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迷楼 > 回到清朝做盐商 > 第一四四章 谈判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迷楼] 最快更新!无广告!

  董书恒带着混编师一路北上,直接绕过了廊坊奔着京城而去。即将开始了他的京城武装游行。

  路上正好碰到了恭亲王一行。当然,恭亲王并不知道董书恒在这支军队中。

  王啸作为这支军队名义上的主将会见了恭亲王一行。

  在董书恒的交代下,王啸见了恭亲王的时候,摆着一副嚣张跋扈的样子,准备给恭亲王开个下马威。

  “那个恭亲王是吧,我淮海军远道而来缴匪勤王,为什么朝廷的军队上来就对我等发动攻击,这是哪门子规矩。”王啸毫不客气地说道。

  “大胆,面对恭亲王殿下一点规矩……·”恭亲王身边的一名亲卫见到王啸见到恭亲王不仅不下跪,还敢当面质问,立马就要上前训斥。

  他们这些人在京城狐假虎威习惯了,什么样的官儿没见过,像王啸这样的外地将官根本就不放在眼中。

  不过这名亲卫却被恭亲王一把拉住,奕訢可不是那种不知变通的老古董。相反他在后世就是以开明著称。

  “哈哈,王将军,都是误会,肯定是误会。你们可能还不知道吧?朝廷已经下旨升你们董大人为江苏巡抚,署理两江总督。既然朝廷升了你们提督大人的官职,如何还会派人去攻打你们呢!”

  奕訢笑了两声缓解了一下尴尬的氛围,向对面气势汹汹地站在那里的王啸解释道。

  他在心中已经将胜保的十八代祖宗都给骂了个遍。要不是胜保这个家伙擅自攻击淮海军,自己又何必跟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淮海军小将在这里把姿态放得那么低呢?

  “恭亲王殿下,我们这一路北上几千里路,南洋水师那么多舰船护送,还有征调的商船运输物资,花费成百上千万两,就是为了到京城勤王。可是还没见着发匪的面呢,先是在天津被朝廷官员阻挠,接着又在廊坊受到攻击,您说将士们心中会怎么想?我们淮海军到底还是不是朝廷的军队?”王啸委屈地说道。

  “王将军,本王知道你们受委屈了,本王一定会在陛下面前据实上报此事,严惩天津知府、县令还有那个胜保。”奕訢的心里在开骂,但是嘴上还是继续安抚道。

  “那朝廷是什么意思?到底还要不要我们勤王了?”王啸不耐烦地说道。

  “王将军,京城无恙,发匪已经被僧格林沁打败了,逃进通州了。无需在烦劳淮海军了。”

  “那您的意思就是让我们白跑一趟喽?”

  “啊,不是,不是,淮海军能够北上就已经是劳苦功高了,陛下一定会下旨嘉奖的。”奕訢说道。

  “王爷,不是下官不给您面子,实在是下面的弟兄们怒气太大。既然王爷说陛下会嘉奖我等,那么我就在这里替底下的弟兄以及水师的兄弟们提几个要求,这不过分吧。”

  “呃……不过分,不过分,王将军请讲,本王一定带到。”恭亲王心中是无比的屈辱,他一而再再而三地放低姿态,可是那个王啸一点都不知收敛。

  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些都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胜保的一万骑兵就是一下子就被他们给打没了。

  恭亲王最大的优点就是能屈能伸,他知道皇帝不喜欢他,就一直在皇帝面前卑躬屈膝,他坚信总有一天他奕訢能挺起腰板做那万人之上之人。

  “王爷请等会儿,容下官去拟个奏折。”说着王啸就离开了房间。这是一处京城和廊坊之间的驿站。由于战争早已经人去房空。

  董书恒选中了这里作为临时落脚的地方。大军也围绕着这里搭营。

  刚才王啸见恭亲王的地方是驿站的正厅。现在王啸回到了后院的一间客房,董书恒就住在这个房间。

  “总统,都按照您的意思说了。”王啸报告道。

  “那个恭亲王反应如何?”董书恒知道这个恭亲王后世外号“鬼子六“,可是鬼的很呢!

  “那个恭亲王好像很好说话,对属下的无礼一点都不介意。说了很多安抚的话。”说着王啸将奕訢的话原样复述了一遍。

  “王啸,这个恭亲王不简单啊,你想想啊,他是皇帝的亲弟弟,大清亲王,你是什么身份,他这样跟你说话,你不觉得奇怪吗?”董书恒皱眉说道。

  王啸沉思了一下,点头道:“好像是这样,那我们该怎么办呢?”

