇头,想起了初次见到魏无羡的时候。

    “天子笑,分你一坛。”

    “好。”

    “当作没看见我,行不行?”

    “……”

    怎可能?

    少年时的魏无羡清秀而俊逸,眉目间满满的笑意。那笑容干净得就像一缕跳脱的阳光,令人神魂颠倒,蓝忘机看过一次便恋恋不忘,如何当作没看见?

    第二鞭下来,蓝忘机想起了初次从魏无羡口中听到对他的评价。

    “蓝湛身手不错。”

    他的嗓音清澈中带着一股不羁的洒脱,格外独特,格外好听,蓝忘机总忍不住想多听。

    “你要死啦魏兄,蓝湛没吃过这样的亏,多半是要盯上你了,你当心点吧,虽然蓝湛不跟我们一起听学,但他在蓝家是掌罚的!”有人提醒道。

    “怕什么!不是说蓝湛从小就是神童?这么早慧,他叔父教的东西肯定早学全了,整日闭关,哪有时间盯着我?我……”

    原本的确如此,可当日不知为何,鬼使神差的,就向叔父申请了一同听学,后来想明白,不过是想见到那个人,想听他吵吵闹闹,想和他一起玩。

    第三鞭。

    “灵气也是气,怨气也是气。灵气储于丹府,可以劈山填海为人所用。怨气又为何不能为人所用?”

    这一鞭下来是极疼的,仿佛是抽在了心尖上。

    蓝忘机再没能忍住,一口鲜血喷出,呛得心窝里火辣辣的疼,咳了好几声,身后施行家法的长辈顿了顿,只见蓝忘机的口鼻都流着血,看了看蓝曦臣和蓝启仁。

    还未等他二人开口,蓝忘机已经平静的道:“继续。”

    蓝启仁又是心痛又!    "

    又是愤怒,别过脸去不看这边。

    第四鞭。

    “抄三遍?一遍我就能飞升了。我又不是蓝家人,也不打算入赘蓝家,抄他家家训干什么。不抄。”

    “好。”

    天道人伦,这世上没谁比魏无羡更理解、更铭记于心了,何须抄那些冗长的陈规?

    第五鞭。

    “忘机兄啊,你等等我!”

    “好。”

    我等你,若再来一次,我定会等你。

    可当时他没有等魏无羡,蓝忘机忽然有些焦虑,不知道这一次,魏无羡会不会也不等他。

    他在心中疯狂的祈求:魏婴,你等我,一定要等我来……

    第六鞭。

    “忘机兄。”

    “忘机。”

    “蓝忘机。”

    “蓝湛!”

    “你不要这样看我。叫你忘机你不答应,我才叫你名字的。你要是不高兴,也可以叫我名字叫回来。”

    魏婴,魏婴,魏婴……

    曾经羞于叫出口的名字,却烙下了刻骨铭心的痕迹,不断的在心中重复,每重复一遍,就陷得越深,直至万劫不复。

    第七鞭

    “蓝湛,问你个问题。你——是不是真的很讨厌我?”

    “否。”

    我不讨厌你,我喜欢你,真的很喜欢。

    比我想象中还要喜欢得多。

    可蓝忘机记得,当时他不仅没搭理魏无羡,最后还禁了他的言。

    现在想来,自己当初还真是奢侈。

    如今他想听魏无羡说一句话都难如登天,已经完全不理解自己当初是有多蠢,有多不知珍惜。

    第八鞭。

    “蓝湛,看我!”

    一直看着在。

    “蓝湛,刚才我不是故意泼你水的。水鬼可精了,要是我说出来了,它们听见就跑了。喂,理我呀。看看我嘛蓝二公子。”

    嗯。

    做的不错。

    第九鞭。

    !    "

    “你这人太没意思了。这名字多好玩,套你这样的小正经,一套一个准,哈哈!”

    嗯。

    一套一个准。

    第十鞭。

    “蓝湛,你这剑力气挺大的啊?谢谢谢谢,不过你为什么要揪我的领子?拉着我不行吗?你这样我好不舒服。我把手伸给你,你拉我吧。”

    好。

    第十一鞭。

    “这儿只有我们两个人,你不说我不说,谁也不知道我犯没犯宵禁对不对?我保证没有下次了,咱们都这么熟了,不能赏个脸行个方便嘛?”

    “嗯。”

    可当时的情况却不是这样,最后他罚了魏无羡一百戒尺,打得他哭天喊地满地打滚,最后被江晚吟背着回去的。

    这件事过去多年,但却依旧横亘在蓝忘机的心里,他一直觉得,如果当初没有这样毒打魏无羡,是不是后来他会好说话一些,是不是就有可能跟他回来云深不知处?