  “当然配合他演下去呀!”董书恒笑道,“现在是形势比人强,我们不怕他们耍阴谋诡计。只要他们能答应条件就好。”说着把一份拟好的奏折递了过去。

  “嗯,总统,只要咱们的拳头够硬,才不怕他们。”王啸点头说道,说着拿着那份奏折离开了房间。

  这份拟好的奏折就是淮海军的这次北上想要达到的目标。当然,其中有很多夸大的成分在里面。

  既然要谈判,自然要给人家一个讨价还价的余地吧。

  恭亲王看了那份草拟的奏章之后,嘴上直想骂娘。这淮海军还真是狮子大开口啊。

  “惩治天津知府、县令,以及主动攻击淮海军的胜宝。”这个要求应该问题不大。

  “开拔银子就要500万两,各种军需花费还有300万两。”这就是800万两银子了,问题是现在朝廷根本就拿不出这么多银子来。

  “南洋水师设立一个提督衙门。”这个没什么问题,就是一道圣旨的事儿。

  “划天津、威海、舟山、台湾岛、海南岛作为军港。”这个肯定不行,一个水师要这么多港口干嘛,而且台湾岛、海南岛那么大,怎么能够都给水师。

  “天津不设官府,由淮海军代管。”这个也不行,天津是京城的重要门户,不可能交到淮海军的手中去。

  “将浙江、山东划归两江总督府管辖。”这个董书恒野心还真是不小啊,过了山东就是直隶,他竟然还想染指北方。

  “董书恒担任南洋总理大臣,总理涉及洋人事务。在南方推广新政改革。”朝廷也不想跟洋人打交道,交给董书恒没问题,但是改革这种事情是会动摇朝廷根基的,朝中不可能同意。

  “两江总督府辖制云贵、两江、湖广、闽浙九省兵马协同剿灭南方发匪。”这个朝中也不可能同意,要是让他把南方的兵马都整合了,那么朝廷还拿什么去牵制淮海军呢,这样岂不是自取灭亡。

  恭亲王认真地看了这些要求,他感觉其中无论哪一条朝廷都不可能会同意。

  但是这不是他的事情,他还是把这些要求带回去,让自己的皇帝哥哥头痛去吧。

  奕訢带着淮海军的要求火急火燎地打马赶回北京城。

  但是淮海军依然没有停止前进的脚步。

  胜宝一路逃回了位于通州的大营,龟缩不出,整个人的精神仿佛出了问题,一言不发。营中事务也只能由几个都统自己看着决定。

  很快胜保挑衅淮海军并且战败的消息就不胫而走。

  本来人心稍稍安定的北京城再次动荡起来。

  自从朝廷处理淮海公司开始,短短一个多月,先是粮价飞涨,然后太平军,打来了又被击退。紧接着,又是淮海军前来勤王,结果却把朝廷的军队主力给灭了。

  这么多事情,极大地满足了京城百姓的八卦之心。有人在传皇帝已经跑到了承德去了,各种消息满天飞。

  接到了胜保战败的消息之后,咸丰帝在宫中发了一通脾气,一病不起,太医诊断是急火攻心。

  军机大臣聚集到一起商讨对策,第一条命令是僧格林沁不得主动靠近淮海军。

  这是担心僧格林沁也步了胜保的后尘。

  第二条命令是僧格林沁带人去把胜保拿进京,胜保违抗圣旨,擅自攻击淮海军,必须要捉拿回来,到时候还可以交给淮海军做替罪羊。

  这个时候恭亲王回到了京城,带回了淮海军的要求,几位军机大臣看了之后都摇摇头。

  谁都下不了这个决断。这种时候谁要是拍板谁就有可能成为罪人。

  “要不还是交给陛下圣裁吧。”最后还是瑞麟无奈地建议道。

  虽然大家心里都明白这个时候不应该去拿这种事情刺激咸丰,这样只会加重咸丰的病情。

  但是谁让他是皇帝呢,在其位,就要承其重。

  众人一起进宫去觐见躺在病床上的皇帝陛下。

  咸丰躺在病榻上,脸色苍白,经过太医的调理,他现在已经可以在床上倚着坐了起来,只是心口处还在隐隐作痛。

  见到几名军机大臣进来之后拜倒在地,咸丰挥了挥手示意他们起身。

  “说吧,又是什么坏消息,朕还撑得住。”咸丰虚弱地问道。这次一下子病倒了,倒是让咸丰冷静了许多。

  他回想起之前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发现自己真的有些过于急躁了,作为一个帝王他不应该那么锋芒毕露。

  自己现在还没有子嗣,要是自己有个三长两短,皇位岂不是要落入他人之手。还好自己还年轻,这次没有大臣提起立储之事。

  “回陛下,臣弟冒死进入淮海军营中,见到了淮海军主将王啸。”出使的是恭亲王奕訢,因此只能他站出来答话。

  “据其陈述是胜宝主动向其进攻,淮海军只是被动反击。”

  “被动反击就把胜保部给全灭了?”咸丰反问道。

  “臣愚钝。”奕訢跪下说道。

  “好了,六弟起身把,这件事情全怪胜保,都怨他抗旨不尊,擅自启衅。”咸丰说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