    聂怀桑曾说,魏无羡发过誓,这辈子都不会再来云深不知处了。

    第十二鞭。

    “蓝湛,交个朋友呗,都这么熟了。”

    好。

    什么关系都是先从朋友发展过来的,朋友,至少比旁人好太多。

    第十三鞭。

    “蓝湛,我回来了!怎么样,几天不抄书,想我不想?”

    想。

    第十四鞭。

    “你们这里也是怪,没有山鸡,倒是有好多野兔子,见了人都不怕的。怎么样,肥不肥,要不要?”

    要。

    你送什么,我都要。

    第十五鞭。

    “蓝湛,你抹额歪了。”

    “这次是真的!真的歪了,不信你看,我给你正正。”

    好。

    第十六鞭。

    “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给你,你重新系上吧。”

    ……

    第十七鞭。

    “咱们也算是熟人了吧?这么冷淡,看都不看我一眼。你的腿真的!    "

    没事?”

    “好。”

    “绵绵,给我也留一个。”

    “我的名字好说。你记着了,我叫做‘远道’。”

    嗯,记住了,魏远道。

    第十八鞭。

    “这堵心血憋着很伤身的。一吓就出来了。你放心,我不喜欢男人的,不会趁机对你怎么样。”

    我也不喜欢男人,可我喜欢你。

    第十九鞭。

    “我撩拨的又不是你,心烦意乱也轮不到你。除非……”

    除非我喜欢的是你。

    第二十鞭。

    “其实我不是想烦你……我就是想说,你冷不冷。衣服烤干了,中衣给你,外衣我留着。”

    不烦的,我不是那个意思。

    第二十一鞭。

    “借你的腿躺躺呗。”

    好。

    第二十二鞭。

    “我有病。我正在发烧,蓝二哥哥,你能说点好听的吗?哄哄这个可怜的我?”

    好。

    第二十三鞭。

    “这支曲子叫什么名字?”

    忘羡。

    或者,你取。

    可谁曾想,再见面时,那个阳光明媚的少年已经不再了。

    第二十四鞭。

    “跟你回姑苏?云深不知处?去那里干什么?”

    你肯来,什么也无须做,开开心心便好。

    第二十五鞭。

    “说到底我心性如何,旁人知道些什么?又关旁人什么事?”

    我不是旁人!

    魏婴,我不是旁人……

    第二十六鞭。

    “蓝忘机!你一定要在这个关头跟我过不去吗?要我去云深不知处受你们姑苏蓝氏的禁闭?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你们姑苏蓝氏是谁?!当真以为我不会反抗?!”

    我并非与你过不去。

    第二十七鞭。

    “蓝湛,帮个忙?”

    “借你抹额用用?”

    好!好。

    第二十八鞭。

    “你是来参加围猎的?”

    是。

    猎得到。

    第二十九鞭。

    “蓝湛,你亲过人没有?”

    “有。”

    第三十鞭。

    “我知道你们家禁酒。但这里又不是云深不知处,喝两杯也没关系的。”

    好。

    第三十一鞭。

    “谢谢你今天陪我,也谢谢你告诉我我师姐成亲的消息。不过,是非在己,毁誉由人,得失不论。该怎么做,我自己心里有数。我也相信我自己控制得住。”

    我信你。

    可世人不信你,我该怎么办?

    第三十二鞭。

    “好好好,我就知道,终有一天咱们要这样真刀实枪地杀一场。横竖你从来都看我不顺眼,来啊!”

    我没有!

    我不会伤害你!

    我想保护你,我想杀了那些把你逼上绝路的人!

    第三十三鞭下去,蓝忘机的背部已经血肉模糊,血流得满地都是,他双目涣散,彻底失去了意识。

    背上的痛楚已然远离,蓝忘机昏死过去。冥冥之中,他看到长辈们手忙脚乱、神色慌张,蓝曦臣白着脸把他抱起来,可他的意识却仿佛受到本能的控制,一刻不停的飞向了乱葬岗。

    自从魏无羡入鬼道以来,他从未像此刻一样轻松,仿佛摆脱了凡俗规矩的禁锢,可以遵循本心去做想做的事情。

    才飞到乱葬岗的山脚下,他就看见一个纤瘦的黑色身影坐在一块石头上,神情呆滞,安安静静的好像在等什么人。

    魏婴……在等我吗?

    蓝忘机飘到他的身边,轻声唤他:“魏婴。”

    魏无羡忽然打了个激灵,东张西望了一会儿,眼神却一丝丝开始恢复清明。他看了一圈四周,似乎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便起身往山上走去。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